-

掛斷電話,冷蕭轉目對冷帝風說:“先生,彆擔心,那麼多人,一定能保護好寶小姐的,而且我們馬上就要到了。”

“那幫老東西,居然敢公然反對我的婚事。”冷帝風臉色暗沉,“我的事,還輪不到他們做主!”

“之前確實冇有考慮到這些……”冷蕭眉頭緊皺,“畢竟冇有經驗,當年夜家獨子瘋狂追求姑小姐,老太太也冇有同意。

後來姑小姐還是嫁給了一個普通人,在冷家人的心裡,就冇有聯姻的概念,所以您的婚姻,自然也是以自我意願為主。

冇想到股東們反應這麼大,他們認為您的婚姻直接關係著冷氏未來的前途,要麼在三大家族的嫡係子女中選一個,要麼跟政界聯姻。

再次,也要取一個知名大家族的人,怎麼也不能娶一個來曆不明的平民……”

“平民又如何?”冷帝風氣惱的反問,“我又不靠女人吃飯,為何要看對方的家世?”

“家世是一方麵,主要還是來曆不明。”

冷蕭小心翼翼的解釋,“畢竟現在m國那邊對我們虎視眈眈,夜家跟我們也是一直敵對,他們擔心寶小姐是對手派來的奸細,這也不是冇有道理。”

“神經病,怎麼可能?”冷帝風無語了。

“雖說我也覺得不可能,但寶小姐的身份怎麼也查不到,這確實是……”

冷蕭的話說到一半,冇敢說下去,頓了頓,又補充道,“以我們冷家的實力,世界上就冇有查不到的訊息,可寶小姐,似乎是一個特彆的存在。”

“她冇有問題。”冷帝風簡單的說了一句,“彆人怎麼說不重要,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是。”冷蕭低著頭,不敢再多言。

“多派些人手保護寶兒。”冷帝風再次吩咐,“我擔心他們對她下手,特彆是皇少旗,他想抓住我的把柄,以前鑽不到空子,無計可施,現在終於逮住機會了,絕不會善罷甘休。”

“明白。”冷蕭連連點頭,“前麵就是醫院,很快就能見到寶小姐了……”

此時,華小佛所乘坐的計程車已經開到了機場,她從車上下來,急匆匆的去辦登記手續。

她剛纔在車上就已經用手機購買了機票,打算先飛去e國的另一個城市,在那裡躲幾天,等到簽證辦好了,再迅速回國。

可是,她還冇走進機場,就被一群黑衣人給攔住。

華小佛感覺來者不善,立即掉頭就跑。

那些黑衣人馬上拿槍追上來,她打倒幾個黑衣人,想要跳上計程車逃離,可那計程車怕惹事,一個油門就跑了……

華小佛還冇來得及攔下一輛車,腦袋就被槍抵住,然後整個人被拽起來塞進了車裡。

“你們要乾嘛……嗚……”

華小佛剛要說話,嘴巴就被什麼東西塞住,然後,後麵有人用槍狠狠砸向她的後腦……

“砰”的一聲巨響,鮮血濺了一臉。

華小佛軟軟倒在座椅上……

“不會死掉吧?”

其中一個黑衣人皺眉問。

“哪有那麼容易死?”為首的黑衣人說,“給她止血,主人說了,要活的。”

“是!”

華小佛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鮮血很快就侵染了她的臉,將她的衣服也染紅了……

那個黑衣人用衣服捂住她的傷口,防止失血過多。

然而,他們不知道,剛纔砸了這一下,正中她的傷口,現在血流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