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簡訊傳來,她伸手拿起,是主臥室的男人發來的。

“到我房間來一趟。”

唐知夏趕緊快步朝他的房間去了,推開門,就看見男人半倚坐在床頭,拍了拍他身邊的位置,“今晚到我這裡睡。”

唐知夏抿唇笑著搖頭,“不要。”

席九宸眯著眸,眼底閃爍著要挾之意,“你不在我身邊,我睡不著。”

唐知夏真拿他冇有辦法,難道他受傷了,就可以對她威脅了嗎?

好吧!他今晚可以,反正歐醫生的話說過來了,這個男人最好不要亂來。

唐知夏走到他的身邊,掀開另一邊的被子躺上去。

席九宸見她睡得這麼遠,真是嫌棄自己的床太大了,現在他腿傷不方便移動,她還故意睡得這麼遠。

“過來。”他低沉要求。

唐知夏側過身,一雙又黑又明亮的漂亮眼睛看著她,有些嬌氣道,“我睡你床上了,你還要怎麼樣?”

席九宸覺得她是故意的,就在他準備移動傷腿過去時,唐知夏立即阻止,“你彆亂動。”

席九宸不動,抬頭命令她,“那就過來,不然,我過去。”

唐知夏隻能主動睡過去一些,隔著半臂的距離,可男人還覺得不夠,長臂伸來一攬,“挨著我睡。”

唐知夏就這麼挨著他了,睡的他冇有受傷的這條腿側,她側著身,手臂被男人捉到了他的腰際處,讓她這麼攬著睡。

“好睏。”唐知夏貼著他的體溫,睏意升級。

“睡吧!”席九宸輕拍她的肩背,就像是哄著孩子似的。

唐知夏的確有一種被哄的感覺,她閉上眼睛,冇一會兒就在他的懷裡安穩睡去。

席九宸冇一會兒也睡著了,在這個夜露深重的夜裡,兩顆心已經緊挨在一起了。

康皓軒的住宅裡,唐青青今晚上主動跑過來了,麵對送上門的唐青青,康皓軒毫不客氣,但睡完之後,他就說有事要離開了,其實就是宋姍在召喚他過去陪她。

宋姍明知道唐青青在他那裡過夜,可她就是想要證明自己的魅力,把康皓軒從唐青青的身邊搶走了。

康皓軒也更喜歡呆在宋姍身邊,宋姍放得下身段,也有一張酷似唐知夏的臉,而唐青青還時不時的發一些大小姐性子,他有些煩。

明天就是除夕了,席九宸接見了一個婚慶公司過來的人,來的是公司的副總,非常誠心接手這場訂婚晚宴的舉辦。

他們也是不敢怠慢,到了下午三點,才敲定了一些決定,細節方麵,將在年後進行了。

唐知夏站在二樓的落地窗前,看著婚慶公司的人離開,她深呼吸一口氣,拿起手機撥通了父親的號碼。

“喂,知夏,明天過年帶晨晨回家嗎?”唐俊率先詢問她。

在這種團團圓圓的日子,每一個家長都期待著孩子們能回到身邊相聚。

“爸,我明天陪九宸回席宅過年,還有,我有件事情要通知您。”

“什麼事情?”

“我和九宸將在元宵節那天訂婚。”

那端的唐俊驚喜起來,“真的嗎?你們要訂婚了?好,太好了。”

“爸,我們家這邊的親戚,你到時候通知一下。”

“行,爸爸會通知到的,也不會請太多人,那些關係遠的就不來往了,就請一些近親。”唐俊激動地說道。

“好。”

唐俊掛完了電話,正好李婕上樓來書房,他不由分享道,“阿婕,告訴你一件喜事,知夏要訂婚了。”

“什麼?和誰訂婚?”李婕一時冇有反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