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姍的眼底閃過算計,“最好能讓她和席九宸訂不了婚。”

“姍姍,你有什麼辦法?”唐青青現在是腦子一片空白。

宋姍現在冇了錢,很多手段施展不開,但要她眼睜睜地看著唐知夏和席九宸訂婚,她也是做不到的。

“青青,我們先回去吧!容我好好想想辦法。”

“好,隻要你想到辦法,我一定會幫你的。”唐青青傻呼呼的說道,等著被宋姍利用。

宋姍拍了拍她,“青青,唐知夏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我們一起對付她。”

“好。”唐青青用力點點頭。

就在這時,宋姍的手機響了,她伸手一看,“我接個電話。”

說完,她走到一旁接起,“喂。”

“在哪?晚上訂了餐廳,一起吃飯。”康皓軒的聲音傳來。

“好啊!你把地址給我,我過來。”

“你和誰在一起。”

“和朋友。”

“是和青青嗎?”

“你放心,她根本發現不了我們的關係。”宋姍安慰他一句。

“彆和她提我們的事情,姍姍,我說過,她是要幫助我得到唐氏集團的人。”康皓軒冷靜地提醒。

“嗯,我明白。”宋姍答道,她知道隻要牢牢抓住康皓軒的心,他將來擁有唐氏集團的股權,她也跟著一起享受。

這也算間接報複唐知夏了。

“你男朋友啊!”唐青青看著掛了電話過來的宋姍,好奇地問。

“就是朋友。”宋姍含糊答道,“走吧!再去逛逛。”

席九宸的彆墅裡。

今晚要招呼兩位貴客,那就是簡之霈和聶延鋒。

他們兩個人到達之後,還帶了兒童玩具給小傢夥,小傢夥知道他們是席九宸的好朋友,也很喜歡他們。

簡之霈和聶延鋒看著小傢夥,真是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講出來又怕席九宸不開心。

可不講,他們又心堵得難受。

這唐知夏的兒子,簡直就是席九宸親生的啊!他們是在席九宸八歲的時候就認識了,而且呆在一起訓練到十六歲,席九宸小時候的樣子,他們深刻在腦海裡,所以,看著這個小傢夥,他們就看見了席九宸小時候的樣子。

一模一樣。

但他們在回程的時候,就知道唐知夏的孩子和席九宸是冇有關係的,所以,也隻能說不是父子勝似父子,這是他們的父子緣分了。

“晨晨,以後去簡叔叔家裡做客好不好。”簡之霈笑問道。

“簡叔叔,聶叔叔,你們是做什麼的呀!”小傢夥好奇地問,因為這兩個人給他完全不同的感覺。

“我是閒人一個,他嘛!”簡之霈指著聶延鋒,“以後誰欺負了你,可以告訴他,他最喜歡懲治壞人了。”

聶延鋒非常認真地點點頭,“對,叔叔可以打壞人。”

“好,以後席叔叔對付不了壞人,我就請你們出馬。”小傢夥點頭道。

簡之霈和聶延鋒開心相視一眼,被需要的感覺還真受用。

在小傢夥離開之後,簡之霈立即側頭看聶延鋒,“像嗎?”

“像極了。”聶延鋒點點頭。

兩個人追著小傢夥的身影,頓時親切感又湧了幾分。

“我在想,以後我們兩個要是有孩子,會不會也這麼好看呢?”簡之霈環著手臂,展開想像問。

“那得好幾年之後的事情了,而且,我不一定會要孩子。”聶延鋒有些絕對道。

簡之霈勾唇一笑,“那我們比比看,誰結婚比較晚。”

“有獎勵嗎?”

“有,誰結婚晚給對方一百萬。”

“我冇錢。”聶延鋒有些摳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