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宅。

席九宸回來接奶奶,因為年紀太大了,席九宸不得不親自過來接她去酒店那邊休息下來。

“九宸,咦!我之前送你的那塊表怎麼不見你戴了?是不是嫌棄奶奶的眼光呀!”席老太太坐在車上,不由看見席九宸手腕的表,就想起送過一塊給他。

席九宸勾唇一笑,哄道,“好,奶奶,今晚我就戴那塊表吧!”

“那塊表是你的福星,是奶奶根據你的生辰八字來算的,還是開過光的呢!”席老太太說道。

“這還有開光一說?”席九宸被逗笑了。

“那當然,這塊表是會給你帶來好運的。”

“嗯!行我會戴上的。”

酒店這邊,席九宸由於接了奶奶,時間上已經趕不上接唐知夏了,所以,他讓車隊過去接了,唐羽晨也在酒店裡,他正好先照顧著。

“好了,不用來接我,來回也麻煩,我自己坐車過來。”唐知夏也朝他道。

“哦,對了,知夏,替我去表櫃那邊取一塊表過來。”席九宸朝唐知夏道。

“好啊!那塊表?”

席九宸發了一張照片過來,“你找找,應該在表櫃最上麵的位置。”

“好,這塊表有什麼特彆意義嗎?”唐知夏好奇的問,他指定的表,肯定有特殊意義。

“這是我奶奶送給我的。”

唐知夏不由樂了一下,剛纔她差點就要吃醋了,還以為是哪個女人送給他的呢!

“好,我一會兒替你帶到酒店裡去。”唐知夏應了一句。

她這邊也化完妝了,妝容完美的,優雅又貴氣,配上她身上的白色鑽石晚禮裙,典雅又高級。

唐知夏來到了席九宸的主臥室裡,走進了他的衣帽室裡,有一排玻璃櫃是他專門上表的,燈光下,每一塊表都散發著昂貴的氣息,彰顯著這個男人獨特的品味和眼光。

唐知夏微微抬頭,就看見照片裡那塊表,她打開玻璃櫃取了出來,燈光下,這塊表發出了淡淡綠色光芒,隱藏著的狼頭若隱若現。

唐知夏確定了外型是一樣的就出來了。

她放進了包裡,樓下的車隊也等候著她了。

遠處的晚霞,多彩多姿,紅紅火火,彷彿也在預示著今晚是一個浪漫的夜晚。

唐知夏坐在豪華的車廂裡,前後三輛車緩緩駛離彆墅。

訂婚酒店座落在市中心一家七星級酒店,這是戰家的產業。

豪華奪目的酒店大樓,今晚幕牆外麵用得是紅色的景觀燈,萬千喜慶的紅意迸射而出,非常的壯觀。

光影落在黑色轎車的車窗外麵,隱約可見裡麵坐著的優雅女人,她宛如鑽石般散發著迷人的光芒。

轎車停在門口,而門口處有一個人等了好一會兒了,燈光下的男人,一身帥氣的黑色西裝,墨發有型,整個人看著更加的年輕俊美,他看見駛上來的黑色轎車,嘴角已經掩不住他的喜悅了。

他等得女人來了。

車門被他親自打開,唐知夏也在車裡目睹著這個男人的風采,她掩不住有些羞澀之意,一雙美眸宛如嬌羞的花朵,微微垂合。

可卻在抬眸之間,愛慕的光芒落在男人的身上,溫柔又深情。

一旁站了個被冷落的角色,戰擎野,他有些委屈,哎!他今天也是穿得帥氣逼人,絕對一個大美男的角色,怎麼唐知夏從頭到尾就冇給他一個眼神呢?

他從未見過唐知夏如此深情的看著一個男人,曾經,他也是希望看見她這樣的眼神的,現在他明白了一個道理,他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