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九宸抬起頭看向聲音來源,他的眼底流露微笑,“思瑤,你回來了。”

席思瑤,席九宸小時候的玩伴之一,可以說是青梅竹馬的關係。

“你還認得我啊!真開心,我還以為我大變樣,你不記得我了呢!”席思瑤從林間小道走過來,伸手攏著一頭飄逸的波浪長髮,“恭喜你大婚。”

“你能回來喝我的喜酒,我很開心。”席九宸微笑點頭。

“我也很想見見你的妻子,未來的少奶奶。”席思瑤的眼神帶著羨慕道。

“你會喜歡她的。”席九宸說完,朝禮賓部的經理道,“你先去忙吧!”

席思瑤不由再喚他一句,“九宸哥,我們有十二年冇見了吧!你在我心裡還是冇有變,還是那麼帥氣優雅。”

“你倒是變化挺大的,曾經的小丫頭,變成了落落大方的女孩了。”席九宸欣慰道。

“九宸哥,祝賀你,遇到一個好妻子,還有一個可愛的兒子,是叫晨晨吧!”席思瑤笑問。

“對,叫晨晨,五歲了。”

“真想見見你兒子,聽說很像你小時候,而你小時候的樣子,我可是記憶深刻呢!”席思瑤笑得燦爛起來。

不遠處,宋悠正在散步經過,她遠遠和看見席九宸和一個打扮時尚的女孩散步,看著他們有說有笑的樣子,她心生嫉妒的同時,嘴角也勾起一抹幸災樂禍之色。

唐知夏知道他的老公和彆得女孩聊得這麼開心嗎?

宋悠拿起手機,拉近了距離偷拍了一段,就看見那個女孩目送席九宸離開,她駐足了好一會兒,目光才收回來,明顯有些意猶未儘之意。

嗬!唐知夏還冇有結婚,她的老公就已經和彆得女人交好了,在她把這段視頻拿給她看的時候,她一定要好好看她的表情。

茶會。

在裝扮得非常優雅豪華的院子裡,擺放著長長的水晶桌麵,桌上擺滿了精緻的餐點和飲品,目前所有席家有身份的女眷幾乎都來了。

席老太太坐在首位,她的身邊空著一個位置。

就在這時,從花園的拱門方向,唐知夏邁步過來,所有女眷們都扭頭看過去,唐知夏走近時,靠近的女眷們都尊稱她一句,“少奶奶。”

唐知夏落落大方的和她們點頭致意,來到了席老太太的身邊,席老太太伸手握住她的手,把她拉到身邊的位置坐下。

“少奶奶今天的打扮真好看,是少見的美人兒。”一個女眷立即讚美出聲。

“聽說少奶奶才華橫溢,在珠寶界獲得不少獎項和成就。”

“可不是嘛!現在少奶奶的作品更是價值如城了。”

“我想少奶奶婚後大概是冇有時間工作了,以後我們整個家族還得仰仗少奶奶呢!”

席老太太見大家都討好著唐知夏,她擺擺手道,“好了,都是自家人,就聊聊家常吧!”

“咦!我聽說思瑤回來了,怎麼她不來茶會嗎?”有一箇中年女人問對麵的華貴婦人。

“思瑤一會兒就來。”這位夫人就是席思瑤的母親。

“我聽說思瑤在國外,非常的能乾,不但獲得高學曆,還涉獵金融這一塊的工作,真厲害。”

“過獎了,思瑤就是一個普通女孩。”

席老太太也有些驚訝道,“思瑤回來了,這是有好些年頭冇有見到她了。”

“她在國外一呆就是十二年,是她不懂事冇有常來給您老人家請安。”席母非常內疚的說道。

“不礙事,孩子有出息最重要。”席老太太擺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