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名長相硬朗又帥氣的年輕保鏢,就成了她的保護傘,她像隻八爪魚似的緊抱在保鏢的懷裡,發出了驚叫聲。

“啊…救命救命。”

就在那隻狗衝到葉彎彎腳邊時,保鏢輕易就把她給打橫抱起來了,同時還非常準確的一腳踢在狗嘴上,那隻狗吃疼的跑回狗舍裡躲起來了。

這一幕,令從第一輛車下來的年輕男人眯了眯眸,保鏢何等的敏感,他趕緊把懷裡抱著女人放下,“葉小姐,冇事了。”

葉彎彎朝著保鏢燦爛一笑,感激之極,“謝謝保鏢大哥。”

保鏢立即眼觀鼻,鼻觀心,不敢亂看,生硬道,“不用客氣。”

葉彎彎一雙美眸卻漾著笑意,有些羞澀的又看了一眼保鏢的臉,她早就注意到這個保鏢了,他是簡之霈身邊最年輕的,而且好像還帶著一絲混血氣息,卻能說得一口流利的中文,帶著耳麥的樣子,英氣十足。

葉彎彎這一絲偷偷流露出來的愛慕,不經意落進了簡之霈的眼底,以至於他的身邊,那風水大師說了什麼,他也冇有聽見。

這個女人竟然看上了他的保鏢嗎?

從第三輛車下來的喬雪媚,身姿優雅的朝簡之霈走來,“簡哥哥,我們中午要在這裡吃飯嗎?”

喬雪媚顯然很不樂意在這裡吃飯,太不符合她的身份了,而且,地麵臟得令她昂貴的鞋子都臟了。

“對不起,剛纔冇嚇著你們吧!幾位吃飯嗎?”熱情的老闆娘迎了過來。

“是的!”葉彎彎微笑道。

當葉彎彎看見保鏢們在外麵的桌子吃飯,而簡之霈他們去包廂的時候,她朝簡之霈道,“簡先生,我就在外麵吃飯吧!”

主要是她想和這位帥氣的保鏢大哥一起吃。

簡之霈淡淡啟口,“一起吃。”

喬雪媚反而道,“簡哥哥,她隻是一個傭人,就留她在外麵和保鏢一起吃吧!”

葉彎彎附合一句,“喬小姐說得對,我就不打擾你們了。”說完,葉彎彎轉身看見剛纔保鏢自己的保鏢小哥,她坐到了他的身邊去了。

喬雪媚挽著簡之霈進了包廂裡,由於這家餐廳客人不多,點好菜之後,很快就上菜了,葉彎彎看著保鏢們吃飯,幾乎不言不語,而且吃飯的速度也很快,葉彎彎有些懵圈,才上菜十分鐘,保鏢們就吃完了。

“葉小姐,你慢吃。”葉彎彎身邊的保鏢小哥對她說一句。

“你們吃飽了嗎?”

“我們吃飽了。”保鏢小哥回她一句,和同伴出外麵守著了。

葉彎彎無奈的拿出了手機,一邊重新整理聞一邊慢慢吃。

包廂裡,風水大師在講訴複雜的風水知識,簡之霈倒是聽得認真,一旁的喬雪媚很無聊,她根本對這個冇興趣。

終於,他們再次要上車了,葉彎彎坐上她的車,替她開車的正是保鏢小哥,她的心情不由好起來。

就在車隊快要出發的時候,葉彎彎的車突然停下了,緊接著,後座的車門打開,簡之霈突然坐上來。

葉彎彎有些訝然,他不是和風水大師坐一輛車的嗎?怎麼跑到她的車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