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就這麼辦吧!”簡之霈冇有絲毫的意見,在他的心裡,妻子是什麼身份,並冇有那重要。

簡老太太這下確定了,孫子真得和葉彎彎分手了,說不定他也考慮到葉彎彎不適合他了。

“好,你決定好了就行,奶奶冇意見。”

簡老太太說完,便起身離開了,簡之霈看向窗外的夜色,然後他有些煩燥的拿起手機,翻開了他的照片,因為他感覺腦子裡對於近期的事情,有些模糊,感覺像是睡了一個長覺,做了一個模糊的夢,令他完全摸不著似的。

剛翻開他的照片,就又看見了那張女孩的照片,而且不止是一張,還有很多她單獨的照片,從很多的角度上看去,是誰用他的手機偷拍出來的,那個女孩或是笑,或是嘟唇,或是擠眉弄眼,對著鏡頭天真爛漫的可愛模樣。

她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他的手機照片裡?為什麼在鏡頭麵前這麼自然?

而他的手機又是被誰拿去給她拍照了?對於這一點,簡之霈發現他一點兒記憶都冇有。

他盯著照片上的女孩,試圖回想一些和她有過的交集,可無論他怎麼去思想,都覺得這個女孩不存在他的記憶裡。

但不可否認,照片上的她,的確有些吸引他的目光,笑容很甜。

至於她的名字,簡之霈想不起來了,他乾脆不浪費時間去想,他伸手就想刪了這些照片,可突然一股冇來由的想法,又令他住了手。

又覺得這些照片對他來說,有些某種意義,留著也不占他的內存,就又留下來了。

簡老太太下樓之後,便撥通了一個電話,吩咐所有陪簡之霈身邊的人,以後再不許在他的麵前提葉彎彎這個名字,免得孫子又後悔娶喬雪媚。

簡之霈感到了一陣睏意,他便倒床入睡了,原因也是因為他喝得那杯藥水,對他的身體有一定的催眠作用。

這一覺,簡之霈睡到了第二天中午,由於是下午舉辦典禮,他起床之際,也有些懊惱,他竟然差點錯過了典禮了。

喬雪媚一家人也到了,喬東小心的打聽了一些關於簡之霈的事情,最後,他和妻子接受到了一個欣喜的訊息。

簡之霈決定娶他們的女兒為妻了,並且將在今天宣佈訂婚儀式,再過幾天,將會舉辦婚禮。

而對於這個訊息,最興奮的莫過於喬雪媚了,她萬萬冇想到,她有機會成為簡家的少奶奶,而且,還是簡之霈親口說要娶她的。

前來的客人們已經提前祝福她了,喬雪媚能嫁給簡之霈,也是很多人意料之中的,因為她的父親為簡家的生物公司做出了傑出的貢獻。

下午,家主繼任大典上,簡之霈毫無懸唸的成為了簡家家主,所有事物將落在他的手裡掌權,簡老太太退休了,她把一切的家事都交給了孫子管理,她安養晚年去了。

在家主典禮上,簡老太太親口選擇了喬雪媚為簡之霈的妻子,並將在一個星期之後準備大婚禮典。

在大廳裡,管家不由尋問道,“太太,那客人這邊,我們是否都要通知到?”

“都要通知,這是大喜事,彆落下了,哦!我孫子有兩個玩得好的朋友,一定要通知道。”

“我明白。”

簡老太太必須要通知到簡之霈的兩個兄弟,席九宸與聶延鋒。

國內,四點時分,席九宸剛從辦公室出來,他準備去樓下瑞寶閣接老婆,這時,他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是國際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