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這是我們的職責。”聶延鋒很滿意她這副聽話的狀態,因為他現在也抽身不出時間來照顧她,隻需要她在他的保護範圍之內就行。

安琦感到了冷,她也想要回房間了,她剛經過聶延鋒的身邊,突然聽到嘰嘰聲響,她低下頭,就發現兩隻老鼠就從她的腳步溜過。

“啊…”一聲破空驚叫,安琦瞬間身子一躍,兩條細臂猛摟住聶延鋒的脖子,整個人掛在他的身上,兩條腿還很誇張的箍住了他的腰身。

聶延鋒幾乎也是本能的,伸手托住了她的臀,令她不至於摔下來。

氣氛僵硬了幾秒,男人淡問,“你要抱到什麼時候?”

安琦這才發現自己和他抱成了一團,她尷尬的輕咳一句,放開他的脖子,跳了下來。

同時,她抬頭第一次仔細的打量這個男人,他有著一張剛毅英俊的麵容,眉若刀裁,眼窩深邃,山根挺直,薄唇鋒利而不失性感。

完美的下頜線條延至脖頸的衣襟處,每一處的輪廓都蘊藏著男性魅力。

他渾身的氣質極冷,一雙黑眸更顯得深不可測。

聶延鋒冇等她打量完,他已經轉身離開了,安琦跟在他的身後,生怕再遇上老鼠之類的動物了。

這一天,對安琦來說,真得她人生中最富有戲劇性的一天,她一天之內,經曆了生死大難,也經曆了一場被騙的愛情。

清晨。

安宅。

聶延鋒的身影坐在沙發上,麵對著對麵兩夫妻,他完整的把整件事情的過程訴說了一遍,直聽得對方安家夫妻繃緊了神經,不敢置信。

女兒竟然無意之中惹來了這種禍端,危及生命。

“聶隊長,安琦有冇有受傷?”李嫻急問道。

“她除了額頭有輕傷之外,一切安好,但你們暫時見不到她,也許半年,或是一年,請你放心把她交給我們保護。”聶延鋒冷靜的啟口道。

“我們非常信任你,那就麻煩你們照顧我的女兒了,也給你們添麻煩了。”安中洋還是非常理解的。

“安琦性格不太好相處,你們多擔待一下,她從小嬌生慣養長大的,她有不是的地方,請你們原諒她。”李嫻還是很瞭解自己的女兒的。

“安小姐會非常配合我的工作,請你們放心。”

“那就好,我馬上準備一下她的衣服,你們替我帶給她。”李嫻上樓去了。

安中洋打量著對麵優秀的年輕人,他感歎了一句,“我小時候見過你一麵,在你爺爺家裡,時間過得可真快。”

“是啊!安叔叔,我也記得你。”

“我聽說你和安諾已經訂婚了,恭喜你們,那天我正好有事冇能來。”

聶延鋒理解的點了一下頭,並不想多提這件事情。

“那就有勞你們照顧安琦了,我和我妻子從小虧欠了她很多,冇能好好的照顧她,如今,她發生這種事情,我們還是無法陪伴她,哎!”安中洋歎了一口氣,非常自責愧疚。

“我們會儘量照顧她的。”

“告訴她,我們非常愛她,讓她堅強麵對這件事情,我們也會配合儘快尋找到那支口紅。”

“好的!安叔。”聶延鋒點點頭,這時,他的手下過來彙報對院子的挖掘方向,他們已經把整個院子翻了一遍都冇有找到那支口紅。

極有可能那天晚上的暴雨把口紅沖走,流向了那條地下水溝,他們接下來要對那一片區域開始動工了。

雖然這個工程項目有些大,但那支口紅的價值非常值得,並且,也必須要找回來,那是非常機密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