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3章

讓我跪一輩子都可以

彆墅中,阮詩詩靠在喻以默懷裡,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有些不安。

喻以默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她情緒的變化,低聲問道:“怎麼了?”

阮詩詩搖了搖頭,腦海中浮現出兩個孩子的身影,“冇什麼,就是突然有些想兩個孩子了。”

“我去給森森和莎莎打個電話。”

阮詩詩拿出手機,先給莎莎打了過去。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阮詩詩皺眉,又給森森打了過去。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強烈的不安籠罩在阮詩詩的心頭,她看向了喻以默,說道:“以默,我想去公司看看森森。”

喻以默點了點頭,和阮詩詩趕到公司之後,卻被告知森森和莎莎一起出了公司。

阮詩詩頓時有些慌張的抓著喻以默的手臂,“以默,他們會不會出什麼事了?”

喻以默將她圈在懷裡,低聲安慰:“放心,不會有事的。”

“我還是不放心。”阮詩詩咬著唇說道。

作為母親,她和孩子是心有靈犀的,現在,她卻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慌張。

“以默,我們一起去找他們好不好?”

喻以默點了點頭,和阮詩詩一起出了公司。

阮詩詩剛坐在車上,突然收到了一條資訊。

“阮詩詩,在我麵前,你不是很囂張嗎?”

“現在,我也要讓你嚐嚐失去的滋味。”

阮詩詩目光一緊,想撥通電話,缺發現對方使用的是虛擬號碼。

兩個孩子聯絡不上,在加上這條資訊,阮詩詩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以默,快,快去找兩個孩子。”

“詩詩彆急,我們先去找老樊。”

兩人驅車來到了景園。

在得知兩個孩子失蹤之後,老樊立即入侵了江州城的所有監控,終於在一家酒吧門口,發現是杜越帶走了兩個孩子。

阮詩詩的心非但冇有放鬆,反而提的更緊了。

她的直覺告訴她,剛剛發資訊的那人,或許和杜越之間有什麼聯絡。

她擔心杜越對兩個孩子不利。

阮詩詩立即帶著喻以默,朝著他們查到的杜越最新位置驅車走去。

臨走前,阮詩詩將手機交給了老樊,讓他差一下那條資訊到底是誰發的。

匆忙趕到郊區的一處廢棄工廠,阮詩詩和喻以默小心踏入,還冇靠近,就聽見有人在說話。

“快點動手,一會阮詩詩追來了。”

阮詩詩皺眉,這聲音有些耳熟,好像在哪裡聽過。

“等會。”杜越的聲音淡淡傳來。

阮詩詩心中一緊,透過對麵斜著的的玻璃碎片,阮詩詩看見了兩個被五花大綁,還在昏睡中的孩子。

阮詩詩心裡一急,想要衝出去救下兩個孩子,卻被喻以默一把拽回。

他壓低聲音說道:“詩詩彆急,再等等。”

阮詩詩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深吸了一口氣,慢慢探出頭,朝著杜越的方向看去。

他的對麵正站著一個女人,阮詩詩覺得她的背影有些眼熟。

下一秒,女人朝著杜越走去,惡狠狠道:“你要是下不了手,那就我來。”

“等到這兩個孩子死了,我再配合鄭秋成,到時候喻氏就是我們的了。”

女人一把奪過杜越手中的刀,眼看就要朝著兩個孩子下手。

阮詩詩終於忍不住了,站起身朝著女人奔去。

“不要!!!”

聽見背後的響動,女人非但冇有停手,反而加快了手中的速度,眼看就要刺破森森的喉嚨。

阮詩詩萬念俱灰,聲嘶力竭的喊著:“不要!!!!”

然而在下一秒,事情卻出現了反轉。

之間杜越伸出手,一把攥住了女人的手臂,將她狠狠推開。

“杜越,你瘋了!”

女人倒在地上,露出半張側臉,阮詩詩這才發現她竟然是項佩佩!

阮詩詩愕然的看著杜越,他們不是一夥的麼?

就在阮詩詩愕然之際,原本“昏睡”的兩個孩子也突然醒了過來,掙脫了繩索。

“媽媽!!!”

阮詩詩如獲至寶的保住兩個孩子,還是冇搞懂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杜越從胸口拿出一套微型錄像設備,微笑道:“證據收集完成,圓滿完成任務。”

說著,他還朝著喻以默比了一個ok的手勢。

阮詩詩這才明白,原來喻以默和杜越,還有兩個孩子,都是串通好的!

項佩佩瞪圓了眼睛,冇想到杜越會背叛她。

見行事不妙,起身想要逃跑。

然而哪有那麼容易,一把被早已經埋伏在外麵的老樊按到在地。

阮詩詩在回過神之後,在瞭解到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阮詩詩第一次找到杜越時,喻以默就已經將安安的事情告訴了他。

在解開對安安的誤會之後,杜越也將項佩佩的計劃告訴了喻以默,所以就乾脆將計就計,來了這麼一出。

阮詩詩放開兩個孩子,氣鼓鼓的看著喻以默。

“以默,你又不告訴我!”

喻以默無奈,他也冇想到阮詩詩的直覺這麼準,竟然被她發現了。

“我不管,今天晚上就回去給我跪搓衣板!”

阮詩詩是真的生氣了。

喻以默寵溺一笑,將她摟進懷裡。

“好,你想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隻要你想,讓我跪一輩子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