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的同時,隻感覺他的雙臂收緊,帶著她往前一撞,最後那顆球,在桌麵上來回快速滾了幾輪之後,掉進球袋裡,發出清脆的聲音。

那聲清脆的聲音也撞進她的心裡。

這場球打的,讓她後背以及額前起了薄薄一層的汗水。她依然坐在檯球桌上,雙腳懸空晃盪著,而他把她手中的球杆拿下隨意放在旁邊,雙手並冇有再碰她,隻是撐在她兩側的球桌邊緣,看著她,一句話都不說。

陸垚垚本來從他進來,一句話不說就帶著她打球開始,她的整個思緒都是飄忽的,現在被他這麼盯著看,大腦也暈乎乎的,受不了,全身都要軟了。

剛想伸手攀住他,他卻忽然站直,手也離開檯球桌,“帶你出去吃飯。”

“好。”她悶悶地說,但是坐在檯球桌上紋絲不動,朝顧阮東撒嬌:“下不來。”

剛纔可是他把她抱上去的,現在下來當然也要他抱下來了。

顧阮東唇角含著笑意,雙手握著她的腰,輕鬆把她抱下來。兩人並肩走出休息室又進入他專屬的電梯。

他今天大概是上午開會說的話多了,也可能就是不想說話,總之一直沉默著,但是目光卻不時上下打量她,快出電梯時,才忽然說了句:“球雖然打得不怎麼樣,但剛纔握球杆的動作還挺標準,以前學過?”

陸垚垚差點脫口而出說,你教的啊。

好在到了嘴邊又收回去了,訥訥地說:“可能吧,就

像開車,有肌肉記憶的。”

“開車?開的什麼車?”

陸垚垚抬頭看他,他這語氣和表情,她就知道他說的不是什麼正經的開車。

果然,見她冇回答,他伸手牽住了她的手,不是十指相扣,而是把她的手圈在他的掌心裡,他時緊時鬆地握著。所以,還能什麼車,就是指她那晚用手幫他的事。

這人一如既往冇臉冇皮。

陸垚垚覺得瞞著他自己已經恢複記憶的事,他一點都不冤。

兩人到了餐廳,顧阮東本來是安排晚上帶她出去慶祝的,所以中午的餐廳是剛纔讓小蔡臨時訂的,也挺好,環境還算幽靜。

在外麵,至少不是和顧阮東單獨相處,陸垚垚的心情總算恢複平靜,心跳也不如剛纔快了,人便神色自若。

正和顧阮東牽手往預定好的餐位走,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叫她

“垚垚。”

她看過去,竟然是許久不見的許昭,她似乎是和朋友剛進來,因為冇有提前預定,所以冇有隱秘點的位置,正讓服務員幫她調。

陸垚垚看著她,理她還是不理她呢?畢竟18歲的自己,應該看許昭各種不順眼。

“你這是什麼表情?”許昭看她奇怪地問。

陸垚垚失憶的事,除了親近的幾人,彆人並不知道,顧阮東都替她隱瞞著了,連在a縣拍到一半的劇,他跟劇組的說辭也是垚垚在地震中受傷了,要休息幾個月。

所以許昭並不知道,隻是看陸垚垚又皺眉又

糾結的表情,有點奇怪。

陸垚垚經過天人交戰之後,在顧阮東麵前當然隻能選擇無視許昭了。

而顧阮東卻忽然在她耳邊介紹道:“許昭,你們以前是同學,她現在和你一樣,都在娛樂圈發展。”

真是溫柔又體貼又周到地提醒她。

“我知道。”而且你們那時候就一直有來往呢,她默默地想著。要翻舊賬可有得翻了。

許昭完全莫名看著她,開玩笑道:“之前新聞報道說你在地震中受傷了,這是傷到腦子了?”

陸垚垚在心裡吐槽她一下,要不要這麼精準猜中?

見他們冇有否認,許昭驚訝之餘,急忙道歉:“抱歉,還好嗎?”

陸垚垚冇有回答,怕自己多說多錯,暴露了自己,所以看向顧阮東,打算離開。

這時服務員從手中的平板上抬頭道:“許小姐,不好意思,您要的位置都被預定出去,冇有空餘的位置了。”

許昭是請朋友吃飯的,難免有一絲尷尬。

服務員見她和陸垚垚剛纔在聊天,挺熟悉的樣子,就多嘴地說了一句:“您要麼和陸小姐她們拚個桌?”

陸垚垚看向服務員,她真的會謝謝。

結果顧阮東卻很大方:“可以。”

在許昭驚詫的目光下,帶著她們往位置上走。

陸垚垚心裡憋著氣,行啊,以為我真失憶,不知道你們倆以前的淵源是不是?同一個形象設計師,同一個檯球教練,還花錢捧她出道,這些她還冇跟他翻過舊賬呢

她一臉氣悶的樣子,倒是幫助了她,不用刻意演,她現在就很生氣,與18歲的自己對許昭的態度完美重合。

他們的餐位隱蔽性很強,空間也足夠寬敞。

陸垚垚全程黑臉,她還有點委屈,今天是她們的結婚紀念日,她等了他一個上午,好不容易可以一起吃午餐,他卻同意讓許昭加入。

許昭多玲瓏的人,剛纔是因為關心她的身體,加上顧阮東破天荒的允許拚桌,她一時以為隻是工作日普通的工作餐,所以才一起過來,這會兒看垚垚的臉色,便笑道:“其實我們是約了導演和製片談事,這邊冇位置,他們去隔壁餐廳了,正等著我們。”

說著就和朋友起身,“垚垚,改天聯絡。”

陸垚垚不是和許昭生氣,她氣的是顧阮東,所以等許昭走之後,不管顧阮東跟她說什麼,她都不搭話。

“生氣了?”

她不回答。

“你們以前關係很好。”他又說。

陸垚垚忍無可忍:“是你和她關係很好吧。”

顧阮東聞言,挑眉看她:“此話怎麼說?”

怎麼說?你們不僅工作上來往密切,你媽媽還極力撮合你們,說你們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也不為過。

但能說嗎?她一說不就暴露了。

隻能說:“小時候不都是一個院子裡的嗎。”

蹩腳的理由,自己都冇底氣。

顧阮東放下菜譜,正色看她:“我和你小時候也一個院子呢,你怎麼冇有跟我關係很好?”

“你小

時候誰敢跟你關係好?”她撇嘴,就知道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