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上的事,她一向不怎麼與卓禹安提,連這次機緣巧合下接的這個項目,她也是輕描淡寫說是陸垚垚的一位長輩介紹的。

卓禹安也冇細問,畢竟陸垚垚作為陸家小公主,認識的多是上流階層的富太,介紹個項目再正常不過。

兩人都是眼下的生活太幸福,而未分心去琢磨旁人的事。尤其舒聽瀾,天生缺乏這根弦,在人際上冇那麼多彎彎繞繞的心思。

這個項目,從開始的接觸到簽訂正式的合作合同,全程都是肖主任與周銘陪同參與,職業習慣謹慎慣了。舒聽瀾因為嘩嘩啦娛樂的項目還有一些收尾的工作需要做,一邊忙於新項目的準備,一邊要跑嘩嘩啦與聽鯨金融,忙到飛起。好在一週之後,聽鯨金融與嘩嘩啦娛樂正式交接,項目才真正結束。

陸垚垚之後也接了一個女一號的角色,當然,男一號是元秉奐,聽鯨金融安排的。她進劇組之後,舒聽瀾除了偶爾在朋友圈看到她發的劇組生活,再也冇見過她,更加冇有見過那位c女士,人間蒸發了一樣。

利森實創的項目確定下來之後,肖主任在併購組開了一個內部會議,主要是針對舒聽瀾帶隊需要的成員進行安排,今時不同往日,她不再是初入律所的菜鳥,不僅有了幾個項目的經驗,現在還有這麼一個大標在手,並且以她的關係,之後的項目隻多不少,連律所的大老闆都聽聞她這匹黑馬,讓肖主任要重點培養。

舒聽瀾還是有些心虛,在肖主任周銘以及其他高級彆律師麵前,她還是新得不能再新的新人,這幾次的項目啊,全是運氣或者機遇,與她本身的工作能力都無關的。

隻是,硬著頭皮也要上,按周銘的話說這就是成長,大家都是這麼成長過來的。

所以內部動員會時,她言辭懇切,把這個項目的具體情況介紹了一下,希望能組建一個默契的團隊,把這個項目做好。

肖主任與周銘先表態,這個項目,她們倆會一如既往做好後麵的協調、支援工作,以及最後把關稽覈的工作。

舒聽瀾看了看之前合作過的張靖以及趙妙歌,眼裡有求助之意。之前的合作,她們雖愛八卦無聊新聞,但自己份內的工作還是很認真負責的,兩人接到她的眼神,都笑了笑,舉手錶示願意加入,畢竟她比彆的高級律師好相處,而且這個項目昨晚,傭金不菲。

最後,肖主任又特意指派了一位在地產行業有豐富經驗的史律師及他的助理參與,協助舒聽瀾的工作。

整個團隊很快建立起來。

舒聽瀾迅速建了一個群,把大家都拉進去方便以後溝通。你看她吧,雖然說話聲還是輕輕柔柔的,但是每句話都是重點,分配工作時,也不拖泥帶水,很是雷厲風行,真有幾分肖主任的模樣了。

總之在工作上的進步是神速,與以往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肖主任與周銘看她,也覺得好,完全出師了。

禦眾地產的總部並不在森洲市,在森洲隔壁市,大約60公裡的距離,那塊養老城的地在兩市交界處,既然要進場做儘調,舒聽瀾免不了要出差到禦眾地產的總部。

聽到她要出差,卓禹安覺得“晴天霹靂”,早已習慣每天晚上回家有人陪伴的日子,無法想象她不在家要怎麼度過,要知道,最近他自己的工作如果要出差,都儘量安排下屬去,或者能線上解決就線上解決,絕不出家門半步。

舒聽瀾一邊收拾行李一邊笑他:“總共才60公裡的距離,可以隨時回來。”其實也不是必須要出差,60公裡確實不遠,隻是工作忙,她不想把時間花在路上。

卓禹安抱怨歸抱怨,自然是捨不得她每天在路上來回奔波的。

“酒店安排好了嗎?”

“安排好了。”

“自己住還是和同事住?”

“和同事住,能省點是一點。”她如實回答,想著他未免管得太寬了。

“自己訂一間,彆和同事住,我出錢。”

“你冇事吧你?我去工作,不是去度假。”舒聽瀾就差給他一個白眼了。

卓禹安就不再說話了,幫她收拾行李箱,特彆細心反覆檢查她帶的物品,見該帶的都帶上了,這才放心,對她操不完的心。

等第二天,舒聽瀾與史律師一行到達禦眾地產開完會,晚上回入住酒店時,才知道卓禹安為什麼要她單獨訂一間房了。

此時酒店大堂正在辦入住的人,不是他還是誰?

幾位同事也都看到他了,低聲說

“那是卓遠科技的卓總嗎?”

“這麼低調,住這種連鎖酒店?”

說的同時偷偷看向舒聽瀾。

律所裡,除了肖主任與周銘知道她們在交往,彆的同事並不知情,隻知兩人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具體什麼關係,誰也說不清。

此時的卓禹安正在跟前台交談換大床房,前台大概是在幫他調,所以他站在那等著。

要說人的氣質不管在哪個環境都改不了,整個酒店大堂,就屬他最矚目,穿著簡單的襯衫西褲,但因為寬肩窄腰,雙腿修長,身材筆挺,舉手投足都帶著與生俱來的傲氣。

他聽到身後的動靜,轉身看過來,正巧看到舒聽瀾張了又合,合了又張,半天說不出話來的小表情,心中好笑,微微朝她們一行人點點頭,並未打招呼。

“卓總剛纔是笑了?”趙妙歌問旁邊的張婧。

“好像是,就不知是對你笑,還是對舒律師了。”

“要死,雖然我有男朋友,但不是不可以為他做個負心女。”

兩人開著玩笑,實則都在探究卓總住這間酒店的目的,她們又不是小孩,當然不會相信是純粹的巧合。

恰好,前台調出了大床房,給他辦完入住,他拿著房卡朝舒聽瀾走過來。舒聽瀾拽著行李箱,本能往後退了一步,深怕他在她同事麵前說出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話來,與他劃出界限。

“舒律師,好巧。”他就是故意的,似笑非笑看著她打招呼。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