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大約也冇想到會議室有外人,看到肖主任舒聽瀾等人,眉毛輕微抬了一下問,

“在開會?”

“開完了,不是下週回國嗎?怎麼提前回來了?”王岩一邊起身往外走一邊問,到了門口纔回頭,

“肖主任抱歉,我們再聯絡。”

“好,你先忙。”

雖然真正想拜訪的是卓禹安,但眼下,卓禹安剛回國,顯然不是拜訪的好時機。

看到卓禹安,舒聽瀾的內心已毫無波瀾,本就與陌生人無異。現在想起來,值得慶幸的是卓禹安也把她當成陌生人,剛纔連一個眼神都未放在她身上。最好一直如此,因為肖主任難得肯親自帶她參與項目,她並不想失去這次學習的機會。

王岩的助理送她們到電梯間,電梯間人有點多,好像是因為卓禹安回來,正召集科研部的員工開會。

等進了電梯,周銘低聲說,“卓禹安本人比照片上更帥,真是年輕有為。”

回到宏正律所,舒聽瀾開始整理今天在卓遠科技收集的資訊,以及相關行業資訊。等整理完資料,回到家已是晚上10點。

她家在近郊的普通住宅區,森洲市的房價驚人,是當初母親傾其所有替她置辦的兩居室,她拒絕要,但母親說,“這是我這輩子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電梯往上的數字不停跳動著,她靠在電梯牆上,不知為何忽然想到了母親說的這句話,精神有點恍惚,所以直到出了電梯,到家門口時,纔看到她家門口倚著一個高大的身影。

她頓住,樓道上的感應燈忽明忽暗。

“卓總?”

不知他為何會出現在她家,而且看似等了許久。卓禹安也朝她的方向看來,手裡拿著手機漫不經心地轉著,也不說話,就是那麼看著她。

舒聽瀾被他看得心裡有點慌,手裡拽著鑰匙猶豫要不要往前走,以他上回視頻通話以及今天在卓遠科技時的態度,無法理解他忽然出現在她家門口的原因。

“不回家?”卓禹安的聲音傳來。

“回。”她回,而後拿鑰匙開門,但並未打算邀請他進門,所以站在門口問

“卓總,有事?”

她嚴肅又一本正經,卓禹安忽然笑了,

“生我的氣?”

像是被戳中心思,舒聽瀾微不可查地挺了挺脊背,站得筆直回視他,隻是因為身高的差異,她的氣勢明顯弱很多。

卓禹安抬手揉了揉她頭髮,忽然說:

“把我微信刪了?”

什麼?

舒聽瀾微愣,一會兒纔想起在棲寧那家粉店,她把zya這個微信刪了。所以,他今晚特意把她堵在家門口,就是因為被刪了微信?

“我冇加過你微信,怎麼可能刪?”

她裝傻,反正誰知道zya這三個字母就是他呢?

“好,那現在加,手機拿來。”

卓禹安把自己的微信二維碼展示給她,舒聽瀾則不情不願地拿出手機掃碼,看到名字還要佯裝恍然大悟

“原來這是你的號?”

“嗯”

卓禹安順手把自己的微信名由拚音縮寫改為了:卓禹安。

把他刪了有點心虛,所以開門後出於禮貌邀請他進去坐,卓禹安很自然地進了她家,隻是站在客廳中央,忽然定住。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