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木暘開車帶著兩位小朋友去律所接舒聽瀾。舒聽瀾一個下午都很忙,津耀藥業因為m市的韓醫生不肯刪除公眾號的文章,影響極其惡劣,這篇公眾號在各種育兒群、媽媽群、醫生群裡瘋轉,造成的損失不可估量。

後來才知道,韓醫生為何強硬不肯刪除公眾號文章的原因。原來是津耀藥業在舒聽瀾不知情的情況下,之前已經找人去m市賄賂過韓醫生,結果韓醫生不為所動,堅持說自己的文章裡提到的藥膏,是經過試驗提取的,裡邊根本不是純天然自然的,而是含有激素,並且是遠遠超標的激素。見賄賂不成,津耀藥業又找人去韓醫生上班的醫院去威脅恐嚇他,甚至也找人爆料出韓醫生過往的一些所謂的黑料,徹徹底底把韓醫生給得罪了。

津耀藥業看軟的硬的都行不通,這才找了律師來解決。

在之前的溝通中,津耀藥業對自己做過的事絕口不提,舒聽瀾是多方打聽之後,才知道津耀藥業做的事。

現在韓醫生是不爭饅頭爭口氣,你們要起訴就起訴吧,他堅決不肯刪除,何況後麵還有很多支援他的媽媽們。

她焦頭爛額,想著要去m市一趟,跟韓醫生好好溝通,看是否還能有迴旋的餘地。

津耀藥業的訴求很明確,要m市的韓醫生刪除公眾號的那篇文章,並且聲明,他文章裡提到的中草藥純天然藥膏不是津耀藥業的產品。

而跟韓醫生溝通之後,他拒絕了這個要求。一是,他冇有指名道姓說的是你們的產品,是你們自己做賊心虛對號入座;二是,你們還找人威逼利誘,並且爆他過去所謂的黑料,對他也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

在舒聽瀾看來,這個案子若是真的走法律流程,上訴到法庭,對雙方來說都是一個損失,津耀藥業目前最迫切的不是要韓醫生賠償,而是要撤銷文章,把影響降低,所以如果一味地以法律條條框框來要求韓醫生,再走訴訟,時間線拉得越長,損失越重。所以舒聽瀾是計劃親自去一趟m市,能協商解決最好。

正在想著工作的事,就見易木暘帶著兩位小朋友走進律所了。

律所辦公廳的位置本來就不大,易木暘長得高高大大的,再帶著兩個小朋友,辦公廳頓時顯得很逼仄。

易木暘這回冇帶她們去他家吃飯,而是找了一家兒童主題餐廳,有兒童遊樂項目,有兒童餐,兩位小朋友吃完飯,便到旁邊的遊樂園玩。

遊樂園的區域在她們視線的範圍內,所以不用跟著。

易木暘感慨

“聽瀾,小朋友們就該多出來活動活動,你要是冇空,我可以幫忙帶。”

他以前一直舒律師、舒律師的叫著,不知何時就順口叫聽瀾聽瀾了。

舒聽瀾腦子裡還想著津耀藥業的事,有些心不在焉。去m市是勢在必行,可是如果她出差了,兩位小朋友怎麼辦?

以前有阿姨在,小朋友們很小,晚上必須有她在才能睡著,所以是阿姨帶著他們陪她到處出差,後來大一點了,晚上不那麼黏她了,有一次她出差,阿姨嘗試著獨自在家看兩個孩子,結果一不小心,舒小念從餐椅上摔下來,額頭起了一個大包。阿姨跟她打電話說這事,阿姨在電話那邊哭,她在電話這邊哭,旁邊還有舒小念與舒小荷的哭聲,當時她趕不回去,覺得天都快要塌了,擔心了一夜,也流了一夜的眼淚,就是覺得生活怎麼那麼難呢?什麼時候纔是個頭啊?

哭了一夜,眼睛都紅腫了,第二天早上用冰袋敷眼,強自收起心緒,戴上眼鏡,穿戴整齊去出庭,那次的官司她替委托人打贏了,可是冇有一點喜悅,甚至等不及委托人跟她道一聲謝就急忙趕回家。

其實這麼多年,她很少去想起卓禹安,跟愛恨無關,純粹是因為太忙了,身後有一個鞭子,每天都在抽打著她,逼著她往前走。

唯獨那次,她在回家的高速上,忽然想起卓禹安來,眼睛瞬間便模糊了,有一點想他,如果他在,絕對不會讓她,更不會讓孩子們過得這麼辛苦。但是也有一點恨他,恨他這麼多年都不來找她一次,哪怕來找她一次,她心裡便也好受一些。

過去那些愛,就在這幾年裡,慢慢積蓄成了一份難以消散的恨意。那次回家看到舒小念額頭摔的那個大包,她心疼死了,後來儘量能不出差就不出差,需要出差的案子,她接得非常少。

她作為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在事業上侷限性很大,即便她已經很努力往前跑了,但是當彆的律師跟客戶應酬時,她隻能回家陪孩子;當彆的律師能接一些跨省跨市的大案子時,她隻能接本市的案子。所以她還無法成為自己想成為的那樣的律師。

“聽瀾,吃完了嗎?”易木暘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好像是晃神了想到遙遠的過去,所以他把她拉回來。

“吃完了,走吧。”舒聽瀾起身,見易木暘已經熟練地背起兩位小朋友們的包,然後去遊樂場幫他們穿鞋。

舒聽瀾對易木暘又改觀了不少,平時看著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但是實際上,很細心周到,難怪小朋友們會這樣喜歡他。

易木暘開車送她們回家,兩位小朋友許是玩得有點累了,上了車之後,冇多久就睡著了。車內冇有她們嘰嘰喳喳的聲音,難得很安靜。

又開了一會兒,易木暘忽然把車停在路邊。

“我下去一下。”他輕聲說著,就解開了安全帶開車門下車。

舒聽瀾見他一路小跑到馬路中間,原來馬路中間有一隻死去的小狗。隻見易木暘小心翼翼把馬路中間的小狗抱到路邊的灌木叢中,然後再回車內。

“彆讓車再碾壓到它!”他很隨意地解釋。

而舒聽瀾的心,就在這一刻,忽然對他放開了。

一個對死去的動物都能保持如此愛心與周到的男人,能差到哪去呢?

我特彆理解大家想讓卓總出來的心情,我這兩天也會努力趕進度,按目前的節奏,大概下週一、下週二,卓總與聽瀾就會開始有各種交集了,如果大家不想看易先生的劇情,可以等下週一、二開始再看哈。

你們想看的劇情都會有。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