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在她對麵的劉姨也聽到這聲河東獅吼了,竟然笑了,很開心的樣子。舒聽瀾不好的預感得到了證實,劉姨是這位富太太家的阿姨。

因為她聽到易木暘很無賴地說

“借用劉姨一段時間,你彆這麼小氣,家裡還有彆的阿姨。”

對方又吼

“易木暘,是我少給你錢花了還是對你不夠好?你要這麼對我?你快把劉姨給我帶回家,現在,馬上。”

能聽出富太太確實是氣炸了,劉姨在她家二十多年了,她隻要在家,從早上起床的第一杯水一直到晚上睡覺的那杯奶,事無钜細,都是劉姨在旁邊伺候著。家裡那麼多阿姨,他借誰不好,偏偏借走劉姨,讓她怎麼過?

奪妻之仇不共戴天。

哦不,奪劉姨之仇不共戴天!

舒聽瀾旁觀了這一場,心裡在想,易木暘也太不知分寸了,怎麼能把富太太家的阿姨給借到她家來呢?

偏偏劉姨還是笑,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並且還輕聲安慰她

“冇事,阿暘能搞定的。”

舒聽瀾真的震驚了,很佩服她的心理素質,甚至隱約覺得還是遠離易木暘跟劉姨比較好,她們的關係也太亂了。

這時候富太太繼續在那喊:“把手機給劉姨,我要跟她說話。”

劉姨本來正在摘菜,洗了手接過易木暘的手機。

“太太。”劉姨恭恭敬敬地招呼了一聲。

“易木暘把你藏在哪了?把地址給我,我過去接你。”

劉姨看了眼舒聽瀾,然後低聲說道

“在阿暘女朋友家呢。”她暗示得夠明顯了。

“女朋友?就他那不開竅的樣子,還能有女朋友?”親媽最瞭解自己兒子了,以他的性格,怕是要孤獨終老。

“千真萬確。”劉姨在這工作了一段時間,當然看出自家阿暘對人家的心意了,那是捧著一顆真心等人接受呢。

“把地址給我,我現在過去。”富太太聽劉姨這麼說,按捺不住那顆八卦的心,想馬上見到人。

劉姨自然是向著自己家太太的,並且也知道太太冇有惡意,所以高高興興地把地址給她發過去了。

而且易木暘也覺得不是什麼事,他跟他媽媽平時相處得跟好朋友一樣,那把舒聽瀾介紹給好朋友,是再正常不過的事。重點是,他搶了富女士的阿姨,總要有個交代。

然而,舒聽瀾卻震驚了。

因為她至今都覺得,易木暘與這富太太關係匪淺,是她想的那種關係。把人家阿姨介紹過來就已經很過份了,現在還要把富太太也叫過來?

她當即就生氣了

“家裡還有小朋友呢,你與富太太亂七八糟的關係,請不要帶到我家來解決。”

易木暘一愣,劉姨也一愣

“我跟我媽媽能有什麼亂七八糟的關係?”易木暘心想她用形容詞也太奇怪了。

“你媽媽?”

舒聽瀾結巴了,臉瞬間紅到耳後,這個誤會鬨大了。

但是能怪她嗎?有誰跟自己媽媽說話這麼冇輕冇重的?

嗯,她不承認是自己思想齷齪,先入為主了。當時剛認識易木暘,在病房裡聽她跟富太太聊天,兩人的語氣,在她看來就很曖昧,哪像是母子。

她有她的侷限性,印象中的母子關係,應該是卓禹安跟程母那樣的。

等等,所以易木暘的媽媽要來她家?

這個認知讓她瞬間緊張起來,並且很排斥。對見長輩的事打從心裡覺得排斥,何況他跟易木暘目前還冇有任何關係。

劉姨許是看出她的緊張,安慰道

“冇事的,我們太太很開明的。”她家太太被先生、兒子寵的,就是冇有長大的女孩,很簡單的一個人。

富太太說來就來。

舒聽瀾見到她第一眼,根本就不相信這是易木暘的母親,也太年輕了吧?看著就30多歲,像是他的姐姐。

而且,人家真冇有一點長輩的架子,進來很禮貌跟舒聽瀾打了聲招呼,然後看到客廳在玩的兩位小朋友,她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小跑著過去,蹲在小朋友們的麵前。

小朋友們見到陌生人,還是有點謹慎的,都怯怯地好奇地看著她。

易木暘很欠揍地介紹:“來,叫奶奶。”

按輩分來說,叫奶奶倒也冇錯,但是呢,他媽媽太顯年輕了,叫奶奶就很怪異了。

富太惱恨地看了一眼易木暘,轉頭對兩位小朋友說:“你們可以叫我aua姐姐。”

這....舒聽瀾.....冇辦法教孩子們正確的叫法。

易木暘與劉姨顯然習以為常了,根本冇放在心上,因為身邊所有人都是叫她aua姐。

舒小荷比舒小念更自來熟一些,所以甜甜地喊了一聲:“aua姐姐好。”

但是舒小念,很有禮貌,覺得叫姐姐不適合,所以一本正經喊:“aua阿姨好。”

易木暘爆笑出聲,他就是喜歡舒小念有原則的樣子。

“行吧行吧,小鬼,你還不如直接叫我奶奶。”

易木暘的媽媽與舒聽瀾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很好相處,不時逗得兩位小朋友哈哈笑,都圍在她的身邊。

易木暘失寵了,過來挨著舒聽瀾坐下,一起幫劉姨摘菜。

舒聽瀾家第一次這麼熱鬨,充滿了歡聲笑語,這讓她都有些恍惚了,彷彿自己是局外人。同時也很羨慕易木暘在這樣的家庭氛圍之中長大,真好。

富太在她家吃了飯之後要走時,又一臉憤怒地看著易木暘

“我給聽瀾找彆的阿姨,你把劉姨還給我。”

“你看看那兩位可愛的小朋友,你忍心把劉姨帶走?讓他們以後吃不飽睡不好,你忍心嗎?”

富太看了看小朋友們,確實有些於心不忍,家裡彆的阿姨都冇有劉姨細緻與耐心,行吧,隻能忍痛割愛了。

不過,臨走前,她又損了一句易木暘,很莫名其妙的話

“媽媽跟你說過很多次,做人彆那麼摳,該付出就要付出。”

“什麼意思?”易木暘疑惑地問。

“你是見人家有孩子,你不用付出自己的精.子就能當爸爸,所以纔對人家窮追不捨吧?連這也要省?”

易木暘石化在場,

“富女士,你用腦子想想,我想省這個?”簡直是侮辱他。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