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木暘從小在無憂無慮的家庭環境之中長大,父母對他可以稱得上是溺愛,要什麼給什麼,他開心就好。難得的是,易木暘竟然冇有長歪,冇有成為花天酒地的紈絝子弟,本本份份讀書,考大學,然後畢業。按照富太的原話就是,生了這麼一個省心的兒子,那是易家祖墳冒青煙了,幾代人修來的福份,她誇起自己兒子來,那是相當不遺餘力的。

但是,易木暘這按部就班的人生軌跡實在太順利了,父母從不強迫他做任何他不想做的事,他想叛逆都無處叛逆,所以從小他就喜歡那些極限挑戰的事,總要找點刺激的東西讓人生更精彩一點吧。上大學時,便組了一個野外挑戰團叫yt06隊,由6名團員組成。週末在近處的深山老林叢林探險,等寒暑假時間充足,便帶團去西部邊境地區探險,遇過地震、颶風、雪崩,也遇過盜獵團夥,與他們鬥智鬥勇,那是一段青春最激情的歲月。

舒聽瀾其實有個疑惑,既然是6名成員,但為何今晚出席的隻有5名?

他們又為什麼這幾年,不再繼續野外活動了,而開始安於在不同的城市過著不同的人生?

舒聽瀾問:“你救過他們?”

易木暘還是輕描淡寫:“談不上,遇到危險,彼此幫助而已。”那段過往是不願再提了,如他一直奉行的,珍惜當下最重要。

舒聽瀾已經有些困在,聊了一會兒對著鏡頭昏昏欲睡。

易木暘笑:“聽瀾,口水流出來了。”

舒聽瀾一下驚醒,用手擦了一下唇角,哪裡有口水,這個人真的很幼稚。

“我這張帥臉就在你的眼前,你怎麼睡得著?一點都冇有邪念嗎?”

“冇有,我要睡了,明天見。”

“好,晚安,想你。”

第二天送完小朋友後去律所上班,孫律師今天也難得準時就到了,正對著電腦有些愁眉苦臉,手裡的保溫杯一直是空的,連水都冇倒。

“孫律師,我替你倒水吧。”舒聽瀾拿過他的保溫杯,往裡邊加了紅棗枸杞還有桂圓乾之後去接水放到他的辦公桌前,這纔開口問:

“又遇到難解的案子了?”

孫律師一般不接案子了,但是如果接了,不是還人情債推辭不了的,就是一些疑難雜症有難度的他感興趣的。

他點了點頭,現在重點不是疑難雜症的案子,而是他胃炎犯了,冇精力處理案子的事情。

“聽瀾,我跟你說不要那麼拚命,你看我啊,才40多歲,就一身的毛病,胃疼起來真是要命。”

“胃藥吃了嗎?”

“早上出門,你師母給我吃了。聽瀾,這個案子,你要是有時間,你來看看。”

“什麼案子?”

舒聽瀾一般不會拒絕孫律師的請求。孫律師雖然嘴上說要養生,要佛係,但實際上,也是一直手把手的帶她。這幾年,更是把好的案源給她做。

“一樁18年前的凶殺案。”

“刑事案件?”舒聽瀾對涉及命案的刑事案件是很排斥的,一般不接手。

“這個案子已經轉了好幾個律師了,一直停滯不前,這次不是讓我們接手。是律協開了一個針對本案的研討會,邀請了我們幾位律師去參加討論,到時候誰想接就接。聽瀾,這次恐怕要你代表我們律所去參加了,你也是時候去跟圈內的律師們接觸接觸。”孫律師是把舒聽瀾當接班人培養的,這些資源都願意給她。

舒聽瀾一聽是律協針對案件的研討會,當即就決定要去。不僅能認識這些行業大神,還能聽他們對案件各角度的分析,會受益匪淺。

“好,來回機票給你報銷。聽瀾,你最近狀態不錯,你師母都說看你現在這樣很好,所以說,年輕人,就該多談戀愛。”

怎麼就扯到談戀愛的事上來了,人到中年,難免就愛好為人師,舒聽瀾如是想著。她狀態好,其實是因為小朋友們有細心又專業的劉姨幫忙看著,她毫無後顧之憂。當然,這一切得益於易木暘。

易木暘一聽她又要去森洲開研討會,本是想跟著去的,但是他賽車俱樂部有成員要參加一場國際比賽,他作為教練要進入最後衝刺的訓練階段,無法缺席。

最後又是小新跟隨舒律師一起去森洲。登機後,才發現,孫閱閱竟然也跟她同一個航班。

“你又偷偷跑去森洲?”舒聽瀾有些生氣,在她看來,什麼年齡就做什麼事,還是要按部就班比較好。偶爾逃兩天課可以接受,但不能長期翹課。

“舒姐姐,這次我真不是逃,我爸媽都支援我去的。”

“你去做什麼?”

“保密,等塵埃落定了,我再跟你說。”小屁孩不僅智商高,情商也高。

小新最開心,也很感謝舒律師每次都肯帶她出來見世麵。

孫閱閱是第二次來卓遠科技,對於他來說,卓遠科技就是殿堂級彆的,進卓遠科技工作是他奮鬥的目標。上回比賽完,他們科研部的人要按規定給他獎學金,但是他拒絕了,隻提了一個要求,想寒暑假來實習,當時科研部的人以他未成年為由拒絕了。

想不到還有峯迴路轉,這次來,是由崔秘書親自接待他。崔秘書他認識的,舉辦大賽時,她是總負責人,此時他有點忐忑,這崔秘書一臉溫柔要帶他去見誰?

直到敲了總裁辦公室的門,直到看到裡麵坐著的他偶像卓禹安,畢竟還是高中生,臉瞬間漲得通紅。

冇錯,他從小學開始,他的偶像就是卓遠科技的卓禹安。他初中時就已經很專注在研究卓遠科技的各種產品了,然後還買了各種it專業雜誌來看,可以說對卓禹安的技術崇拜得五體投地,毫不誇張地說,是他的指路明燈。

彆的高中生奮鬥目標是各種雙一流大學,大學對他而言隻是一個過程,他的目標一直是進卓遠科技。

卓禹安抬頭看了他一眼,倒是比視頻裡看著更高更瘦一些。

“坐吧。”他放柔了麵目表情,朝明顯緊張過頭的少年吩咐到。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