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小新先看到的,她扯了扯舒律師的衣服

“卓總怎麼也在?”在她看來,卓總與在場的律界人士是完全兩個次元的人。他就是一位商業精英,而律協的這些律師又都有些老氣橫秋或者老乾部形象。

見他神情淡定坐在那,一左一右分彆是韓主任與劉法官,簡直神奇。

舒聽瀾還算淡定,以她對卓禹安的瞭解,他出席在任何場合,都不足為奇。

韓主任見到她來,招呼:

“小舒,來了。”

她是本次慶功宴的主角,所以備受關注。在場的律師都朝她看過來,有很大一部分律師對她都是隻聞其名不見其人,這會兒見到她,都忍不住道

“冇想到舒律師這麼年輕。”

不僅年輕,還漂亮得很,要不是有徐巍案的優秀表現,單從外表上看,他們覺得就是花瓶而已。這大概是對漂亮女孩的一種刻板印象吧。

她雖是慶功宴的主角,但論資排輩上,桌上的全是她的前輩,所以座位還是很有講究的,她主動選擇了坐在韓主任與劉法院的對麵,也是卓禹安的正對麵,小新作為陪伴也坐在她的旁邊。

有能力又低調謙虛,還長得那麼漂亮,大家對她的印象自然就好。

“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我們可以放心把這份責任傳給他們這一代的律師。”

“是啊,後生可畏。”

舒聽瀾被這麼直白的誇獎,還是有些不適應。急忙謙虛道

“這個案子能夠推進下去,是各位前輩努力的結果,我隻是踩在前輩們鋪好的路上往前走而已,實在算不得什麼。”

“小舒律師太謙虛了。”看她真是越看越不錯的。

在座的律師都是人精的,誇完她,自然又要開始誇韓主任與劉法官了。

“是韓主任慧眼識珠推薦小舒這樣的有誌青年來負責這個案子,也是劉法官作為法律人的擔當,抗住壓力重審此案,中間缺了哪個環節都不行,我替所有人謝謝你們。”

說著舉杯敬酒,自己一乾而盡,但有素養,並不勸酒,大家自願。

而且組織方很周到,知道有女生,還擺了幾瓶果酒。但舒聽瀾也隻抿了一小口,果酒也是酒,反而旁邊的小新,覺得好喝,多喝了幾口。

接著就是誇在場唯一的外行人士卓禹安了,雖然除了韓主任與劉法官,誰也不知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你看他坐的位置,坐在最德高望重的韓主任與劉法官中間,地位不言而喻。

這些人精,想誇一個人,就能變著花樣誇。

“我敬卓總一杯,是卓總這樣充滿正義的社會愛心人士的關注,才讓案子有這樣的影響力。這份影響力纔是薪火相傳,能對全社會,也對公.檢.法起到震懾作用,功德無量,功德無量。”

不知為何,坐在卓禹安對麵的舒聽瀾,在聽到彆人用功德無量來形容卓禹安時,不由覺得好笑,這四個字與他也太違和了。

她很收斂的,即使覺得好笑,也是唇角動了動,眉梢往上揚了揚,卻不料,這個表情正好落入對麵卓禹安的眼裡。

她藏著笑意不經意看他時,他狠狠瞪了她一眼,大約也是很不爽,平生被人用這個詞來誇,瞬間把他誇得像是七老八十的老頭了。

這一波誇獎完之後,也算是完成本次慶功宴的主題了,所以氣氛纔開始輕鬆起來。

韓主任問她:

“小舒律師有無考慮留在森洲發展?在h市屈才了。”畢竟不是一線城市。

卓禹安聽韓主任的問話,目光看向她,像是等她回答。她旁邊的小新也放在手中果酒的杯子,等她家舒律師的回答。

隻聽舒聽瀾道:“謝謝韓主任,暫時還冇有考慮。”

“是怕你們孫律師嗎?我可以幫你跟他說。年輕人嘛,要多為未來考慮,在森洲機會多。”

“不是的,因為我家人都在h市,暫時冇有想過離開他們。”

她所說的家人,重點是指兩位小朋友。

然而在卓禹安聽來,她指的家人就是易木暘了,她願意為那個男人放棄更好的工作機會留在h市。

他眼眸沉了沉,手無意識轉著桌上的水杯,看著舒聽瀾,周邊的氣場不由低了幾分,舒聽瀾全當冇看見。

等應酬結束時,她主動送各位律師到門口,一一道彆,人情世故上很周到,最後要離開的是韓主任與劉法官,他們站在門口跟卓禹安說著什麼,卓禹安點頭,等他們經過舒聽瀾時,駐足

“小舒,想來森洲發展,隨時找我。”韓主任惜才,不忘繼續挖她。

“好的,以後一定還有很多合作機會。”她恭敬回答。

劉法官呢,則是朝她點點頭,說了句再見然後走了,一整晚都冇怎麼說話,畢竟在他的位置上,其實不太願意跟律師們打交道,今晚純粹是為了卓禹安來的。

全都走了,隻剩卓禹安,問她

“怎麼回去?”

“打車。”她想也未想回答,不願與他多接觸。

今晚本來還挺好的,結果一聽她拒絕韓主任不回森洲發展,整個人就冷了幾分,現在看她,也帶著一點危險氣息,讓她有些心慌。

卓禹安看了她一眼,指了指門口站著的小新

“你確定你自己能安全帶她回去?”

門口的小新,一臉緋紅,趴著門框傻笑著看他們,明顯是喝多了。

小新剛纔全程冇說話,也冇她說話的份,她就埋頭吃飯,然後覺得果酒甜甜的真好喝,不知不覺就喝多了。果酒開始喝時冇反應,但後勁大,她現在上頭了。

舒聽瀾看著她,打不得罵不得,一個人拉她回家,還真有點困難。

卓禹安的車就停在露天廣場,三兩步過去開到她們的麵前

“上車吧。”

他協助舒聽瀾把小新弄上了後座,舒聽瀾原本也想坐進後座,結果小新一進去,就整個人趴在後座上,趴的嚴嚴實實的冇給她留位置。

卓禹安見此,打開副駕的門,也不說話,就看著舒聽瀾,等著她自己坐到副駕來。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