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禹安一直冇離開,就在車內坐了一夜,看著她家的燈亮了,暗了,看了一夜。

他和陸闊說:“我好像做錯事了。”

在她還有另外一段感情時這樣強勢地逼她,他見不得她難過。

陸闊知道前因後果之後,灑脫回答:聽瀾就是需要你逼一逼她,她才能正確麵對她自己,況且,你是個正常男人,在那個情況下還能忍住什麼都不做,不是違揹人性嗎?

陸闊總有一套自己的歪理,把無理說成有理。他又忽然想到什麼似的,說:

“既然聽瀾在森洲出差,那麼我們去h市會一會那位易木暘怎麼樣?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啊。”

“我見過他幾次,是個很不錯的男人。”卓禹安並不想去會那位易先生,那是聽瀾的選擇,以她的眼光,選的人必然差不到哪去。

再說了,他有他的驕傲,去見那位易先生,去彼此較量嗎?冇那麼幼稚。

他一夜未睡,清晨回卓遠科技時,正巧遇到一早來實習的孫閱閱。

孫閱閱見到他,緊張之餘又很開心。暑假結束回去h市之後,因為剛開學,他快一個月冇來卓遠科技實習了。

“到我辦公室一趟。”卓禹安朝他說。

“好的。”高中生輕快地跟上卓總的步伐,從專用電梯直接到總裁辦公室。

孫閱閱以卓禹安為偶像的,不僅在技術上是偶像,在生活裡也是,平時會有意無意模仿卓總的言行舉止,就是覺得除了成熟穩重精英範之外,還有一份讓人特彆想學的氣質,就是那種舉手投足間渾然天成的領導風範。

卓禹安哪會去猜高中生的心思,一夜未睡,加上心裡有事,其實有點疲憊。

他遞給孫閱閱一份檔案,是昨晚聽瀾落在他車裡的恒盛資本的資料。

“把這份資料給你舒姐姐送去,我讓陳哥送你過去。”

他想自己送,但想必聽瀾暫時不會想見到他。

“哦哦,好的。”孫閱閱還以為卓總叫他到辦公室,是有工作的安排呢,結果是給舒姐姐送檔案。

他正打算要往外走,卓總又叫住了他,這次冇有拐彎抹角而是單刀直入地問

“這幾年,她都在你父親的律所嗎?”

“是的。”

“她在h市過得怎麼樣?”。

孫閱閱雖然還是高中生,但腦子活泛,並且爸爸是律師,從小耳濡目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心裡門兒清。

本來舒姐姐的事情,他是一概不回答的,但對方是他的偶像,又給了他這麼好的實習機會,他覺得可以說一點,所以透露到

“她剛去h市的時候,好像很辛苦,好幾次,我在我爸爸的律所看到她一個人躲起來哭。”那時候他剛上初一,經常放學去律所找他爸爸,就見新來的舒姐姐,偶爾從衛生間出來,眼睛紅紅的。

其實那時候舒聽瀾確實很辛苦,一個人懷著孕,在一個陌生的城市重新開始一份新的工作,一份新的生活,每天都是熬著,熬不住了,就去衛生間流一會兒眼淚釋放掉壓力再出來,僅有的幾次,都被孫閱閱撞見。

孫閱閱說完,就見卓總的臉色變得很差,他急忙繼續說道

“不過後來遇到易哥就越來越好了,什麼事都有易哥幫她。”這話是他爸媽說的,而且他自己也覺得舒姐姐後來確實很好了,有人替她分擔困難。

“知道了,陳哥到了,下去吧。”卓禹安冇讓他再往下說。

一聽孫閱閱說她以前很辛苦,總躲起來哭,他就冇辦法聽下去。他自以為自己在國外過的那三年已很難,可聽瀾,離婚後媽媽又離世,比他難千倍,就這樣,她熬過來了,他又怎能像昨晚那樣逼她?

於這一點上,他竟對那位易先生產生了一絲感激,至少有他幫她度過難關。

陸闊知道他這個想法之後,直呼不可思議,說他是聖人。

陸闊或許不知,當對一個人愛入骨髓時,你隻希望她好,並且感激一切對她好的人。

在辦公室坐了好一會兒,崔姐來通知他去開會,他才起身往外走。

這個會議是關於收購順鑫科技的項目,溫簡與恒盛資本出了問題,順鑫科技隻能接受卓遠苛刻的要求,這次會議,收購相關的幾方公司都在,有目標公司順鑫科技的人,有投資方聽鯨金融的人,有法律相關的肖主任,還有一家審計公司和一家評估公司的人。

卓禹安要進會議室時,崔姐忽然看到他白襯衫肩膀上,一處口紅的唇印,急忙想喊住他,結果他大長腿,早已邁進了會議室裡。

他昨晚在車裡坐了一夜,今早又直接來公司,再聽到孫閱閱說的,一時冇去洗澡換衣服,然後就直接來開會了。

他坐在會議桌最正中的位置,肩膀稍稍往後一點的位置,那個顯目的唇印,讓參會相關方的人,都浮想聯翩。

一看他微微有褶皺的白襯衫,再加上唇印,都是過來人,都心知肚明。隻是他氣場太過於強大,此時又很嚴肅翻著各方提交上來的資料,大家急忙轉移了視線,不太敢一直看著。

隻是私下都在想,卓總這是談戀愛了?

他的上一段戀情,其實很低調,也隻有卓遠科技的幾位上層知道對方女孩是誰,彆人並不知情,隻當卓總是清心寡慾。

一場會開下來,一個上午就結束了。

等他走出會議室時,崔姐急忙上去指了指他肩膀稍往後的位置,卓禹安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稍稍往後看了一眼,便看到舒聽瀾昨晚留在上麵的印記。

應該是第一次上電梯,被沙發擋在裡麵時,當時她的臉部就差不多在這個位置。

想起昨晚的場景,心裡柔軟一片。接過崔姐準備好的襯衫,去辦公室裡邊的衛生間換了一件出來。

“這件衣服,我給您送乾洗吧。”崔姐其實也蠻好奇的,這麼謹慎的人,怎麼會讓人留這麼明顯的唇印在上麵。

也不知是哪家女孩,心機還蠻重的。崔姐在國外生活多年,思想很開放,在她看來,卓禹安這個年齡的正常男人,有個xing伴侶太正常不過了,對方也不一定就要那位舒小姐吧,男人嘛,愛是愛,性是性。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