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大男人坐在車上,眼睜睜看著舒聽瀾牽著小朋友們的手到幼兒園,到幼兒園門口時,見她蹲下來跟兩位小朋友說再見,兩位小朋友親昵地摟著她的脖子,一邊一個比賽一樣胡亂親她的臉頰,她滿臉笑意抱了抱她們,然後目送她們跟老師離開的身影消失後,她才轉身走向自己的車,一臉的溫柔。

看到這裡,卓禹安即心酸又充滿柔情,前邊的三人是他生命中最親也最珍貴的人,但卻是離他最遠的人。

偏偏陸闊還要在旁邊說風涼話:“嘖嘖,聽瀾這也太幸福了,有兩個寶貝孩子,誰還要你?”

卓禹安懶得理他,直接給總經銷商打電話,讓他們給這家幼兒園換一套校園監控係統。h市不少學校用的都是卓遠科技的產品,所以技術人員來這家幼兒園推廣時,園長也並未起疑心,隻是拒絕了,說現在用的係統就挺好了,冇必要換。

技術人員說是免費贈送的,園長一聽免費的更不能要了,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這關係到孩子們的安全問題,絕不能掉以輕心。

此時,卓禹安與陸闊都在總經銷商的公司裡,聽到這個訊息,陸闊哈哈大笑,是他們想得簡單了,現在的幼兒園園長可都是相當謹慎的。

“沒關係,我來聯絡,這家幼兒園在h市是連鎖的,他們總部正在跟我們談合作呢,由他們總部牽頭來換係統會比較容易一些。”總經銷商雖不知卓總這是想的哪一齣,但是很積極想辦法解決問題。

卓禹安也冇有多想,就是昨晚一激動侵入人家學校的監控係統,當做是補償,給他們免費換一套最新的,另外也是想隨時能夠看到兩位小朋友們的動態。

由幼兒園總部來牽頭換係統,這家幼兒園的園長當然欣然接受了。隻用一天的工夫,幼兒園的所有監控係統就替換安裝成功。

畫麵瞬間無比清晰,卓禹安表示很滿意,直接把視頻連接到酒店房間的電視上螢幕上,保證一抬頭就能看到舒小念他們班級的視頻。

等到了他們快放學的時間,他和陸闊又去幼兒園門口等著了。這次陸闊手裡拎著一個神秘的大箱子放在後座上。

“想不想近距離看看他們?”陸闊說。

卓禹安斜倪他一眼,這不是廢話嗎?

陸闊指了指後麵的箱子,然後翻身到後座,從箱子裡拿出兩套道具卡通人偶服裝,一套是小豬佩奇,一套是奧特曼。

“我從前邊玩具店高價買的,你穿哪一套?”

虧他想得出來,卓禹安這輩子,做夢也冇想到,自己有一天會穿這種服裝,假裝發傳單的人員吸引小朋友們的注意。

他堂堂知名上市公司總裁,也是有尊嚴的,絕不可能穿。

“你還想不想近距離看看他們了?還想不想抱抱他們了?”

卓禹安猶豫了。

“再說了,我都捨命陪君子陪你穿,你還有什麼放不下的?”陸闊心想老子也是堂堂官二代富二代,放下身份陪你了,你還想怎麼樣?

“你穿小豬佩奇的還是穿奧特曼的?前邊玩具店老闆說,女孩喜歡小豬佩奇,男孩喜歡奧特曼。”

“都行。”他終於答應了。

“行吧,那我勉為其難穿小豬佩奇的,你穿奧特曼的。”陸闊替他決定了。

然後兩人就換了衣服,抬上後麵的大箱子到幼兒園外邊去免費送玩具。因為正是放學的時間,幼兒園外邊也有不少培訓機構來發傳單或者掃碼免費送玩具的,但是他們倆實在是太突兀了,本來就長得很高大,再加上玩偶服裝誇張的造型,在小朋友們看來,就跟巨人一樣了。

正因如此,反而更吸引小朋友們的注意,加上他們送禮物,不用掃碼,不用新增微信,更不推銷任何產品,就是免費送,所以不少小朋友在家長的帶領之下過來領禮物。

卓禹安有些心不在焉,怕一會兒聽瀾來接孩子認出他來,那太尷尬了。

“放心吧,就是你親媽來了也認不出你是誰。”

等了一會兒,就見兩位小朋友出來了,但是今天不是聽瀾來接孩子,應該是她家的阿姨來接的。

兩位小朋友一出門也看到了他們,被劉姨牽著手,好奇地站在那裡看著他們,但是並冇有走過來,因為家裡玩具足夠多,對他們冇有吸引力。

已經是很近的距離了,卓禹安在玩偶的後麵有些貪婪地看著他們,兩個小朋友都長得太漂亮了,尤其舒小荷,就是迷你版的舒聽瀾,與他從前想象中的孩子幾乎一模一樣,他的眼眶發熱,不由自主地蹲下來與她們平視。

很早以前在機場看到過他們,當時隻以為是陌生孩子,並未仔細看,此時蹲下來,隻想伸手抱抱他們。

陸闊見此,怕他失態嚇到孩子們,而且旁邊的阿姨也下意識把兩個孩子往身後拉防備著,他急忙拿了兩個玩具遞給小朋友們問

“你們喜歡哪個?”

他的造型是小豬佩奇,但聲音是粗礦的男聲,有些違和,舒小荷忍不住笑起來,伸手接過他手中的一個芭比娃娃的玩具,甜甜地說

“謝謝叔叔。”

彆說卓禹安了,連陸闊的心都要融化了。

舒小唸對這個奧特曼造型更好奇,怯生生地伸手要跟奧特曼握手。旁邊也圍著不少小朋友,都想跟他握手,甚至看他蹲著,有膽子大的小男孩還趁機趴到他的後背要家長拍照合影,因為這個奧特曼太帥了。

卓禹安眼裡哪有彆的小朋友們的存在?他伸手輕輕握住了舒小唸的小手,在機場的衛生間時,其實還幫他穿過褲子,但完全是不同的感受。

這是他的孩子啊,他握著就捨不得鬆手。

原本劉姨是很戒備的,她帶孩子非常儘責,但見不少孩子以及家長都圍著他們玩,她便稍稍放心,見時間差不多了,便一手牽著一個離開了。

兩個小朋友牽著劉姨的手高高興興、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卓禹安起身,戀戀不捨目送他們離開。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