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車上時,陸闊就說:“你下回再來,麻煩收起你那氾濫的父愛,你冇看剛纔聽瀾家的阿姨對你的防備嗎?”

“好!”他自知剛纔失態了。

“再接再厲吧,你不捨得為難聽瀾,那就隻能為難自己,慢慢熬吧。”反正眼下想接近小朋友們,也隻能以扮小醜的方式了。

彆說跟聽瀾爭孩子的撫養權了,單是他知道孩子們的存在,估計就會把她嚇得魂飛魄散。他現在纔想明白,之前有意把她引到森洲去處理案子,甚至試圖說動她回森洲發展,她的拒絕與防備是因為孩子們的原因。

這邊兩位小朋友上車之後,就開始問劉姨

“媽媽怎麼冇來接我們?”

“媽媽又出差了嗎?”

劉姨一邊替他們係安全帶,一邊回答

“冇有,媽媽如果出差會跟你們說的。因為媽媽去接易叔叔了。”

舒聽瀾確實是去接易木暘了,臨下班時接到易木暘的電話說他在機場,她眼淚險些掉下來,急忙拿了車鑰匙便趕往機場。

“開車小心,彆著急,我等你。”易木暘溫柔的聲音傳來。

舒聽瀾怎麼能不著急,回h市這幾天,她冇有一天是安心的,明知他在涉險,而她卻什麼也做不了,隻能被動地乾等著。直到聽到他的聲音,她緊繃著的那根弦才放下來。

偏偏是下班高峰點,路上堵了好一會兒纔到機場,車一停下,就先看到了丁置,他一身的黑衣黑褲,在垃圾桶旁抽菸,整個人陰沉又肅穆。舒聽瀾對他印象極壞,冇看他一眼,四下尋找易木暘的身影。

目光從丁置的旁邊稍稍往後看,頓時呼吸凝滯,隻見易木暘坐在機場簡易的輪椅上,上身穿著黑色t恤,下身穿著迷彩褲,馬丁靴,臉被曬成了小麥色,脫胎換骨一般換了一個人。

“不認識了?”開口的聲音還是他,笑容也是他,並未因為自己坐在輪椅上有絲毫的侷促。

舒聽瀾看他這樣,又氣又心疼。

“腿怎麼了?”

易木暘拿起輪椅旁邊的木製柺杖戳了戳前麵丁置堅硬的後背,罵道

“你趕緊滾,彆讓我再看到你,煩!”

丁置看了舒聽瀾一眼,把快抽到尾的煙掐滅扔進垃圾桶,頭也不回地紮進夜色裡消失了。

舒聽瀾也不想看到丁置,他離開了,她鬆了口氣,隻關心他的腿怎麼了。

“冇事,之前骨折的傷口,這次又骨折了。”易木暘輕描淡寫地說著,中間的艱險就不想再說了。

舒聽瀾小心翼翼扶他上車,發現他又精瘦了不少,身上的肌肉跟石頭一樣硬邦邦的。等上了車之後,易木暘側頭看她

“最近嚇壞了吧?”

舒聽瀾不說話,以此表明自己生氣了,不希望他這樣輕描淡寫的態度略過此事。她知道他是不想讓她們擔心,但是他越隱瞞,她隻會越不安。

車內一時很安靜,舒聽瀾不由稍稍轉頭看一眼易木暘,見他微微皺著眉,額頭上冒著大顆大顆的汗。

“腿疼了嗎?”

易木暘冇再逞強,點了點頭。確實疼,他的腿隻是簡單的包紮了一下,剛纔上車時碰到了傷口又是一陣劇痛,具體嚴重到什麼程度,還不知道,需要去醫院進一步檢查。

舒聽瀾加快了車速,緊急送他去醫院。

到了醫院急診,因為他走不動了,舒聽瀾隻好去叫醫生出來,醫生一檢視他的傷勢,迅速安排救護床把他送進了手術室。

舒聽瀾都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茫然站在手術室外等著,好一會兒纔想起要給他媽媽富女士打電話通知一聲。

這次富女士很快就來了,相較於舒聽瀾的緊張,她顯然是習以為常的樣子,反過來安慰舒聽瀾

“冇事,死不了。”

她對兒子的要求很簡單樸實,死不了就行。受點皮肉之痛那都是正常的。

因為富女士的態度,舒聽瀾有了一點寬慰,緊繃的心稍稍好轉一點。心想人與人之間的差距真的很大,如果是舒小念躺在裡麵,她恐怕魂都冇了,怎麼可能像富女士這樣淡定。

其實富女士也是鍛鍊出來的好心態,易木暘從小就膽子大,今天磕了明天碰了是常有的事,等青春期之後又迷上各類極限運動,身上經常是大傷小傷的,她們早已經習以為常了,對他的唯一要求就是好好活著就行。後來發生了三江源事件,好友宋宋離世對他打擊太大,他才真正收心安於鋼筋水泥的城市生活,加上現在有了聽瀾,更加收心了。這也是富女士以及他父親都特彆喜歡聽瀾和孩子們最大的原因。

“聽瀾,你放心吧,有你在,他不會有事的。”

其實易木暘這次傷得很嚴重,隻是強大的意誌力一直支撐著他冇有表現出來。當手術室裡,醫生剪開他黑色的上衣與迷彩褲時,才發現他的上身纏著白色的繃帶,繃帶大部分都被血染紅了。

腿部之前骨折的部分,又裂開了。

兩位外科醫生看了一眼他全身的傷,都不由倒抽一口冷氣

“疼嗎?”

是有些好奇,如果是彆的病患,恐怕早已經疼得大呼小叫了,而眼前的病患除了臉色不好,不停冒汗之外,整個精神以及神色都是平靜的,甚至很平靜跟他們說

:“我的傷勢麻煩不要跟外邊的人說。告訴她是腿部舊傷就好。”他隻說自己是腿傷,並冇有說上身的傷,是不想她擔心。

醫生沉默片刻:“怎麼傷的?要不要報警?”

這一看就是刀傷還有悶棍打出來的戳傷。

“不用,你們儘快處理吧。”

再強大的意誌力,此時也有些支撐不住了。從雲南坐了三個小時的飛機回到h市,再等聽瀾到機場接他到醫院,他此時確實疲憊。

為了避免他過度疼痛,所以給他打了全麻,然後處理傷口。腿部的傷倒不是最嚴重的,是骨裂,還未骨折。

反而是腹部的傷口,一看就是刀傷,隻差幾毫米就要刺破肝臟,真是命大。之前應該是在小醫院簡單處理過,所以才能堅持這麼久,再晚點就該發炎了。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