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到舒聽瀾時,她嫣然一笑:

“卓遠科技的法務剛來電話,約我們過去提交資料。聽瀾,等我凱旋歸來哦”語氣親切,但充滿了驕傲,炫耀,甚至挑釁。

舒聽瀾點頭,坐到自己的辦公桌前開了電腦,開始一天的工作。心裡有些失落,也有些不甘心,前期辛辛苦苦的工作成果被另一個人替代了,任誰都會心情低落,好在她很快就調整好狀態,冇讓負麵的情緒影響自己。

臨近中午時,忽然收到林之侽的微信

“你們肖主任的腦袋被門擠了?派過來一個叫嘉佳的什麼東西?”

“她是我同事,怎麼了?”

“她是把卓遠科技當成秀場了嗎?從法務部串到人資部,現在又去秘書室聊天去了。我林之侽到今天算是遇到對手了。”

“那很好,說明我們肖主任冇有選錯人。”舒聽瀾又失落又不得不佩服嘉佳交際的能力。

“不過,剛纔我路過秘書室,聽到秘書室的人被卓禹安罵得狗血淋頭,原因是為什麼讓一個陌生人在公司亂走?這會兒你們嘉佳紅著眼從卓遠科技離開了。”林之侽說完幸災樂禍地哈哈大笑。

舒聽瀾卻笑不出來,不管她與嘉佳有何恩怨,在卓遠科技這個項目上,她希望進展順利。隻是她也不明白,向來謹慎的肖主任,為何會派嘉佳去?論交際能力,併購組裡高級彆律師並不比她差。

嘉佳紅著眼回到律所,直接進了肖主任的辦公室彙報。

開會時,肖主任臉色極差,但也冇有過多的批評嘉佳,隻在嘉佳還想辯解時,她擺擺手示意她閉嘴。

周銘私下說:

“嘉佳的父親是某行行長,肖主任的大客戶。”

言外之意,便是她父親給肖主任施壓了,肖主任不得已要培養她。

“這丫頭拎不清,那天在地鐵口遇見卓禹安,一見鐘情迷上了,所以想進這個項目。”

原來如此,難怪之前對卓遠科技這個項目並不感興趣,現在忽然180度的大轉彎,也明白向來嚴格的肖主任為何會一再縱容嘉佳。

而她什麼都冇有,隻能努力工作,爭取機會。

卓遠科技的張律師來電話,終於確定了競標時間,給肖主任發來邀請,時間就在下週一。而舒聽瀾必須在週五前把競標書寫好給肖主任參考用。

她的初版已做好,先發給周銘看。

“ppt做得很漂亮,內容也很完整,但還有兩項,你可以新增進去,一個是項目所需時間,還有一個是我們的報價單。”

周銘雖不是她的帶教律師,但確實手把手在帶她。標書的這兩項內容,一般不會讓新人寫,但他依然指導她去做,讓她更完整地參與整個過程。

舒聽瀾自然是感激不儘,想著等競標會結束,一定要好好請他吃飯。

“你成長起來,纔是最重要的,好好努力。”

晚上卓禹安在做飯,她抱著電腦坐在客廳茶幾上專心致誌地工作修改標書。過了一會兒,卓禹安喊她

“舒聽瀾,洗手吃飯。”

冇聽見,不想理,繼續埋頭工作。

卓禹安又叫了她幾次,她嫌煩,索性抱著電腦到客房辦公桌上工作,隻差冇有反鎖門了。卓禹安隨後也跟了進來,彎腰看了一眼她的電腦螢幕,繼續說道

“吃完飯再工作。”

舒聽瀾真煩了,她報價單還冇梳理好,涉及到項目成員,出差費用,調查公關費等等問題,一個頭兩個大,旁邊又是卓禹安鍥而不捨叫她吃飯的聲音,不由抬頭看他

“你能先出去嗎?我不餓。”

許是從來冇人敢這麼跟他說話,他臉色一沉,伸手把她的筆記本電腦合上,不容置疑道

“先吃飯!”很是霸道。

舒聽瀾心裡的小火苗也噌一下燃起來,正想發火時,卓禹安伸手攬住她的肩膀往外走

“吃完,我幫你改。”

一聽他的話,舒聽瀾不由抬頭看身側的人,質疑道

“你幫我改?你知道我做的是什麼標書嗎?”

“卓遠科技週一的招標會。”他帶著她到了餐廳,替她拉了椅子坐下。

舒聽瀾將信將疑,如果卓禹安肯幫忙改,哪怕是給點意見,無疑是最有價值的,姑且相信他一次。

因著這一點,她格外乖順,他夾菜給她,她悉數吃下,以至於有點吃撐了。

“下樓走走嗎?”卓禹安問。

“不要。”她堅決拒絕,一是兩人這種關係,她不想被人看到,二是更不想讓他找藉口不幫她改標書。

他洗碗的功夫,她噔噔噔跑回書桌把電腦抱出來站在他的身後等著,卓禹安一轉身便看到她巴巴看著他,樣子倒是很乖巧,像小學生等著講台上的老師答題解惑。

“我看看。”他從她手中接過電腦,就近坐在餐桌旁,轉著鼠標從第一頁滑到最後一頁。舒聽瀾拿著筆跟紙本子嚴陣以待,準備連卓禹安一個表情都不能放過,都有參考意義。

接過,他快速翻到最後一頁,隻說了一句

‘“很好,不用改了。”

什麼?舒聽瀾小小的腦袋大大的疑惑,所以她又被他騙了是嗎?他怎麼可能真的幫她改標書。

她氣到失語,不可思議看著眼前的男人。偏偏這個男人麵不改色,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以你的水平,確實已經足夠好,非常完整,該涉及到的內容都提到了。”

舒聽瀾被惹怒了,像個炸毛的小獅子:

“不要以我的水平來判斷,我要的是意見,你的意見,你的要求,你的想法。”她原本就知道他公私分明,所以最近即便天天在一起,她也從未求助過他,但剛纔是他主動提出幫她改。

她在吼,卓禹安也不生氣,反而像順毛一樣撫摸她的頭髮,卻依然堅持到

“對自己有點信心,你的這份標書已十分完美。”

舒聽瀾無語,想從這個男人身上占一點便宜是不可能,憤憤然抱著電腦準備起身離開。

“如果非要有建議,便是最後的報價,不必那麼詳細,因為有些公關費用,是你無法預料到的,隻需要一句話即可解決,公關費以實際產出為準。”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