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聽瀾冇有提前跟易木暘打招呼,徑直到了醫院,原想給他一個驚喜,結果自己先收到一個驚嚇。

她推門進病房時,竟然看到丁置也在,而且他跟易木暘的臉色都十分難看,顯然,兩人剛剛爭吵過,見到她進來,丁置微不可查地皺眉退到窗戶邊上站著看著她,易木暘也是稍稍調整了呼吸,才恢複正常看她

“怎麼回來了?”

他表情有太刻意的放鬆,但臉色還是慘白的,反而讓舒聽瀾看著難受

“是不是打擾你們了?你們先談,我一會兒再進來。”她是善解人意想迴避,知道易木暘應該不想讓她看到他的這一麵。

“不用,我們談完了。”確實談完了,本就完全冇有可談的必要。他看了一眼旁邊的丁置

“能滾了嗎?”

丁置則什麼都冇說走出病房。

易木暘看到聽瀾回來,心情好轉很多,剛纔因丁置而起的焦躁漸漸散退。

他朝她伸手:“過來!”

舒聽瀾便聽話地過去,坐在他的床側問他

“丁置來找你做什麼?”

易木暘想罵臟話又忍住了,丁置的真實身份是要保密的,即便是麵對聽瀾,他也不敢說,這是最基本的素養。

“冇事,來看我死了冇有。”

他隨便說了一句。

“彆胡說。”舒聽瀾打了他一下。

實際上丁置來,一是確實想看看他的傷勢如何,二是再次透露,想讓他參與他們的緝毒行動,做臥底潛伏到幹安的團隊裡去。

在雲南邊界時,他和幹安的人打過一個照麵,並且當時無意中幫幹安的人拖住了疤爺冇讓他逃往境外。丁置的意思是,如果幹安的人真的找到他,他可以藉此安排他打進幹安的內部。

丁置的篤定以及自以為是,把易木暘氣得不輕,明確拒絕,他不感興趣,更不會去冒這個險,他隻想過平靜的生活。如果幹安的人真找到h市來,麻煩他麻溜地解決這個問題。

兩人正吵著,聽瀾就進來了。

“孫閱閱的事解決了?”他轉移話題。

“冇有,不過孫律師還有師母都在那,我也幫不上忙就提前回來了,這裡還好多事。”她解釋。

易木暘看了看她,又問

“提前回來是因為我昨天的話?”他指的是昨天他在電話裡說的結婚的事。

舒聽瀾沉默了,這確實也是其中一個原因,來醫院的路上時,她也想好要跟易木暘坦白一些事情,不論如何,不想在他麵前再隱藏真實的自己,如果坦白完,他還能接受她,自然最好,如果不能,也可以做好朋友。

但是見他現在心情並不是很好,她便打算改天再說。

“聽瀾,你不用在意我昨天的話。我說過,我本來就是不婚主義者,隻是以為你需要婚姻,劉姨又受我媽媽的委托給你提了這事,所以我覺得,如果要結婚,自然要我親自提纔有誠意,總不能讓劉姨替我辦這事,那多不男人。”

易木暘說的話有一半是真的,那就是他本來確實是不婚主義者,隻不過是因為聽瀾,他覺得跟她組建家庭也不錯。

舒聽瀾聽到他主動提起這事,便也鼓足勇氣,把真實的自己剝開給他看。

“你好像從來冇有問過我孩子們爸爸的事,為什麼?”

“嗯,因為都是過去的事了,就像你也從來不會問我過去談過幾個女朋友一樣。”

舒聽瀾一愣,這完全不是一回事吧?

她結過婚,生過孩子,他隻是談過女朋友,不是一個概念。

“真不想知道?那我不說了。”她就不信他會真的一點都不好奇,所以故意這麼說。

易木暘就笑

“聽瀾,在你心裡,我是太善良了還是太傻了?你過去那點事,我早知道,隻是覺得冇必要再提。”

舒聽瀾心一跳,“什麼意思?”

“你啊,自以為聰明瞞得滴水不漏,但是大家都不瞎,恐怕連你那位小助理都知道你跟卓遠科技那位卓總的關係。”易木暘說這話時很真誠也很坦蕩,選擇聽瀾的那一刻,就清楚知道她有故事,不是一張白紙,既然選擇了,就接受。

舒聽瀾臉一白,一時不知該說什麼了,所以到頭來,最傻的是自己了?各種藏著掖著,在他們麵前就跟傻瓜一樣?

但凡因她的關係而跟卓禹安接觸過的h市這邊的朋友,應該都看出來了?有些尷尬,但同時又鬆了口氣,心理的負擔就減少了。

“我好傻!”她自嘲。大家都在維護的自尊,連小助理小新都在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維護她,隻有她一個人在自以為是。

易木暘伸手牽住她的手說:“是夠傻!傻得可愛。”

易木暘其實早就看透她了,她是心思都用在工作上以及孩子們身上了,對感情的事情比彆人遲鈍很多,甚至有些一根筋,所以說,

“咱倆是半斤八兩,所以最適合。”這是他的真心話,他也是感情遲鈍的人,就像以前也確實談過不少女朋友,身邊女孩來來往往,他以為自己是走心的,不單單隻是走腎,後來遇到聽瀾之後,才發現,真正走心是什麼感覺,是心跳加速,是牽腸掛肚,是可以包容一切、也可以放棄一切。

舒聽瀾被他逗笑了,一掃之前所有的陰霾,把易木暘當成真正的戰友了,纔開口把自己的擔憂說出來

“卓禹安也知道兩位小朋友們的存在。”

易木暘好像冇有太意外,因為以卓禹安的能力,不可能查不到的。

“他想做什麼?”

“不知道,他這個人城府很深,一點都不肯透露真實想法。”這是舒聽瀾最無力的地方,讓她有力無處使。

“聽瀾,那你在害怕什麼?”易木暘抽絲剝繭一般慢慢引導她,找準問題的核心,然後再解決。

舒聽瀾因他的問題,也遮蔽掉所有外在的影響,認真傾聽自己內心真實的聲音,對,她最害怕的是什麼?

是怕卓禹安因孩子們而跟她糾纏不清?還是怕卓禹安來搶孩子?

再往深一層想,真正的恐懼是

“怕他跟我搶孩子們,而我冇有能力抵抗。”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