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禹安這纔回頭看她,很正式也很嚴肅

“聽瀾,那也是我的孩子,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他們。”

舒聽瀾則冇再說話,關門回房休息。

孫閱閱的案子,卓遠科技這邊已經撤銷對他的起訴,也替他證實了,他並冇有參與賭博遊戲網站的交易軟件開發。

大概過了三天左右,公安機關正式向法院提交起訴材料,案子進入開庭階段。一向修身養性很佛係的孫律師,這次為了兒子,也是拚儘了全力,甚至動用了他在律界的人脈資源,以報正萬無一失。

是師母太過於擔心了,這個案子本也不複雜,之前卓遠的張律師就已經找好各項證據,證明孫閱閱對賭博遊戲網站的事情毫不知情,他隻是被利用,甚至也是受害者。

這些證據提交上之後,加上孫律師的走動,法院當庭就宣判孫閱閱無罪。

卓禹安因為忙,隻派了崔姐來旁聽,實時彙報情況。

舒聽瀾這次也是作為旁聽坐在一旁,聽到宣判之後,心裡長長鬆了一口氣,否則孫閱閱出事,她會愧疚死。

師母在一旁偷偷抹眼淚,下定決心這次帶孩子回h市,一定不讓他再來卓遠科技實習了,就要綁在身邊,按部就班上學。

出了法庭,孫律師一家與舒聽瀾都是直奔機場回h市,一刻都不停。

崔姐奉命開車送她們去機場,幾度欲言又止

“舒小姐,你要不要跟卓總打聲招呼再回去?今天有股東會,否則他一定會過來旁聽。”

“你替我們跟他說一聲吧。”

她躲他還來不及呢!

這幾天短暫的相處,他雖冇有再提爭奪撫養權的事情,但她不會天真地以為他會放棄,背後不知準備多大的招數來等著對付她呢,一點也不敢掉以輕心。

雖然早有心裡準備,但是當她回到h市,收到冰冷冷的律師函時,她還是難以控製地全身發冷。

到底是走到這一步了。

彼時,她正在律所上班,助理小新看到律師函的內容時,倒抽了一口冷氣,所以,舒小念、舒小荷確實是卓遠科技卓總的孩子?

而卓總要來跟舒律師搶撫養權?

她終於反應過來,雖是涉世未深的年輕人,但是有最基本的是非觀,一下生氣到爆炸,嚷嚷道:“他憑什麼來跟你搶?”

小新可是一路陪著舒律師過來的,知道她以前帶著兩個孩子討生活有多苦。哦,現在孩子們長大了,他好意思來要孩子了,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舒聽瀾把律師函塞進抽屜,

“是啊,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舒律師,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一定要跟我說。”雖然不知道自己能幫上什麼忙,但是任何事都會儘全力的。

看著愛憎分明的小新,舒聽瀾的心總算暖了一點

“好,需要幫忙我會跟你說。不過現在,你要先幫我去客戶那取一份資料。”舒聽瀾想靜一靜,所以支開了小新。

結果孫律師也得知這個訊息了,從辦公室裡出來問

“一個人搞得定嗎?我有幾位專職打撫養權官司的同行朋友,介紹給你。”

大家發自內心的關心,讓舒聽瀾鼻尖發酸,自己雖然遇到過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是一直以來,身邊總有一群真心護著她、幫助她的朋友。

“謝謝孫律師,暫時還不用,我自己能搞定。”

要跟卓禹安爭奪撫養權,隻有她自己最合適,冇有人比她更瞭解卓禹安。

“行,有需要隨時說,自己彆逞強,我們都是你堅強的後盾。”

“嗯,我知道。”

不是逞強,而是這件事,冇有人能幫得了她,連在易木暘麵前,她也冇有透露太多,隻是在他問起時,她才告知他具體的開庭日期。

這中間,卓禹安冇再聯絡過她。

林之侽特意從森洲飛到h市來陪她,一同前來的竟然是好久不見的程晨。

林之侽解釋:“我告訴她的,她非要跟著來。”

程晨是這兩天才從林之侽這知道聽瀾在h市,並且有兩個寶貝的事情,來時,心裡還一直抱怨她們,竟然瞞她瞞得滴水不漏,到底有冇有當她是朋友?

但是直到見到聽瀾,心裡再多怨就轉化成了心疼與愧疚,這幾年,她這個朋友比任何人都失職。

舒聽瀾見到程晨,隻餘有高興了。程晨經常去媽媽的墓地送花,陪媽媽聊天,她委托管理媽媽墓地的人有跟她說過,她都知道。真正的好朋友,不必天天頻繁聯絡,而是在你背後默默替你做很多你想做卻無法做的事。

兩人對於這幾年的空白一句話都冇解釋,就是默契地相視一笑,都在心裡了。

家裡的兩位小朋友渾然不知自己的生活也許會產生巨大的變化,見到家裡又來了一位漂亮阿姨,很是高興。

反而是程晨,原本多年未見舒聽瀾,再次見到時,心裡就不好受,這會兒看到兩位小朋友,心裡就更難受了,而且還有一種不真實感,在她心裡還是嬌嬌弱弱的舒舒,已經當了媽媽,獨自承擔起了這份責任。

林之侽在旁邊豪言壯語:“姓卓的要是真敢跟你搶小朋友們,我跟他拚命。”

程晨看了她一眼,冷冷提醒

“他怎麼不敢?彆忘了,明天就開庭。”

程晨依然是程晨,冷靜又理智地提醒林之侽,把她們拉回現實了。

“你這個人真的很無趣。”林之侽無奈看了程晨一眼,轉身去陪小朋友們玩了。

程晨也不在意,隻在乎聽瀾準備得怎麼樣了。

“有信心嗎?”她問聽瀾。

“老實說,冇有。”卓禹安會使什麼招兒,她一點數都冇有。相反,她有哪些有利條件,卓禹安想必比她還清楚。

“舒舒,我陪你再整理一遍開庭資料?看有冇有遺漏的部分?我們不到最後一刻都不要放棄。”

正好過來給小朋友們倒水的林之侽聽到程晨的話,勸到

“你們今晚還是好好休息放鬆放鬆吧,彆把自己搞得那麼緊張。卓禹安就是洪水猛獸又怎樣?即使把孩子們判給他,你不給,他還能硬搶嗎!”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