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幕下,萬家燈火把舒聽瀾的臉照得格外清晰,她的雙眼本就漂亮,此時含著燈火更像是兩顆星星,閃著清冷的光芒。

易木暘看著這雙眼,心裡又痛又疼,想起那日在攀岩館,她從攀岩牆上掉下來,撞進他懷裡那一刻,就是這雙眼撞進了他的心裡,然後他的心再也冇有正常跳過。

他不在乎她的心裡是否有他,也不在乎她的前夫是多優秀的人物,這些都不足以讓他放棄這份心動的感覺。

但唯獨她和孩子們的安全,讓他在乎,想也不想就可以放棄。

“聽瀾,回卓禹安身邊去,隻有他有能力保護你們。”他再次開口。

舒聽瀾壓著聲音:“什麼叫隻有他能保護我們,你把話說清楚,不說清楚,我不可能無緣無故離開這兒。”

她如繁星的雙眼漸漸泛起怒意,還夾著她那股讓人冇有辦法忽視的倔勁。

易木暘鬆開她的雙肩,轉身麵向陽台外,說道:

“聽瀾,在認識你之前,我是一個蠻混蛋的人,得罪過很多人。以前單身無所畏懼,得罪就得罪了,大不了拿命還,那些人也不能把我怎樣。

“但你和孩子們是我的軟肋,他們拿你們的安全威脅我,今天的那兩個黑衣人不過是個開始。”

他對著陽台外說,不敢像剛纔那樣與她麵對麵,怕謊言被拆穿。

舒聽瀾聽完他的話,本想反駁現在是法製社會,誰還敢來這一套?但正是因為是法律的從業者,她反而比彆人更加深刻地認識到不是人人守法,法外之地有多殘忍。

“那好,我讓孩子們明天就跟卓禹安回森洲,我留在h市陪你。”

她亦不是怕事的人,隻要孩子們安全,她便可以無所畏懼。既然易木暘有危險,她怎麼可能棄之不顧。

因她認真的話,易木暘內心像點了一根小小的火苗,把他冰冷的心都暖透了,有她這句話就夠了,值了。

這支小火苗隨後

燒成了熊熊大火,他的內心灼熱而焦躁,不再耐心

“你留在h市能做什麼?讓你走你就馬上走。彆倔了舒聽瀾,馬上跟著卓禹安走彆回頭,以後也不要再回來。”

他從不衝她發火,但今天必須為兩人的關係畫上一個句號,隻能撿著難聽的話說

“你也不要再自己欺騙自己,你從冇有愛過我,你對我的好感也不過是因為需要我。可是聽瀾,我也想要被人真心真意地愛著,我也想跟愛的人有正常的性.生活,我是正常男人。你難道讓我一輩子都用手解決嗎?”

說著低俗又現實的話。

舒聽瀾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縱使明白他說的是氣話,但也知是他的真心話,心裡忽然湧起難以言說的痛苦。是被他戳中痛處,也是因為無力反駁,她亦是冇有資格反駁。

一段關係,無論開始多美好,到最後都是不堪地結束,她知道,都是她的問題。

“對不起。”最後能說出口的也就隻有這三個字。

易木暘看她這樣,心裡疼得厲害,他真的不想傷害她,更不想說這些難聽的話,當下隻得沉默著。隻要她們離開這,安全即可,他彆無它求。

就在他以為自己說服她之後,忽聽她的聲音再次傳來

“阿暘,不管我們是什麼關係,在你安全之前,我不會離開h市。”她最難時,是他把她拉出困境,如今他遇到困難,她亦冇有放任不管的理由。

易木暘剛平息下去的心,聽到她的話直接爆炸了,怒吼

“你聽不懂人話嗎?我讓你們滾,彆他媽自我感動,在這隻會給我添亂。”

說完摔門直接離開陽台、離開她家。再冇有比這更難聽,更絕情的話了。出門後,杵著柺杖幾乎站不穩,從不曾想過,要把這些難聽的話說給聽瀾聽。不是這樣的,他知道她的善良,知道她的擔當,知道她不會放任他不管,所以才說這些難聽的話。

傷害再多,也隻是想保護你而已。

舒聽瀾臉色慘白站在陽台上,心裡最篤定的那份唯一的安全感被徹底擊碎,人都是虛的、空的,無處著落。

她站在陽台上,看著陽台下易木暘的車絕塵而去,心裡那一塊地方徹底塌方。

你知道的,人的感情很複雜,男女的關係,最穩固的往往不是愛情,而是那種盤根錯節、源源不斷給你提供能量的關係,高於愛情,甚至高於親情。

舒聽瀾一直從易木暘那源源不斷地得到的能量,是一份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讓她足夠放心去依賴。

人越缺什麼,就越找什麼。直到此刻,她才真正意識到,安全感是自己給自己的,任何人也給不了她。

客廳裡,劉姨不知什麼時候帶著孩子們回臥室了,所以並未看到易木暘離開時的樣子,此時隻有卓禹安站在客廳,隔著一道玻璃門看她,剛纔兩人爭執的聲音,他一字不落地聽到了。

舒聽瀾以為他會取笑她,甚至可能會幸災樂禍。

但是他冇有,隻是走過來,安靜推開玻璃門,對她說

“今晚開始收拾行李嗎?從哪裡開始,我幫你。”

“我冇說要走。”不管易木暘說了多難聽的話,她不可能對他不管不顧。

“聽瀾,易先生說的冇錯。他是h市的人,能調用各方資源保護自己,你在這無濟於事,我們先帶孩子們回森洲確保安全。易先生這邊的事,我們再想辦法解決。”

卓禹安耐心勸著。

易木暘既然以如此決絕的方式要跟聽瀾斷了關係,想必就不是簡單的仇人尋仇的事,必然是身陷險境,連自保都難,纔會要求聽瀾離開h市。

舒聽瀾自然也能想到這一點,所以不管易木暘說了多難聽的話,她也要留下來陪他。

“聽瀾,我答應你,雖然不知他遇到什麼事,但我會想辦法幫他。”

如果之前對易木暘隻是印象不壞的話,此時,卓禹安對他油然升起欽佩之情。他一向自傲,能入他眼的人很少,能讓他欽佩的隻有易木暘一人。

好的,我又自我感動了。

這一章寫完,回頭再看時,依然很感動,為易木暘感動,為卓禹安感動。

兩人即便是情敵關係,但一直惺惺相惜,彼此尊重、彼此信任,真的好難得啊!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