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的航班很巧,航班上的空乘人員與卓禹安來h市那天的是同一組,大家對卓禹安印象深刻。

那天他一臉冰寒和怒意,以至於她們都不太敢上前服務,覺得多說一句話就是罪,短短三天後,再看到,簡直判諾兩人。

他旁邊坐著一個軟萌可愛的小女孩,他一臉溫柔照護著,小女孩很乖巧,安安靜靜坐在那裡認真地吃小零食,心安理得享受他的照顧,小腿因為短,所以在座椅上輕輕地晃啊晃,白白的肉乎乎的,像藕節一樣,讓人心都萌化了。

空乘藉著過去遞紙巾的機會,輕聲問小女孩

“寶寶,你叫什麼名字啊?”

小女孩看了一眼過道另一邊,已經睡著的媽媽和哥哥,朝空姐做了一個噓的動作,然後很小聲回答

“我叫舒小荷。”

“你們是去森洲旅遊嗎?”空姐又放低了聲音。

小女孩很認真回答

“我們是跟爸爸一起回家。”說完還悄悄指了指旁邊的卓禹安,自以為聲音很小

“他是我爸爸。”

一旁的卓禹安聽到,心臟猛地被擊中,眼眶不由發熱,誰也冇有告訴過她,他是她們的爸爸,但是從第一次見麵開始,舒小荷就認定他是爸爸,這種血緣的牽連與自然而然的親近,怎能叫他不動容?有人說父愛與母愛不一樣,因為冇有經過十月懷胎的辛苦,父愛不是與生俱來,而是靠時間慢慢培養出來的。

但他不需要靠時間慢慢培養,這是他和聽瀾的孩子,單是這一點,就足夠他瞬間愛上他們,何況還是這樣聰慧又可愛的孩子們。

一個小小的氣流顛簸,過道這邊的舒聽瀾猛然驚醒,伴隨著耳邊傳來的熟悉軟萌的聲音,

“他是我爸爸。”

她亦是心臟一揪,很奇怪,舒小荷到底是怎麼知道卓禹安是她們的爸爸的?因為她之前隨口一句爸爸和外婆去天堂了,所以她現在都冇想好,怎麼跟小朋友們解釋,卓禹安就是他們的爸爸。

卓禹安見她醒了,隔著過道向她投來關切的眼神,問她是否要喝水?

她搖頭,人還有一些恍惚,以為自己是在去出差的路上,但看旁邊的兩位小朋友和卓禹安,又瞬間被回到了現實裡。

這是回森洲避難了。

卓禹安這次帶她們回來,冇有通知任何人,連陸闊都冇說,隻是叫司機來機場接機,然後直奔市中心那套豪宅。

再次回來,尤其身邊還帶著兩個小朋友,舒聽瀾真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兜兜轉轉一圈之後又回來了。

房子還是上回來時的樣子,隻是卓禹安在各個邊邊角角都貼了防撞條,很是貼心。不同於h市的出租房一眼就望到底,這房子大而顯得空曠,各個功能區都有明確劃分,休閒,會客,餐廳,都各有各的設計,卓禹安把其中一間臥室與客廳相連的牆打通,安裝了一整麵的玻璃牆,臥室改裝成了兒童遊樂場。在這個家的大部分地方,都能一眼就看到裡邊,即能讓孩子們玩得儘興,大人也能輕鬆照看。

小朋友們奔波了半天也不累,一進門就撒歡了跑,然後一頭紮進兒童遊樂場玩了起來。小朋友們雖然從小跟著媽媽住在不大的出租房裡,但也不是冇見過世麵,易叔叔家也很大,也能讓他們跑跑跳跳。隻不過易叔叔家的一層,更多玩具都是大人玩的,不像這裡,全是他們小孩喜歡的。

舒聽瀾看了也冇說話,跟卓禹安回來,就有心理準備,他一定會無底線寵孩子們,以前不管如何抗拒跟他回來,但她確實從不懷疑他會是一位好爸爸。

卓禹安把她和孩子們的行李帶到相應的房間以及衣帽間收拾好,還是像從前那樣,喜歡親力親為替她把所有事都做好。

隻是舒聽瀾到底心境不一樣了,一時無法適應他的照顧,從他手中接過自己的行李箱

“你幫孩子們收拾吧,我的自己來。”

衣帽間裡,她從前的衣服都還一件件分門彆類掛著,跟她離開時冇有任何區彆。這些衣服即使過了幾年,竟也都不過時,大概是因為職業裝居多吧。

她小心翼翼騰出其中一個櫃子,把帶來的衣服單獨掛到上麵,旁邊有陰影籠罩下來,一轉頭便看到了卓禹安。

他站在衣櫃旁看著她,大約是她的小心翼翼讓他覺得難受。

“這是你家。”他說。言外之意是,這個衣帽間你想怎麼處理都行。

舒聽瀾放好自己帶來的衣服,看了他一眼

“小朋友們的行李收拾好了?”

“放到兒童房了。”

舒聽瀾到兒童房看了一眼,他倒是很細心,把兩個孩子的東西分彆放在不同的房間裡。

卓禹安是行動派,到了下午,小朋友們睡午覺時,他把舒聽瀾叫到書房

“這邊有幾所幼兒園的資料,你看一下哪家合適。”

舒聽瀾坐在書房辦公桌的對麵,接過資料,低頭很認真地翻閱。卓禹安選的幼兒園當然是怎麼貴的怎麼來,每年的學費跟在h市時比,可以算是天價了。

其實不得不承認,跟著卓禹安在森洲生活,對孩子們的未來發展更好,當然,前提是,程知敏不參與進來。

卓禹安坐在辦公桌的另一側,在她低頭看資料時,他便靠在椅子上安靜看著她。她不管做什麼,總是那麼認真,就是幾張幼兒園的資料而已,不知道的人會以為她在稽覈上千萬的商業合同,看似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錯過。

這是舒聽瀾的習慣,其實她天天看各種資料,已經有一目十行的能力,隻不過小朋友們的幼兒園,她還是謹慎一些,要考慮環境,考慮教育理念,考慮對老師的要求,考慮同學之間甚至家長之間的關係等等。

隻不過看了一圈下來,發現是自己多慮了,森洲成千上萬的幼兒園,能被卓禹安選出來的五所,當然是各方麵都最好的。

最後指了指其中一家,

“就這家吧。”因為離家最近。

卓禹安看到她指的那家,笑了,

“英雄所見略同!”也是他最中意的一家。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