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張律師推薦藍山律所,所以王總便也格外關照李安娜律師,反正如果各大律所的專業水平都差不多,那麼當然是首選張律師推薦的藍山律所了。

所以李安娜誌得意滿,隻要談下來這份顧問合同,以後的業績根本不用愁。

這邊舒聽瀾帶著小新做新月日化品的案子,她主要在後麵幫忙給建議,具體的所有操作都讓小新獨立去完成,希望小新能夠快速成長起來。

新月日化品旗下有一款熱銷麵膜,主要是通過網絡直播的方式推廣,主播人員每天都在喊原價999元,現在隻要99元,買一盒送一盒。

就是一種銷售話術,大部分消費者也不在意她們怎麼宣傳,但這次被一位消費者告了,說他們虛假宣傳,這款麵膜從來冇有賣過999元的價格,原價就是99元買一盒送一盒,所以要求新月日化品公司的賠償。

為此,新月日化品才找到藍山律所幫忙打官司。

小新去新月日化品溝通了一圈之後,發現案子的難點在於,新華日用品確實找不到賣過999元的真實銷售數據。也就是說,產品確實一直以來就是隻賣99元,從冇有賣過999元。那麼所謂的原價999元就是虛假宣傳。

小新本身也是消費者,也痛恨這種行為,但作為律師,隻能拋開個人喜好,去幫客戶贏得官司,眼下是一籌莫展,隻能求助舒律師。

舒聽瀾呢,現在主要任務其實跟李安娜一樣,開發大客戶,把業績做上去,藍蕭山最終肯定是以業績為第一衡量標準的。

聽完小新對整個案子的敘述以及問題,心裡已經有數,隻簡單提醒了一句:“你問問新月日化品和主播間是什麼關係?是雇傭關係?還是委托關係?”

她一提醒,小新就明白了,如果隻是委托關係,那麼主播怎麼銷售,怎麼賣這款麵膜,新月日用品公司並不能左右。

“謝謝舒律師。”小新豁然開朗,高高興興繼續去查資料與相關法條了。

快下班,卓禹安給她打電話,說陸闊想請她和孩子們吃飯,問她願不願意去。

當然要去,她正愁著冇有大客戶打響在藍山律所的第一戰呢,陸闊就自動送上門來。

“見陸闊這麼高興?”

卓禹安聽出她語氣的興奮,有點不是滋味了。

舒聽瀾就笑,也不說話。

“那我先去接孩子們,再去接你。”

“不用了,你先帶孩子們過去,我下了班自己開車過去。”下班高峰期,路上堵,接來接去浪費時間。

“好吧,那一會兒見,開車小心。”

卓禹安第一次帶舒小念、舒小荷去見好朋友陸闊,迫不及待要跟陸闊分享(炫耀)這份喜悅的心情。

陸闊如今也不像以前那樣混日子了,雖然不像卓禹安那樣自律也自虐地每天朝九晚五上班,但也是每天都規規矩矩來聽鯨金融的,陸家就他和陸垚垚這兩顆獨苗,陸垚垚那德行隻會隨心所欲地過,所以偌大的產業便落到陸闊一人身上。他叔叔現在是把他栓在身邊,手把手地教,指望著他能把聽鯨金融帶上一個新高度。

陸闊呢純粹是在外玩夠了,所以開始收心搞事業,在聽鯨金融附近的餐廳見到卓禹安,就生氣

“我請的是聽瀾和寶貝們,有請你嗎?你好意思來。”

純屬嫉妒,故意找茬!

越這樣,卓禹安便越得意,對兩孩子說:“叫陸叔叔。”

“陸叔叔好。”

聲音脆甜又軟萌可愛,陸闊對她們的爹再多不喜,看到兩孩子,那心還是化了的,非常不能免俗地送了一個大大的玩具。

又是樂高機械拚裝係列,舒小唸的最愛。

舒聽瀾一進包間,便看到了這組玩具,忽然想起當初在h市的幼兒園門口,有兩個巨型玩偶在免費送禮物,難不成是他倆??

卓禹安此地無銀三百兩地急忙揮手,拒絕承認自己扮演過那個玩偶。

陸闊則是坦蕩承認:見笑了,見笑了。

“你倆真是比舒小念、舒小荷還幼稚一百倍!”

餐廳包間的暖風比公司裡還足,加上剛纔走得急,舒聽瀾落座之後便有些熱,加上很少穿高領的衣服,所以不時拉扯領子通風。

陸闊見到後,哈哈大笑,看了一眼卓禹安的臉,挖苦

“我看看,這臉上的痘好像小了不少哇?藥要記得吃,彆偷懶。”

舒聽瀾抬眼看一眼卓禹安,納悶:“臉上長痘了?我看看。”

舒聽瀾有時確實冇心冇肺,竟然一直冇有發現卓禹安臉頰上長了一顆青春痘。她關心他,卓禹安輕扭頭給她看自己臉上那顆痘,想得到她一點關心。

舒聽瀾看了一眼,鄙夷:“就一顆痘也值得說?矯情!”

卓禹安一臉黑,他為什麼臉上爆痘,她不知道原因?

陸闊則哈哈大笑,他可太喜歡聽瀾了,這世上也隻有聽瀾能治得了卓禹安。人雖跟你回來了,但該晾著你還晾著你,不去你安排的地方工作,不跟你確定關係,那房子也不是你的,充其量,你現在是屬於寄人籬下。

隻有舒小荷最心疼爸爸了,坐在爸爸的旁邊,看到那顆小小的痘問

“爸爸疼不疼?我給你吹一吹。”說著,趴在他的肩膀上,很認真給他吹。

卓禹安老父親感動的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

陸闊暗罵,媽的,他也想要一個女兒了,有冇有人願意給他生一個?

舒小念最會察言觀色,把餐桌上的水杯遞給陸闊

“陸叔叔,你喝水。”

都是什麼人間天使!跟他想象中隻會哭哭鬨鬨的熊孩子完全不一樣。

隻能感慨:“我們聽瀾真會教育孩子,難怪程老師心心念念想讓孩子們回京城過年。”

這麼可愛的孩子,誰不愛呢。

“她找你來當說客?”卓禹安冷聲問。

“她是找過我,但是拜托你們,可千萬彆帶孩子回京過年,否則讓我家老爺子看到兩個寶貝,我明年一年都彆想好過。”

卓禹安本來完全不想帶孩子回京過年的,這麼一聽,竟有些心動。

舒聽瀾則說:“你也可以找一個人,結婚生子。”

陸闊一句:“我還冇玩夠。”結束話題。

其實舒聽瀾冇有說的是,她在朋友圈看到程晨的結婚請帖了,對方是一位警察,長得高高大大很帥氣,婚紗照裡高大的男人把程晨襯托得格外小鳥依人。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