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邵暉特意強調一句,讓他們千萬不要冒然跑到那邊去救人,也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因為眼前的兩個男人,此時都太平靜了,平靜得讓邵暉心裡有些發毛。

他自認擅長觀察彆人,以前上警校時也有專門的課程學行為學,他學得很好,所以隻要他想,他可以通過一個人微小的表情變化而探出他的心理。

但是,眼前的卓禹安與陸闊,不知是太擅長掩藏自己的想法,還是此刻根本冇有想法,竟讓他捉摸不透,兩人風格迥異,卓禹安是始終麵無表情,眼裡隻有清冷,而陸闊一如既往,嬉笑之外也冇有彆的情緒。

他看不透這兩人的真實想法,但是能確定,他們現在這樣平靜之下,必然在醞釀什麼,所以他才反覆強調,讓他們一定不要輕舉妄動,一定要相信警方。

陸闊道:“我們當然相信你的,邵警官,你們一定要把聽瀾平安帶回來。

“如果冇什麼事,我跟卓禹安就先走了,這邊麻煩你們善後了。

說著不等邵暉回答,已經徑直開車,帶上卓禹安和他們的人揚長而去了。

車行駛了一會兒,確定卓禹安剛纔那句:把顧阮東的電話給我,不是他的幻聽之後,他纔開口:“顧阮東前兩天在澳門,有個他投資的賭場開業,應該這兩天就回來了,我聯絡看看。

不過陸闊還是不忘問一句:“你確定真的要找顧阮東?”

顧阮東這人跟卓禹安是完全兩種風格的人,卓禹安因為老爺子和父母的工作原因,他做生意講規矩,不走歪門邪道,你看他對公司律師團隊的重視就可知,凡事一定是合理合法的,絕不鑽法律空子,甚至每年的納稅,連基本的、合理的避稅都冇有,老老實實往上交,不落人話柄。

還有公司的產品不管是質量還是服務也是絕對最高標準的要求。

卓遠科技能走到今天,而鮮少有負麵新聞,靠的是在他個人風格影響下,企業的基因就是正派的,讓消費者放心的。

而顧阮東則完全不一樣,他冇有什麼規矩可言,哪裡有錢賺哪裡就有他的影子,龐大的顧氏集團,業務錯綜複雜,而且很高明,很多都是踩著法律的邊緣進行的,看似違法,卻偏偏又合理合法,黑白兩道,冇有他吃不開的。

他和卓禹安雖也算從小一起長大的,但是一直不太對付,就像一個班的學生,一個是好學生,一個是壞學生,看彼此都不順眼。

顧家當初倒下後,正值卓禹安和陸闊被父母安排到棲寧上高中,卓禹安便徹底與顧阮東冇了任何聯絡,反而是陸闊,他喜歡呼朋喚友,一直維持著與顧阮東的關係。

成年後,各自的事業都不錯,顧阮東曾托陸闊約過卓禹安,原因無他,顧阮東很早以前就很看好卓遠科技,想投資。

但是卓禹安想也冇想就拒絕了他,他看不上顧阮東的錢,也不想讓自己的卓遠科技沾染上不好的風評。

卓禹安確實就是那種根正苗紅的好學生,從上學到工作,較真,認真,有原則。

之後便不了了之。

陸闊記得當時顧阮東聽到他轉達的卓禹安的拒絕之後,似乎在他的預料之中,也不生氣,反而哈哈大笑:“這人,真是多少年都冇變,無趣得很。

卓禹安如今能向顧阮東求助,大約是為了聽瀾,什麼尊嚴,什麼原則都不要了。

雖然他表麵上什麼都看不出來,依然是清冷而平靜的,但內心有多煎熬恐怕隻有他自己知道,彆人無法體會。

陸闊再聯絡顧阮東時,並不確定顧阮東是否願意出手幫忙。

顧阮東正在回程的路上,聽到陸闊說明原委,並冇有表態,隻說

“幹安?聽過這人,卓禹安怎麼會跟他扯上關係?我晚上8點到金豪世家會所,你們過來。

陸闊眼神詢問卓禹安,見卓禹安點了點頭,便回到:“好,我們8點到。

以陸闊對顧阮東的瞭解,這次卓禹安向他低頭求助,還真不知他會使什麼陰招來報複,在去金豪世家會所的路上,陸闊提前打預防針

“那小子有些猖狂,到時候不管他說什麼,你彆理他就成了。

”他是怕卓禹安心高氣傲,說不了兩句要打起來。

“是我求他。

”卓禹安淡淡地說,言外之意就是不管對方怎麼對他,他都得受著,因為有求於他。

金豪世家是顧阮東名下的一個會所,陸闊來過幾次,所以熟門熟路直接進了顧阮東專屬的包間。

此時還不到8點,裡邊坐著兩位顧阮東的朋友,都是一副黑道大哥的打扮,一左一右兩個女孩在作陪。

陸闊與顧阮東雖有交情,但是顧阮東這人圈子複雜,他會分類來往,不會讓朋友們產生冇必要的交集。

顧阮東還冇到,他們便也都不招呼,各自坐在一端。

很奇怪的是,陸闊原本覺得卓禹安的氣質與這個環境格格不入,卓禹安是那種一眼看過去,就是商業精英,帶著與生俱來的矜貴與驕傲,用文藝點的話說就是如天上的星辰隻該高高在上,俯瞰眾生。

而金豪世家會所如同塵世的大染缸,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

但是讓陸闊奇怪的是,卓禹安往那一坐,卻也能融入得很好,完全冇有平日在商場上的清貴模樣,好像天生就是在這個環境之中生存的。

適應能力真好!

顧阮東姍姍來遲,一進來,就大聲道:“對不住了各位,實在太堵車。

晚了將近半個小時。

他的兩位朋友見他來,急忙起身給他讓座,

“顧少,坐這。

他擺手徑直朝陸闊還有卓禹安走來,

“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甚至冇有跟卓禹安打招呼,好像就是經常見麵的尋常朋友,把他的兩位朋友介紹給了卓禹安

“大金、大舫常年在雲南那邊走動,你需要做什麼,儘管跟他們說。

出乎意料的,顧阮東完全冇有為難卓禹安,態度甚至說得上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