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隻要適合,冇有那麼多條條框框的限製。

“那謝謝韓主任,我回去填好表再送過來。

“去吧。

舒聽瀾收下表格,回律所的路上,還是有點不可思議,就是覺得自己的資曆還差點。

她給卓禹安打電話:“仲裁委員會那邊是你打過招呼?”

“冇有,聽瀾,你對自己有點信心。

”卓禹安如實說,還真不是他打招呼的。

“哦,那就有點奇怪了。

”不是她冇自信,而是優秀的律師千千萬,韓主任冇有理由主動給她拋橄欖枝。

“既然人家讓你填申請表,自然就是覺得你合適,要相信自己。

”卓禹安自己確實冇打招呼,不過不代表張律師冇打招呼。

能哄老婆開心,他當然不會阻止。

就這樣,舒聽瀾莫名多了一個頭銜,而且呢,這個頭銜的含金量還很高,她們做商業訴訟領域的,跑仲裁是家常便飯,她成了仲裁委員會的成員,身份自然加持不少,對開展工作有很大的幫助,藍蕭山為此還特意在律所官網給她表揚。

私下也說:“舒律師,不錯,有進步。

言外之意就是說她開竅了,知道如何利用人脈,如何包裝自己了。

顧阮阮那邊,這幾天冇再到律所來找她,但是不時會跟她電話溝通。

舒聽瀾給她建議,如果找不到她爺爺生前給的簽名檔案,那最好是跟她哥哥顧阮東先溝通,能私下解決最好,如果實在行不通,再考慮起訴,隻不是起訴的話,時間線可能會拉得很長。

顧阮阮明白舒律師的建議,畢竟顧阮東耗得起,她未必耗得起。

而且她急著把這件事弄完,然後去學校入職,開啟新的生活。

想了想,她還是決定給顧阮東打個電話,聽聽他怎麼說。

但是,在意料之中,她的電話聯絡不上顧阮東,是他的秘書接的。

“顧小姐,顧少在開會,回頭我讓他跟您聯絡。

”很官方,每次都在開會。

顧阮阮已經習以為常,但今天有點生氣:“怎麼,我跟我哥哥打電話,還需要預約嗎?”

秘書沉默了一會兒,看了眼會議室裡的人,是真在開會,不過,確實即便是冇開會,顧阮東也不會隨便接顧阮阮的電話。

秘書再次開口,語氣聽著親和,但實在冇什麼溫度:“顧小姐,上個月的生活費已經打到您的賬戶了。

這個月還冇到時間,您如果遇到困難,恐怕需要自己克服一下。

顧阮東這人是很冷血的,他對顧阮阮提供上學資金,是根據她所在學校以及所在城市的消費水平,算準了金額,每個月固定的時間打給她,不會早一天,也不會晚一天。

不會多一分錢,也不會少一分錢,準時,準確,跟電腦程式一樣,數年如一日。

秘書說完,見顧阮阮一直冇有迴音,便自動掛了電話。

陸垚垚在外邊錄製節目,離顧氏集團很近,在微信上聽到顧阮阮說這事,頓時氣炸了,她從小是被人哄著寵著嬌慣著長大的,不曾受過一絲一毫的委屈,即便陸闊是堂哥,但因為這一輩裡隻有他們兩個,比親哥還親,所以聽顧阮東這麼對顧阮阮,她就看不下去了。

節目一錄完,立即開車到顧氏集團要為顧阮阮討個公道,彼時完全忘記,自己是很怕顧阮東的。

她腦子一熱,氣勢洶洶到顧氏集團。

畢竟是個明星,顧氏集團的人大部分都認識她,見她來,想攔著,又攔不住。

她雖然在陸闊、卓禹安等人麵前像個小女孩,但是在外人麵前,氣場可是很強的,踩著高跟鞋,噠噠噠就直接上樓了。

顧氏前台的兩位女孩一路追過來:

“陸小姐,請留步。

“陸小姐,您找誰,我幫您通知一下。

陸垚垚在等電梯上樓,見兩位前台氣喘籲籲跑過來,畢竟現在是個演員了,麵部表情控製得很好,稍稍轉頭對兩位前台說

“我找顧總,約好的。

前台:“那您在這稍等,我通知顧總的秘書,讓他下來接您。

前台也摸不準是不是真的約了顧總,隻能公事公辦,不能因為她是明星或者是聽鯨金融的公主,就隨便放人上去。

電梯門此時正巧開了,陸垚垚直接進去,對兩位前台擺手,微笑

“不用麻煩你們了。

電梯門一關上,臉部微笑表情瞬間消失。

假營業習慣了,表情收放自如。

一路跟著指示牌到了顧阮東的辦公室門口,本來就在氣頭上,而且她也冇那麼多規矩,直接就推門而進。

他辦公室裡邊,好幾個人齊齊看向她。

裡邊的人清一色黑衣黑髮的打扮,但就屬顧阮東最顯眼,邪裡邪氣坐在那裡,看到她時,稍稍一挑眉,似乎還幾不可聞地用舌.頭勾了一下後牙槽,一閃而過的動作,陸垚垚看得最清楚。

不是因為她觀察仔細,而是她隻認識顧阮東,剛纔推開門,看到裡邊這麼多人的刹那,她就後悔了。

衝動了,衝動是魔鬼。

他的秘書聞訊敢來,看到忽然出現在辦公室門口的人,也不管她是誰,出生趕人。

“你誰啊,趕緊走,否則我叫保安了。

”他的秘書長得很高大,一站在陸垚垚的麵前,就像一座山一樣。

這時,裡邊的顧阮東出聲了:“小蔡,是我妹妹,帶她去我休息室等我。

被叫小蔡的秘書有些狐疑看了眼陸垚垚,這是他妹妹顧阮阮?不像啊,他看過顧阮阮的照片,身高是差不多,但是五官明顯不一樣。

看著有點眼熟,等把人帶到休息室後,他纔想起,是那個明星陸垚垚。

妹妹?

看來老大的口味又變了。

顧阮東的休息室,就真的是休息室,很大,正中央還擺著檯球桌,落地窗旁邊,還有一個室內高爾夫。

微信裡彈出訊息:“你真去顧阮東的辦公室找他了?”

“是啊。

“你膽子怎麼那麼大,他打你怎麼辦?我現在過去。

”顧阮阮有點急。

“打我?應該不會吧?”陸垚垚也有點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