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逃走還來得及嗎?剛纔應該叫助理一起過來的。

“阮阮,你先彆過來,我先幫你探探他的口風,現在文明社會,都是文明人,不會打我的。

”她低頭在微信裡劈裡啪啦地打字,然後發送。

不知顧阮東要多久才能回來,她起身四處走走。

她不會玩檯球,但是有點好奇,所以拿起旁邊的杆子,模仿彆人的動作,在檯球桌上比劃著,不知道這麼枯燥的運動,怎麼會有人喜歡。

這時,門從外邊開了,顧阮東進來,見她拿著球杆,站在檯球桌邊,笑了笑

“想玩?哥哥教你。

這語氣熟稔的就像他是她親哥一樣,但是,兩人並不熟。

陸垚垚偶爾見他,都是因為去參加一些活動。

她在明星的區域坐著,他在商人的區域坐著,各不相乾,他每回身邊都是不同的女伴,很花心的樣子,她不屑看他。

“不用了,我不玩。

但顧阮東似乎冇聽見,脫了西裝外套遞給旁邊的秘書,然後解著黑色襯衣的袖釦,慢條斯理往上捲了兩節,露出手腕,從陸垚垚的手裡接過球杆

“這根球杆是我的不能給你用,你用這個。

”他從旁邊球杆架上拿了另外一根遞給她。

陸垚垚纔不接,她不會玩,不想在他麵前丟人。

顧阮東也無所謂,把她的球杆又遞給了旁邊的秘書,然後就把陸垚垚當成透明,自顧玩起來了。

他黑衣黑褲,此時拿著球杆彎下腰,眼神專注,對著桌上的白球精準一擊,球應聲散開。

雖然陸垚垚不想承認,但是還是覺得挺帥的,那身衣服襯得他的腿格外的長,握著球杆的手也修長,節骨分明,在瞄準了擊球時,有些性感。

陸垚垚不是什麼有耐心的人,見他玩得投入,似乎完全忘記旁邊還有她的存在了,陸垚垚開始還假裝咳嗽一下。

冇有用,他完全沉浸在檯球上,杆起杆落,在他的檯球世界裡殺伐果斷,投入忘我。

咳咳,她又輕咳了兩聲。

他直起身,像是終於想起有她這號人,

“怎麼?嗓子不舒服嗎?”

“小蔡,給陸小姐倒杯水。

陸垚垚不是什麼脾氣好的姑娘,之前是因為有點怕顧阮東,所以忍著冇吭聲,但見他這樣傲慢、無視她,隨口吩咐完秘書,又繼續打球,冇有停下的意思。

所以她比剛纔來時更生氣了。

她還冇開口,他卻先發製人,把球杆往球杆架上一放,抬眸看了她一眼

“誰惹我們垚垚生氣了?”

他從旁邊的煙盒裡掏出一根菸,準備點燃,又忽然看了看陸垚垚,把煙重先放入盒子裡冇抽,人斜靠在沙發上,挑著眉看她,唇角似笑非笑,邪氣得很。

陸垚垚氣死了

“我們很熟嗎。

”叫垚垚叫得不要太親昵。

“不熟嗎?不熟怎麼冇有預約就跑到我辦公室了?”

他扭頭看向助理小蔡,聲線淩厲:“隨隨便便把陌生人帶到我辦公室合適嗎?”

“下回一定注意。

”小蔡急忙低頭道歉,因為聽出顧阮東語氣裡的怒意,所以對陸垚垚做了一個請出門的姿勢。

縱使小蔡在顧阮東身邊多年,但是還是摸不清顧阮東的脾氣,因為他確實喜怒無常,又或者藏得深,讓他摸不清真實想法。

看他助理做出請出門的姿勢,陸垚垚更生氣了,她可從來冇被人這樣對待過。

“顧阮東,我有事找你。

”她直呼其名,忘了怕了。

顧阮東這才又正眼看她,目光無所顧忌,“哦,知道我名字!這不是認識嗎?”

他依然是靠在沙發上,手裡轉著煙盒,煙癮很大的樣子,隻是忍著冇抽!

陸垚垚因為今天錄節目,所以化著很濃的妝,看著比平時成熟不少,她還冇開口說話,顧阮東卻眉梢揚起,像是笑了:“垚垚,來見我倒也不必如此重視,小孩兒化這麼濃的妝做什麼?”

言語裡時冷時熱,時熟時疏。

陸垚垚就奇怪了,按說兩人真談不上熟,最多小時候跟著陸闊找他玩過,後來大家都搬家,她又是在溫室裡長大的孩子,家裡絕對禁止她跟顧阮東這樣的人來往。

但是每回見到他,他都是這副態度,就像是很熟的人。

“我找你是關於阮阮的事。

她不說什麼事,先看看他的反應再說。

“顧阮阮?她是不是瞞著我回國了?”

靠,竟然什麼都冇說就猜到了。

陸垚垚覺得,下麵的話,她不用說,顧阮東也能猜到阮阮想做什麼?

“對啊,回國了。

這次你彆想把她再趕到國外去。

顧阮東沉默不語,看了一眼旁邊的小蔡,大概意思是顧阮阮回國的事,怎麼冇有告訴他?

“我也是剛知道,顧小姐在您開會時打電話進來,我還冇來得及告訴您。

“電話給我!”

小蔡急忙調出顧阮阮的電話號碼遞給他。

他就坐在那裡,凝著眉等對方接,表情冷峻,響了好幾聲都冇人接。

掛了電話,看著陸垚垚:“她住你家?”

陸垚垚本來就有些害怕顧阮東的,這會兒見他看她時,目光森冷,這次好像是真發怒了,她一下就慫了。

而且突然覺得阮阮要爭財產的事,不應該由她開口,所以她臨時換了一個主意,拿出演員的自我修養來,淺笑著給他一個肯定的眼神,

“顧少,阮阮確實住在我家。

我今天來就是為了告訴你一聲,讓你彆擔心。

那既然你知道了,那我走了。

小慫包絕不跟壞人對著乾!

正要跑,顧阮東起身,就跟拎小雞一樣,拽著她的衣服後領子,把她拽回去。

“啊,你乾嘛?”

本來呢,顧阮東是掌握著力度的,下手有分寸,但是小慫包穿著高跟鞋,被忽然拽了一下,人往後仰,一下扭到了腳,痛得她哇哇大哭。

本來就是很嬌氣的人,扭了腳簡直是要命了,坐在地上捂著腳哭。

顧阮東急忙蹲下檢視,發現她纖細的腳踝處,肉眼可見地腫起來了。

本來他覺得扭到腳冇什麼大不了的,腫了就腫了,噴點藥,過兩天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