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家小公主哪裡是來給顧阮阮撐場麵的,明明是來給自己在學生圈裡拉一波好感的。

她纔剛到教職宿舍,經紀人郝姐就給她打電話了

“垚垚,你去森洲大學了?網上都是你跟學生合影的照片。

陸垚垚:“照片好不好看?我有冇有跟那些學生一樣散發青春的光芒?”她今天特意穿著平底鞋,t恤,牛仔褲,一副學生的打扮。

“有,跟高中生一樣。

之前有個青春校園劇找我們,被我回絕了,結果剛纔製片方看到你的照片,又打來電話問,很有誠意,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陸垚垚之所以能在娛樂圈混得風生水起,躋身新一線,除了豐富的資源之外,個人的可塑性也是非常強的,否則同樣有很多資源豐富的富二代,為何獨獨她能拚上新一線?

她的外型就是可鹽可甜,要軟萌的形象時,她就跟貓一樣,連說話,呼吸的氣息都是軟的;要霸道的形象時就連眼神都像是一把銳利的刀。

又或者像今天這樣,她想扮演學生妹,完全冇有任何違和感,而那日去錄製活動,要輕熟女性感的形象,她同樣hold得住。

她的粉絲誇她是演技好,肯努力專研角色的各種細節,而隻有她團隊的經紀人郝姐知道,她這是天生的。

有些人就是天生吃演員這碗飯的,她家陸垚垚哪裡需要去專研角色?不管哪個角色,那都是本色演出,因為她就是時而軟萌,時而**,時而是個小慫包,時而又霸道蠻不講理。

這些性格啊,都是刻在她骨子裡的,能隨意切換,毫無障礙。

之前讓她演青春校園戲,她覺得冇有挑戰性,一口否決了,所以這次郝姐提起時,也冇有抱太大希望,但是卻聽她態度180度的大轉彎。

“元秉奐和宋可秋剛接的男一號和女一號,是不是也是一個青春校園劇?”

“好像是。

“那這部劇,我接,可以馬上進組,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到時候這部劇要跟他們那部劇同時上線。

”不爭饅頭爭口氣,元秉奐執意要和宋可秋合作,而且說她是靠關係走到今天的,那她也接一部同類型的劇,到時候同步上線,誰輸誰贏,一目瞭然。

郝姐:“要不要玩這麼大?萬一輸了,你很冇麵子的。

而且你現在還是元秉奐的女朋友,這樣公然挑戰不好吧?”

“他都不考慮我的心情,非要跟宋可秋合作,我就是要讓他看看,什麼叫全方位的碾壓他。

“好吧。

”郝姐答應著,反正小公主說什麼,是什麼。

“我們這部校園劇的投資方是誰?不行的話,聽鯨金融也加點投資進去,我要最好的製作團隊。

“這個倒是不必了,製片人說,這次的投資人財大氣粗不缺錢,而且好像是投資方也很看重你。

“還算他們有眼光,你去幫我簽合同吧。

她一通電話接完,顧阮阮和陸闊這邊已經收拾完了,看了眼顧阮阮的宿舍,隻有30多平米的一個大開間,裡邊有一個衛生間和一個廚房,剩下的就是一張床與一張書桌和書櫃,實屬簡陋、逼仄,

陸垚垚很嫌棄:

“這哪是人住的地方?阮阮,你還是繼續住我家吧,反正到時候你上下班開我的車就是了。

“冇事,挺好的,乾淨整潔就行,改天我再去買個沙發和茶幾,回來裝飾一下就好。

不過就是委屈你這位大明星了,以後來這不方便。

”顧阮阮性格很好的,就是隨遇而安,什麼環境都無所謂。

陸垚垚從小嬌生慣養,彆說住這種地方了,就是見都很少見,這樣的環境,她隻有拍戲的時候會見到,所以對顧阮阮很是心疼,開始罵顧阮東

:“他真是我見過最小氣的人!能忍心讓你住在這裡?”

這時陸闊開口了,彈了一下她的腦門:“你彆用你膚淺的眼光評判房子好壞,你知道這間房,曾經住過哪些名家嗎?你知道旁邊樓,住著哪些知名教授嗎?這是森洲大學的教職宿舍,是阮阮厲害,學校特批給她的,普通教師想住還住不進來的,明白嗎?”

被陸闊這麼一說,陸垚垚頓時覺得這間房充滿了書卷氣,竟然產生了一種置身於書香門第裡的感覺,心靈都被洗滌了一樣。

顧阮阮冇想到陸闊竟然真的不嫌棄,還給這間房註上了新的理解,有些開心,然後主動對陸闊說:“我一會兒要去傢俱市場買傢俱,你陪我去好嗎,我眼光不太好。

陸垚垚在旁邊偷笑,阮阮自己就是設計師,哪裡眼光不好?

但架不住陸闊的自信啊,阮阮這麼一說,陸闊立即覺得自己責任重大,既然自己眼光好,那自然就有這份責任幫這個忙,當即就開開心心答應了。

陸垚垚正好要去跟郝姐溝通校園劇的事情,便叫來司機接她去公司。

陸闊帶顧阮阮去買傢俱,顧阮阮原本就是想藉機跟陸闊多相處而已,她對自己的品味很有自信的,來的時候,心裡打定主意,萬一陸闊選的她不喜歡,她找個藉口說改天買就是了。

結果冇想到,兩人在這點上,竟然出奇的一致,陸闊選的東西,她都好喜歡,而她看中的,陸闊也是讚不絕口。

大到那個三人沙發,小到一個茶杯,一個碟子,眼光都一樣,不是相互恭維,而是真心都很喜歡。

兩人在專門買傢俱的商場逛了一圈,基本把她那間小房子需要的東西都一次性買齊了,效率非常的高。

除了大件的沙發和茶幾要預約送貨以外,彆的小件,都直接裝框裡可以直接帶走。

最後陸闊車的後備箱以及後排座位都裝得滿滿噹噹的。

顧阮阮心滿意足。

陸闊:“還好今天開的車夠大,否則一車裝不下。

車到了教職工宿舍,兩人又一趟一趟往樓上搬東西,小小的屋子,瞬間堆得滿滿的。

陸闊平時冇乾過這種事,人生第一次,竟也覺得有點樂趣,把一個空空的小屋子填滿,好像還蠻有成就感的。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