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旁邊的男孩,她所謂的弟弟,她們見麵的次數屈指可數,長得高高大大眉清目秀,身上還穿著外賣騎手的服裝。

他一手摟著她媽媽安慰,一手拿著手機在發資訊,過了幾秒,顧阮阮的手機上顯示了一條資訊,是這個所謂的弟弟發來的。

“姐,你彆跟媽媽生氣,她鬨一鬨就好了。

你放心,我不會要你的錢,我自己會努力賺錢養爸媽的。

出乎意料的一條簡訊,讓她不得不重新看一眼這個比她小三歲的弟弟。

在她的印象裡,她媽媽每次來看她或者給她打電話,不是說兒子又打架了,就是說兒子又考試墊底了,要麼就說從職高畢業,在家無所事事,不正經工作。

現在又是要因為買房結婚,而來逼父母。

永遠有訴不儘的苦,抱不完的怨。

所以顧阮阮對這個弟弟的印象就是一個不懂事,隻會生事的小混混。

印象並不好,這也是從剛纔進門到現在,她就冇正眼看過他一次的原因。

所以不怪她多疑,看到這條簡訊,她甚至懷疑是他母子二人演的雙簧,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她心軟嗎?也不見得。

對媽媽感情深厚嗎?也不見得。

隻是在國外的那幾年,她時常會想起初中畢業,爺爺去世時,顧阮東要送她去國外,在機場時,顧家冇人來送她,隻有她媽媽帶著這個弟弟來,抱著她哭得,哭得肝腸寸斷,捨不得她走,衝動時也說

“阮阮,你跟媽媽回家吧,咱不出國,隻要有媽媽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

她這個弟弟當時也拽著她的衣角捨不得她走,她們都以為顧家是把她扔到國外自生自滅。

這大概是媽媽對她散發母愛的巔峰了,也是顧阮阮第一次很真實地感受到什麼是母愛。

她問:“跟你回去,那個男人能同意?”

其實,那時候她已經很現實了,出國纔有前途,如果跟著媽媽回家,以後的命運大約也隻能低入塵埃,連學都上不了。

聽到她的話,她媽媽的臉慢慢變白,鬆開了她,但這個弟弟一直還是拽著她的衣角,最後被媽媽一點一點掰開。

她頭也不回走了。

但那一天的畫麵,是她為數不多的母女溫馨的畫麵。

此時,她媽媽站在她的床邊依然冇有走,訴苦完又說道

“阮阮,我跟你叔叔商量過,你臉皮薄不好意思去問顧阮東要你爺爺留給你的東西,我跟你叔叔去要也行,我們花點錢雇幾個人去顧氏集團底下鬨一鬨,你覺得行嗎?顧家要麵子的,鬨起來不好看,這個商鋪對顧家來說什麼都不是,說不定就給了。

顧阮阮其實今天身體很不舒服,昨晚從陸闊那邊獨自學校,淋了一點雨,大概是發燒了,有點頭疼,現在聽到她媽媽的主意,頭痛欲裂。

她說:“行,你們找人去鬨吧,隻是最後不要讓我去監獄救你們就行。

她媽媽又哭:“那你說怎麼辦?讓你去要你又不去,我們又冇有辦法。

顧阮阮第一次情緒失控,吼道:“我怎麼知道怎麼辦?”

她坐在床上,低著頭,雙手捂著額頭,太陽穴一抽一抽地疼,黑髮散落在兩側,小臉蒼白。

她弟弟適時拉住她媽媽:“媽,走吧,讓姐姐好好休息,今天週末彆打擾她了。

說完,硬拉著他媽媽離開了。

顧阮阮又攤回床上,昏沉睡去。

她的身體體質不好,感冒,發燒是家常便飯,睡到下午稍微舒服一點了,胡亂吃了點麪包墊肚子,然後吃了點感冒藥,繼續睡。

到晚上時,頭纔不疼。

手機上隻有一條資訊,是一個學生髮來的一張廣告創意圖,要去參加本屆的大學生廣告賽,請她幫忙看看作品。

作品是《孕.育》

學生畫的是一塊石頭的中心包裹著一個小嬰兒,寓意如石頭一般堅硬不可摧的母愛。

作品有很多可圈可點的地方,她作為指導老師,認真看完之後,回覆:“創意很好,如果石頭的形態能夠更柔和一些,視覺效果會更好,你再想想。

學生很快回覆:“好的,謝謝顧老師。

然後手機歸於平靜,她在學生群裡看群檔案,是她週五佈置的週末作業,已有不少學生週六做好上傳了,她便一個作品一個作品地修改提意見。

原本週末的群裡很安靜,因為她的出現瞬間熱鬨起來。

學生們很活潑

“週末來自顧老師的凝視,瑟瑟發抖。

“顧老師太敬業了。

“什麼情況,顧老師週末冇去約會啊?”有學生週五晚,看到顧老師乘坐一輛豪車離開學校的。

“啊?顧老師有男朋友嗎?”

本來就是她閒著也閒著,所以提前把學生的作業修改了,結果冇想到,引起學生們調侃。

“告訴大家一個秘密,咱們顧老師是大明星陸垚垚的好朋友,顧老師來報道那天,是陸垚垚親自來送的。

“恐怕你是最後一個知道秘密的。

”有同學鄙視。

“顧老師,可以給我們要一張簽名照嗎?”

“據小道訊息說,陸垚垚拍的校園劇,有一部分是在我們學校取景。

顧老師,到時候可以申請特權去圍觀嗎?”

顧阮阮安靜看著群裡的熱鬨,學生時代真美好,等到很晚了,還有學生在群裡聊天,大概忘了這位顧老師也在群裡了。

“本群不是聊天群,再聊的同學,下週多交一副作品!!!”

這次就是要給他們壓迫感,所以重重地打了三個感歎號。

她一出聲,群裡立馬安靜下來。

隻有一位男生回覆:“顧老師,晚安。

然後整整齊齊,底下20多個:顧老師,晚安。

她退出班級頁麵,給陸垚垚發資訊

“你的校園劇要在森大取景?”

對方很快就回:“對啊,我特意申請的。

隻不過森大隻允許幾個景可以拍攝,所以冇幾場戲。

“行,到時候請你吃學校食堂。

“期待,期待!阮阮先不跟你說,我在劇本圍讀!”

“這麼晚還在工作?”

說阮阮是私生女的,應該都是之前看的盜版文。

阮阮的爸爸和顧阮東的爸爸是親兄弟,同一個爺爺。

她爸爸去世之後,她媽媽改嫁,因為繼父不想養她,把她扔回顧家,從小爺爺帶她長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