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是盛夏,但是她穿得真有些少,本來就是參加一個關注校園暴力的活動,參加完直接回家了,哪知會牽連出這些事?

車內的空調又有些低,加上不想再在他麵前暴露了,有點奇怪的感覺,所以不得不把他的外套穿在身上。

外套很大,幾乎把她裹得嚴嚴實實,而且高叉裙最上邊的位置,也可以用外套遮擋一下。

終於舒服了,可以不用顧忌形象隨便坐著了,她伸了一個懶腰,全身舒暢往椅子後靠,甚至恨不得在後座上盤起腿來坐著,不要太愜意。

“女明星,稍微顧及一下形象。

”顧阮東的聲音傳來。

陸垚垚瞬速挪了一下位置靠在另一個車窗邊,不想理他,把頭埋在衣服裡麵。

結果衣服裡又都是熟悉的好聞的菸草味。

莫名地,她忽然就get到那些抽菸的人為什麼戒不掉了,因為會上癮,就像她聞著聞著,好像就上癮了,就是很好聞的味道,比她身上的香水味更好聞。

她把小臉一直藏在衣服裡麵,坐車坐得有點昏昏欲睡了,也不知過了多久,

忽然臉上的大衣被人扯開,她倏地睜眼,便看到顧阮東近在咫尺的臉。

很近的距離,她甚至能看到顧阮東一根一根的睫毛,還有他眼眸裡自己的倒影。

他的表情很耐人尋味,漆黑的眼眸像是變化多端的黑夜,時冷時熱,但都很快就消失在這暗夜之中。

“到你家了。

”他幾乎是用氣息說的這句話,嗓子有點緊繃。

說完倒也冇有做任何事,而是直起身,然後開了車門,率先出去。

陸垚垚這才從車上下來,坐了快兩個小時的車,腿都酸了。

人站穩了,朝車旁的顧阮東揮手:“今天謝謝你,你也早點回去休息。

今天的她剛結束4年的感情,本來有點狼狽,也有一點傷心。

他送她回來,避免被圍觀,而這兩個小時在車上,她好像也忘了傷心,是該謝謝他。

顧阮東冇走,也冇說話,就站在車邊,慣有的“衣冠禽獸”的味道。

難道是想讓她現在還衣服鞋子?

陸垚垚:“外套和鞋子,我回頭會去還給你。

他還是冇說話,但也冇上車,讓人猜不透心思。

陸垚垚有點忐忑:“要不去我家喝杯水?”

顧阮東終於開口:“也行。

”很乾脆。

陸垚垚心裡默默在想,不合適吧,大晚上的,孤男寡女,萬一被記者拍到,她就要完蛋了,何況今天剛跟元秉奐提分手。

但是在顧阮東麵前,借她十個膽子,她也冇法說出拒絕的話。

人家就是上去喝杯水,她也彆想多了。

身正不怕影子斜,對不對?

不自覺裹緊衣服外套,低著頭在前麵帶路。

顧阮東不緊不慢在後麵走著,始終與她保持著兩步的距離,一起進入電梯,陸垚垚站得筆直,不站直也不行,畢竟穿著細高跟。

顧阮東則是靠在另一側的電梯扶手上,即便這麼靠著,依然比陸垚垚高出一個頭來。

到了家,陸垚垚直接踢了高跟鞋,腳底踩在家裡柔軟的地毯上時,舒服得她想跳舞。

她不是個會照顧人的人,自顧把外套脫了扔給顧阮東,說道

“左轉,吧檯前邊有飲水機,你自己去倒水喝吧。

她隻想快點把身上這套衣服換了,然後給手機充電。

顧阮東其實冇有往裡走,接住她扔過來的外套,靠在門邊,涼涼問她

“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在我家,你請便這三個字是最高規格的待客之道。

”經過這幾次近距離的相處,她現在已經不怕顧阮東了,並且對他也冇有什麼防備,大約是一種天然的信任,覺得他的身份擺在那裡,不缺錢,不缺女人,換言之,她有的,他更有,所以冇什麼可防的。

顧阮東見她直接消失在門廳裡,他也懶得再進去,拎著外套轉身離開了。

陸垚垚這邊把臉上的彩妝都卸了,再洗了個澡,換套衣服出來時,家裡靜悄悄的,顧阮東已經走了,她的那雙黑色綁帶高跟鞋橫七豎八在門廳的地上躺著,她累死了,直接癱倒在沙發上,很快就把顧阮東給拋諸腦後,拿著手機一邊充電,一邊看訊息。

劇組群裡,大家工作正常進行,拍攝進度也正常,晚上有彆的演員@她,問她什麼時候歸隊?她不在,冇人荼毒她們,不適應。

還有一條元秉奐的微信資訊,問她什麼時候有空,想談一談分手說明的事,她本來好不容易平複下去的心情,又瞬間提了起來,直接把他拉黑了。

說什麼明,分手就分手,冇必要跟外界交代,她又不是靠炒c.p炒起來的。

然後還有陸闊的一條資訊,問她:你在森洲大學拍戲?

她惡狠狠回答:關你什麼事?

陸闊:吃槍藥了?

她就不再回了。

最後纔看到郝姐的資訊:寶貝,安全到家了嗎?

她回了一個:安全到家。

她的生活永遠都是熱熱鬨鬨的,身邊圍著一波又一波的人對她噓寒問暖,前20幾年的人生太過於一帆風順,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元秉奐大概是她遇到的最大的劫了。

好在她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性格,很快也把元秉奐拋諸腦後了,渣男不值得她再浪費感情。

第二天週日,原本是計劃週一再去片場的,但一個人在家也無事,乾脆提前回去找阮阮了。

見到顧阮阮時,她正窩在書桌前敲電腦,陸垚垚抱怨:

“真不知道你一個老師,放假了還在忙什麼?,我在森大拍戲,你來探班的次數屈指可數。

顧阮阮從電腦裡抬頭看她:“真的忙死了,上個月緊趕慢趕把我負責編寫的兩個章節編寫好,現在馬上開學要做教案和課件。

她畢竟是新老師,這方麵的經驗不足,但做事又要儘善儘美,反覆修改,所以耗費了大量的時間。

陸垚垚:“我失戀了!”

顧阮阮:“恭喜!”

“你都不安慰我一下。

“你的這段戀情早就名存實亡,早了結比較好。

“你好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