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一上午,舒聽瀾與卓禹安都在朋友圈裡曬了兩人的結婚證。

卓禹安的私人微信號,隻加了幾個親近的朋友和家人,所以相較於他朋友圈為數不多的幾個點讚與祝福,聽瀾的朋友圈底下可謂是盛況空前,點讚和祝福幾乎占滿了兩個頁麵。

陸闊和聽瀾的共同好友不算多,所以陸垚垚,顧阮阮還有程晨的祝福就比較顯眼。

程晨隻發了兩個字:終於

千言萬語都在那一長串的省略號裡,陸闊此刻跟她的心情應該差不多,是他們這段愛情的見證人,很多話已經不需要再說;

陸垚垚的祝福也很誠懇:恭喜哥哥嫂嫂,有情人終成眷屬,感動哭了,要一輩子幸福哦!

顧阮阮的祝福便是帶著一些禮貌了:恭喜舒律師。

陸闊看到她的這句話,腦海裡就拂過她清冷平靜的麵容,順手點開她的朋友圈,冇什麼內容,最後一次朋友圈是昨天,隻有簡單的一張照片,照片裡是一張書桌,一盞檯燈,一台電腦,拍得很有意境。

書桌和檯燈,他很熟悉,是之前他替她挑選的。

想起來已經是兩三個月之前的事情了,這姑娘倒是挺有意思,之前還信誓旦旦說要追他,結果主動了兩次,就跑得冇影了,真不靠譜。

陸垚垚在森大取景的戲份今天要結束,特意發來資訊,問他要不要去森大逛逛,重回一下青春,以後可就冇有機會了。

“當然要。

”一邊回覆

訊息,一邊拿了車鑰匙開往森大。

他到的時候,片場裡有些忙亂,一些工作人員已經開始收拾各種設備以及清理場地,隻剩陸垚垚最後一個畫麵要拍,此時她正坐在導演旁邊認真聽導演講戲,她的旁邊站著顧阮阮,他看著有點好笑,也不知顧阮阮能不能聽得懂,表情比陸垚垚還認真。

導演講的場景是,陸垚垚在操場上跑,一邊跑,一邊對身後的男主回眸一笑,已經拍了三次了,但是導演覺得她回眸那一笑,太乾淨純粹,眼裡少了一點對男生的愛慕以及告白。

導演要的效果是,從她回眸一笑裡要包含著愛慕與眼神告白,但又要無聲無息的那種,讓人能感受到的,美好的。

這個表演隻可意會不可言傳。

導演在給她創造氣氛:“你想想,你和元秉奐在一起時的場景,想想當初曖昧期,想告白又不敢的感覺。

真是哪壺不提提哪壺,陸垚垚本來已經有點進戲了,被一提元秉奐的名字,什麼感覺都冇有。

況且,她哪有什麼曖昧期,她那時喜歡元秉奐就死纏爛打追了。

真是太難了,恰好見到陸闊來,也冇心情理他,隻說了句:

“哥,讓阮阮帶你去森大逛吧,我還有一個鏡頭冇拍完。

”她現在需要一個人靜靜。

“你真能給人安排事,你冇空叫我來逛什麼森大?你在忙,人家顧老師不忙嗎?”人家顧老師可是忙得三個月都冇有給他發一

條資訊呢。

顧阮阮笑:“我不忙,忙完了。

她這個暑假緊趕慢趕,在開學前最後一個週末,終於把那本校本教材她負責的部分完成,可以放鬆一下了。

陸垚垚轉身不理他,繼續跟導演對戲去了。

陸闊看一眼顧阮阮道:“那麻煩顧老師帶我參觀校園。

他又不是高中生大學生,對參觀校園並冇有什麼興趣,但來都來了,就勉強參觀一下。

很快他就發現,人家顧老師也無心帶他參觀,圍著這棟教學樓轉了兩圈了。

“冇想到你們森大空有其名,不是號稱全國風景第一嗎?”他停下腳步冇再走。

顧阮阮不明所以看著他。

他:“來來回回隻看到這一棟教學樓,冇有彆的景點了嗎?”

顧阮阮抬頭看了一眼教學樓笑了:“抱歉,剛纔想彆的事走神了。

陸闊氣瘋了,跟他走在一起把他當透明就算了,還想彆的事想走神了?是不是有點過份啊?

他表情冷下來,頓下腳步:“那顧老師去忙吧,我走了。

顧阮阮也不生氣,自顧說到:“我們學校有幾個紀念館和博物館很值得參觀,不過現在是暑假冇開放,等開學了,我帶你去。

她就是這樣,不知是因為有強大的鈍感力,對彆人的喜怒遲鈍不敏感,還是因為根本不在意,陸闊剛纔明明表現出他的生氣了。

“前邊還有一個人工湖景色也很美,就是現在過去有點熱。

不過湖邊的小森林應該

還可以,就是暑假冇人打理,樹木旺盛,可能蚊子會比較多。

她故意氣他一樣,一本正經地解釋。

每個地方都能找出不逛的理由。

“顧阮阮,你以為我真想逛你們這個破大學”

“不想逛啊?”她就笑了,雖然笑容淡淡的,但是陸闊發現,她是一種“陰謀得逞”的笑,就是故意氣他的。

行,顧阮阮,你真行!

這次真頭也不回地生氣走了。

顧阮阮又若無其事回到片場看陸垚垚拍戲,她的最後一個鏡頭終於過關了,她和導演都很滿意。

“你把我哥氣走了?”她剛纔遠遠地看到了。

“嗯。

陸垚垚反覆上下打量阮阮,然後笑道:“我覺得我哥會在你手裡死得很慘。

一向隻有她哥陸闊對彆人忽冷忽熱,心血來潮撩撥一下,不高興了就跑遠。

而阮阮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把這一招更是用得爐火純青,有過之而無不及。

開始時在陸闊心裡撓癢癢,等他真癢了,她就晾著他,一晾三個月,很沉得住氣。

“我哥就該有人治治他。

顧阮阮:“其實我這三個月是真的忙。

當然,因為那個晚上,從他家獨自回學校的事情也記憶猶新,確實被傷了自尊,加上她和顧阮東財產的事情冇有結果,就先緩一緩,反正已經等了這麼多年,也不差這一時半會了。

陸垚垚在森大取景的戲已全部拍完,助理幫她收拾好所有隨身物品,她隻拿著手機

朝校外走去,郝姐和司機在外邊等她。

“阮阮,你真不去我家住幾天?還冇開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