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去了,院裡安排我這幾天去火車站接新生。

大一新生開學早,要提前過來軍訓。

“那行吧。

阮阮送陸垚垚到校園外,見她上了車之後才轉身回教職宿舍。

郝姐見過幾次顧阮阮,透過車窗看到她離開的背影讚歎道:“你這個朋友看著性格淡淡的挺好的,你多跟她相處相處,也能把你身上的浮躁戒掉一點。

“我們阮阮確實是淡泊名利,所以選擇在森大任教很適合她。

不過郝姐,我哪裡浮躁了?”

郝姐:“倒也不能說浮躁,是太急性子了,你跟元秉奐分手的事,都不提前跟我打聲招呼,提前打招呼,我們可以想好對策,爭取時機,站在道德的製高點無情地指責他、羞辱他。

陸垚垚兩眼發光:“那現在還來得及嗎?”

郝姐:“開玩笑的。

之前你在拍戲,我忘了問你,你提分手那天,他有冇有錄音?或者你有冇有說一些不好聽的話,讓他將來能大做文章的話?”

郝姐瞭解這位小公主,要是生氣起來,可能會口不擇言,總之防人之心不可無,雖然她覺得元秉奐應該不至於這麼做。

但誰知道呢,資本很容易腐蝕一個人。

陸垚垚哪裡還想得起來那天的事,就記得自己提分手提得很灑脫,用鞋砸他砸得很痛快,出來時遇到顧阮東,顧阮東好心送她回家。

後來因為元秉奐一直聯絡她發分手說明的事,她氣得拉黑了他,之後就再

也沒有聯絡了。

加上

她最近在森大拍戲,過得有點封閉,也冇太去瞭解元秉奐的最新動向。

“好吧,你今晚回家好好休息,明早來接你去劇組。

”郝姐安排好,心裡總覺得有事要發生,因為她和元秉奐分手的事太風平浪靜了,事出突然必有妖,適用在任何地方。

陸垚垚倒是心大,根本不在意,就是正常戀愛,正常分手,她又冇有做任何違背道德的事,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回家洗完澡便直接睡著了。

睡到半夜,被郝姐的電話吵醒,她迷迷糊糊餵了一聲,

“垚垚,你快看手機。

我剛給你發了一張照片。

”郝姐的聲音有些嚴厲。

“什麼”她困得睜不開眼,眯著眼睛打開郝姐發的那張照片,照片的背景是在一個車庫,裡麵一男一女並肩在走的背影。

男的很高,身材很好,一身黑衣黑褲,黑襯衫的袖口挽著兩截,露出手腕和修長的雙手,女的穿著長裙,高跟鞋,外邊還披著一件外套,

“有點眼熟。

”陸垚垚還不是很清醒,不知郝姐半夜發這張照片的目的。

“陸垚垚?你再看清楚,隻是有點眼熟?”

陸垚垚煩躁地坐起來,開了床頭燈,又把手機調亮了看,這才發現,好像是顧阮東和她?

“誰拍的啊,拍我們做什麼?”

“這個男的是誰???他為什麼半夜送你回家?”這是郝姐重點關注的,也是現在網上鬨得最沸沸揚揚的。

顧阮東啊,我不是跟你說過,那天顧阮東送我回家的。

“他就是顧少?”郝姐知道顧阮東這個人,因為垚垚這部校園劇幕後真正的投資人就是顧氏集團,但是她冇有見過真人,他從來冇有在公眾場合公開露過臉。

其實顧阮東偶爾也會出席活動,隻是冇有名字介紹,即便郝姐見過他這個人,也不知道他就是顧阮東。

陸垚垚終於清醒,後知後覺頭皮一陣發麻。

顧阮東這人可能是因為對外風評不好,所以某種程度上說,是個極低調的人,即便偶爾在活動現場看到他,也很少會留下影像,更冇人知道他的來曆。

現在被髮出來,會不會殺她滅口啊?

此時,她和郝姐想的是完全兩碼事。

郝姐想的是,如何公關,這張照片,在外人看來,就是陸垚垚深夜帶陌生男子回家,而且披著對方的衣服,足夠浮想聯翩了。

而陸垚垚,說實話,她不在意外界的猜疑,心裡害怕的是顧阮東,她和顧阮東不算熟,如果因為她把他帶到公眾麵前,不知會怎麼對付她。

所以,郝姐想的是公關,她想的是如何麵對顧阮東。

雖然是深夜,郝姐撤新聞還算及時,但第二天早上時,網上又有一波新的照片,這次照片更過份,有兩張。

一張是在那天關注校園暴力的活動場地上,她光著腳走向顧阮東的車,彼時,顧阮東站在車旁,把兩人拍得真切。

第二張是在她家的

車庫,這次不是背影照,是側麵照,兩人並肩站在電梯門前等電梯,如果拋開當事人的身份,客觀地說,這兩張照片拍得真好看。

尤其是把顧阮東拍的,就是有一種痞痞的,衣冠禽獸的味道,特彆是站在車邊等她上車的那一張,他眼裡有很淡的笑,手裡還夾著煙。

“郝姐,我覺得我可能活不過明天了,顧阮東今早也一定看到照片了。

“我昨晚撤了新聞,也一直盯著了,但是對方顯然是有準備的,不僅撤不下來,還掛上了熱點。

我已經聯絡網站了,現在全部撤了。

”其實再撤也冇有什麼意義,該看到的都看到了。

“網上的事你處理吧,我先去找顧阮東道個歉。

”陸垚垚雖然害怕顧阮東遷怒於她,但人家好心送她回家,被髮照片,該承擔的責任還是要承擔的。

被髮照片對彆人來說可能不是什麼大事,但是她聽陸闊說過,顧阮東的很多生意都是遊走在灰色地帶,雖然不犯法,但也不是能夠光明正大放到陽光下來談的事,所以他這人很低調,不愛露臉。

自己開車,一路有些忐忑到顧氏集團,她這次倒是很有禮貌冇有硬闖,反而是在前台自報家門。

前台見是她,便給小蔡打電話彙報,征求意見,是否能讓陸小姐通行。

等掛了電話,臉上帶著職業笑容:“陸小姐,這邊請。

直接帶她到電梯間,並且替她按了電梯目送她進去才離

開。

她對顧阮東辦公室還算熟悉,之前來過,小蔡已經在電梯口等她了,看小蔡的表情,她就覺得完了,完了,這回顧阮東一定不會輕易放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