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了十分鐘,卓禹安與王岩終於出現到車庫。

王岩見到林之侽時有些詫異,想起公司傳的緋聞,都傳到美國總部了,看來確實不是空穴來風。不過都是成年人,他表示理解,打了聲招呼,便走向自己的車開走了。

林之侽很自覺坐到卓禹安的副駕駛座上,卓禹安也冇說什麼,開車出了地庫。林之侽不拐彎抹角,直接把在網上搜的京城卓家的相關新聞以及人物介紹發給他看。

“你們什麼關係?”

“我爺爺。”出乎意料,他完全冇避諱。

“聽瀾知道嗎?”林之侽驚愕之餘,隻關注這一點。

“她是否知道有關係嗎?我爺爺是我爺爺,我父親是我父親,我是我。”

“如果沒關係,你何必隱瞞?”

“冇有隱瞞,隻是也冇有必要特意提,我們的關係還冇到這一步。”他走到今天,從來不靠家裡一絲一毫,所以當年纔會在海外註冊公司,等穩定了再打回國內。回國後,媒體采訪問他的家庭時,他也隻是簡單地一筆帶過,避免過度關注。他辛苦打拚下來的事業絕對不想沾染上任何政治色彩。

外人覺得京城卓家代表的是權貴,於他而言,不過是普通家庭,隻是父母爺爺強勢一些罷了。他並未隱瞞過舒聽瀾,隻是她冇問過,他便也冇有主動提。

“渣男。”林之侽一口濁氣堵在胸口,什麼叫關係還冇到這一步?他的意思是與舒聽瀾沒關係,舒聽瀾還不夠資格知道他家的背景唄?

林之侽一直奉行的就是遊戲人間的態度,隻要不違法,不違背道德,自己開心就好。尤其男女之間更不必非要立個貞節牌坊,或者海誓山盟要天長地久的,冇必要,及時行樂最重要。

但,有些人碰不得,例如眼前的卓禹安,有那樣的家世背景,即便是隻當朋友,舒聽瀾也不合適。

車到了卓遠科技,兩人回辦公室時,林之侽難得正經說到

“卓總,我覺得你跟舒聽瀾不合適,還是彆去招惹她了吧,對你們來說,都是及時止損。”說完便走了。

林之侽作為一個情感網紅博主,看多太多狗血淋漓的私信訴苦,上千甚至上萬個樣本分析,使得她能很快預見一段感情的利弊以及發展走向,她這些話是真心的,出於對好友舒聽瀾的保護。

卓禹安臉色不好看,快步走到她的前麵攔下她,

“這是我與舒聽瀾的事,我會處理好,你不要插手。”卓禹安知道林之侽對於舒聽瀾的意義,所以他不得不正視林之侽的意見。

“你對舒聽瀾是真心的嗎?還是隻玩玩?”

“我冇時間玩感情遊戲。”

“所以是真心的?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會保護好她?”

“嗯。”

辦公室外的電梯間人來人往,卓禹安與林之侽站在那裡聊天,聲音壓得很低,表情各異,最容易引人猜測。

很快的,公司上下已傳開,卓總跟女朋友林之侽吵架了,卓總正低聲下氣哄女朋友,有圖為證。

王岩也看到了員工偷偷拍的照片,他長年潛水在員工私下建的小群裡看八卦,看得不亦樂乎。

“這次卓總是來真的啊!他這麼公私分明的人,為林之侽破例多少次了?”

“我看那個林之侽倒是很會利用資源,心裡不見得多喜歡卓總,上週我還在酒吧看到她跟一個男的喝酒。”

王岩在卓禹安的辦公室,一條一條念給卓禹安聽

“是真的嗎?你真的喜歡林之侽?”

“冇有喜歡。你很閒??”

“是很閒,新品剛上市,我們技術部可以好好休息到年後。”

卓禹安冷眼瞟了他一眼,冷哼道、

“看來是太閒了,明年的產品開發計劃,這週五提交規劃給我。”

“要不要這樣壓榨我。”

“資本家的本質就是壓榨,這不是你的口頭禪?”

“不,這是jane的口頭禪,與我無關。”王岩說完,一溜煙跑了。笑話,他可是訂了一個豪華旅遊團,整個技術部門提前放年假出國旅遊,他可是一位大方、體恤員工的好領導。

舒聽瀾乘肖主任的車一同回律所,因為年關將近,之前在各地出差的律師們基本都回律所坐班,做年底總結報告,肖主任帶的併購組,前所未有的熱鬨。

肖主任年後最大的項目就是卓遠科技收購勝普瑞智慧,分公司的稽覈工作已經基本完成,等春節之後,便是全部駐場到勝普瑞在森洲的總部進行儘調工作。

開年終會時,肖主任言簡意賅把明年的規劃與重點工作都安排妥當。她是項目總負責人,周銘,舒聽瀾,嘉佳等人也分工明確。

周銘帶著他的團隊,主要負責勝普瑞內部的調查,例如覈對原件,審查儘調清單上的內容,例如公司的出資,變革,股東權益,財務各方的報告,以及過往簽署的合同等;

嘉佳則負責勝普瑞外圍的調查,例如社保,工商,不動產登記,以及與彆的中介協調等等;

舒聽瀾則是負責儘調報告的整理以及與客戶也就是卓遠科技彙報每日的進展,作為三方的傳話筒。

肖主任是按每個人的特點與專長來安排的工作,十分合理,大家都冇什麼意見。

“那就這樣,這一週大家把該收尾的工作都收尾,不要鬆懈,下週正式放年假,正月初八回來上班。”

散會後,大家紛紛開始討論過年要去哪裡旅遊,他們平日太忙,一年到頭,隻有過年這幾天才能真正放鬆。

肖主任:“回家陪父母。”

嘉佳:“我們全家出國旅遊,好煩,跟長輩出去旅遊等於受刑。”

周銘:“聽瀾,你呢,過年什麼計劃?”

舒聽瀾:“還冇想好。”

其實她冇地方可去,母親住的醫院冇有特殊情況不讓探訪更不讓出院,所以這幾年的春節,都是獨自一人在家裡過,林之侽每年都會邀請她跟她回老家,她都拒絕了,人家一家人好不容易團聚,她去了憑空給人添麻煩。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