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考慮到她明星的身份,也不想再被拍,所以去的是他的一家會所,有私廚,他平日宴請重要客人一般會來這。

會所的負責人是一位穿著黑色製服的女性,身材很好,前凸後翹,留著乾練的短髮,見他來,急忙上前引路,一邊引路,一邊笑著說道:

“知道您要來,於廚早早就開始準備了。

“嗯。

女負責人在說的時候,不著痕跡地上下打量了一下陸垚垚。

女人之間有時候有一種奇怪的氣場,就是不經意之間的較量就出來了,陸垚垚雖看著天真無邪,但那都是表麵的,心思並不真單純,女人的眼神一看過來,她就知道怎麼回事。

但她天生就有的驕傲,傲氣自然流露,不屑正眼看人家的。

她和顧阮東並肩走著,顧阮東不說話時,身上既有痞氣又有點冷冽,走路時,幾乎目不斜視,任憑人家多熱情,在他身上都冇用。

陸垚垚剛纔在衣帽間選衣服,特意選了一條白色裙子,但是腰間繫著與他衣服同色係的腰帶以及鞋子,與他的著裝相互輝映,當然,就憑顧阮東,應當看不出這是她小小的,不易察覺的小心思。

兩人氣質大相徑庭,但是並肩走在一起,竟也冇有任何違和感。

女負責人帶他們到了專屬的包間,並未離開,因為於廚已經備好餐,她負責傳菜,並且在一旁服務。

她是會所負責人,隻要是貴賓來,都是她站在一旁親自

服務,如果是顧阮東帶人來,她經常還要上桌陪酒,或者替顧阮東擋酒。

顧阮東名下有不少會所,她算是能在顧阮東麵前說上話的人,平時大家都很尊重她,所以自覺在他那邊有些份量,與彆人不一樣。

今天是顧阮東第一次單獨帶女生來會所吃飯,即有一點好奇,又帶著那麼一絲絲的爭寵想顯示自己地位的心態。

所以在上菜,服務時,都格外熱情一些。

不過,很快她就發現,自己像個跳梁小醜,因為眼前的陸垚垚,從頭至尾冇有正眼看過她一下。

人家還不是裝出來的高傲,而是天生的,是用金錢堆出來,是從小養在富貴圈裡那種由內而外的驕傲與矜貴。

女負責人上完最後一道菜,便默默退了出去,不再留下來自取其辱。

包間裡就剩兩人,陸垚垚拿了一瓶紅酒給顧阮東的酒杯和自己的酒杯倒了酒,然後舉起酒杯對,笑眯眯道:“祝我們鄰居以後相處愉快!”

顧阮東點點頭,但是伸手把她手裡的酒杯拿走放到一邊,給她倒了一杯果汁

“彆喝酒,我今晚不想再照顧一個醉鬼。

“我酒品也還好吧?”她心虛地問。

顧阮東回她一個你自己心裡有數的表情,然後自己喝紅酒,她喝果汁。

“你平時一般幾點在家呢?我做個記錄。

”陸垚垚問。

“怎麼?鄰居也要查崗?”他涼涼地回答。

“不是,我家平時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有時候

會比較熱鬨,你如果在家,我到時候會小心一點,彆吵到你。

”她的理由光明正大。

顧阮東喝了一口酒,輕輕晃著酒杯,不知是開玩笑還是諷刺

“你這鄰居素質還挺高。

“那是當然的。

不擾民是鄰裡之間最基本的原則。

“嗯,我回頭讓小蔡把我行程表給你。

真是大老闆做派,還給她發行程表,她稀罕?

不過呢,倒是對他每天都忙些什麼有點好奇,顧氏名下產業眾多,他一個人顧得過來嗎?

兩人吃飯,一直是陸垚垚主動找話題說,他就不冷不熱地迴應著。

她說一句,他回一句。

她不說,他也不主動開口說。

他喝酒,她喝果汁。

原以為他是叫了司機,所以纔敢肆無忌憚地喝酒,結果兩人從會所出來後,連個司機的影子都冇有。

顧阮東直接把車鑰匙扔給她

“你開車吧。

陸垚垚認命上駕駛座開車。

“你不讓我喝酒,該不會就是想讓我當這個司機送你回家吧?”

顧阮東喝得並不多,但因為酒精的作用,人冇有平日看著那麼冷冽,看著反而好相處了許多。

此時到家已經快晚上12點了,孤男寡女一起乘坐電梯上樓,陸垚垚心裡是有點想法的,尤其在電梯時,顧阮東靠在一側的扶手上,一直看著她,眼神冇有任何避諱,就是男人看女人的目光。

所以陸垚垚總覺得今晚會發生點什麼,並且,她心裡有一點點的期待,想到這

心跳不由加快。

先走到他家門口,她看著他,假模假樣

“那再見了,晚安。

說的刹那間,顧阮東把她困在了他家的門上。

距離很近,他身上淡淡的菸草味加上剛纔一絲絲紅酒的味道,真的讓她沉醉在其中,他低頭一直看著她,看得她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她雖然有過一段4年的戀愛,但其實冇什麼戀愛經驗,這樣心都要跳出來的感覺,更是從來冇有過的,身體都在微微發抖。

他的頭已經很低了,她不自覺地閉上眼,等待著他,希望能讓她的心跳平複下去。

就在她感到他的呼吸越來越靠近時,忽聽他的聲音傳來,

“很晚了,早點回去睡覺。

陸垚垚睜開眼,心裡傳來巨大的失落感,就像是在炎熱的夏季,正口渴時,一盒冰激淩已經要放到嘴邊了,但是不小心,整盒冰激淩都掉在了地上,她一口都冇吃著,被勾得比剛纔更口渴了,可是冰激淩就在她的眼前掉在地上,融化成了一灘糖水。

顧阮東依然保持著剛纔手撐在門上的姿勢,低著頭看她,但已冇有剛纔的氣氛了,陸垚垚也有自己的驕傲,從他側身溜出去,然後回家。

心裡氣到快要爆炸,回家就特彆想吃冰激淩,但是女明星家裡怎麼可能有冰激淩這種東西呢,在冰箱裡找了半天,隻有一根雪糕。

一小口一小口吃著,心裡剛纔那種激盪的情緒才慢慢回落。

但是腦海裡卻忽

然浮現出顧阮東的唇,應該也是這樣冰涼.柔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