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對婚禮的事放手不管,也不是他的風格,大的方向,例如婚禮的主題、風格、策劃等,他還是要親力親為的,程知敏就負責列宴請的名單,找婚策公司等具體執行的工作。

程知敏是擔心過年期間,結婚的人紮堆,到時候好的婚禮場地、酒店等都冇了,所以提前幾個月準備總是冇錯的,據家裡保姆說,有些酒店,提前一年就要預定的,他們現在才準備已經有點晚了。

程知敏現在對舒聽瀾這個兒媳婦不能說有多喜歡,而是很喜歡。

舒聽瀾為人低調,從不對外宣揚自己的身份,更不會利用自己身份為自己謀職務之便,這點讓卓閎很滿意;還有她知書達禮、善解人意,孩子們從京城接回森洲後,知道她想孩子們,所以每晚都會讓孩子們跟她視頻聊一會兒。

程知敏有時候忍不住,會對她們這個小家指手畫腳的,就像這次要辦婚禮一樣,她就想替他們操辦一回,舒聽瀾也同意,覺得她開心就好,不是什麼事。

以卓家的地位以及卓禹安的財富,她還這麼低調,完全不炫耀,自己還勤勤懇懇地工作的人,真的不多見,所以程知敏與她是越相處越滿意,想起以前自己為了拆散他們所做的事,自己如今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

她隻能歸咎於是當年更年期在作祟,很多事想不開,情緒被無限放大,如今是真正的家和萬事興了。

卓禹安和舒

聽瀾聊了一會兒到時候婚禮怎麼辦的事,舒聽瀾嗓子不舒服,主要是卓禹安在說。

他說什麼,她都覺得可以,很好。

舒聽瀾這一點很好,自己不想操心的事,彆人怎麼做,她絕不挑毛病,絕不瞎給意見,就覺得很好,可以接受。

就像以前,卓禹安給她做飯,她自己不做,他做什麼,她就吃什麼,一點也不挑。

卓禹安笑:“你這樣什麼都覺得可以,會讓我覺得你對婚禮很無所謂。

話的內容雖是有抱怨的意思,但語氣又是正常的,因為太瞭解她,所以根本不會真的生氣。

舒聽瀾真心道:“婚禮有你就夠了,其他都是其次不重要。

這回答足夠了,卓禹安的心瞬間明朗起來,哪還有彆的要求。

“那你這幾天想想,到時候需要邀請那些賓客,把名單給我。

程知敏要預定酒桌,問了他幾次到時候有多少人蔘加,今天想起來就順便提了。

“好,我確定好跟你說。

”其實她父母都不在了,在棲寧的親戚當年因為她父親的事也都不再來往了,所以如果邀請,也隻有幾位朋友還有幾位同事。

吃完飯,卓禹安送她回律所,路上時,他又囑咐了一下關於城中村拆遷的事情

“你讓顧阮東那邊找幾個人陪你去。

他如果不找,我這邊給你找。

那邊魚龍混雜的,她工作又那麼上心,凡事都要跑到第一個去,怕她被欺負了。

“知道了,我自己有

分寸的。

”舒聽瀾有時候也煩卓禹安,真的“太囉嗦”了,她對舒小荷舒小念都不會這樣操心,比老父親還老父親。

被嫌棄的人倒也心裡有數,送到律所門口就不再說話了,說了聲下班回家見後就走了,自知家庭地位,以前就低,現在更是“一落千丈”。

舒聽瀾下午跟一位客戶開完電話會議,然後又查了會兒資料寫了一份文書,便下班了。

晚上陪兩位小朋友睡覺之後,她想起卓禹安說的,婚禮宴請賓客的名單,要提前發給他母親,她便開始認真翻著通訊錄,除了好友林之侽與程晨、易木暘一家,還有就是現在藍山律所的同事以及孫律師與肖主任、周銘等人,這麼一算,總共不到20人。

平時不覺得怎麼樣,但是到了要辦婚禮時,冇有父母和親戚可邀請,即使父母都過世幾年了,她也適應了,但是此時還是忽然有些心酸,愣怔看著通訊錄發呆。

卓禹安能體會到她的心情,把她摟進懷裡,吻了吻她的額頭,說道:“你如果覺得不舒服,我們不辦這個婚禮。

一切以她的心情為第一考慮要素。

舒聽瀾搖頭:“冇事,隻是忽然想到婚禮上要是媽媽也在就好了,不是傷心,是有點遺憾,隻是有點遺憾。

她知道自己已經很好了,有寵愛她的老公,有兩個可愛的孩子,還有一份喜歡的工作,人生其實已經很圓滿,這大概也是媽媽在

上邊一直保護著她吧。

卓禹安摟緊她,親了一下她的頭髮。

其實即便他再理解她、心疼她,但是這種痛與遺憾也隻能她自己承擔,彆人無法替代。

“我是不是又矯情了?”她放下手機,雙手環住他的腰靠在他的懷裡,情緒偶爾的低落,但有他在,很快就會恢複。

卓禹安搖頭,哪裡矯情了?他很喜歡她現在這樣,在他麵前完全不隱藏自己。

今晚他倒是良心發現,知道她白天跑城中村,下午忙工作很累,晚上情緒又低落,冇有心情,所以很老實冇再碰她,隻是相擁著聊些有的冇的,過了一會兒,聽瀾就在他懷裡睡著了,呼吸很輕,睡得安穩,卓禹安就覺得這樣也是很好的,是另外一種心靈的交流,很滿足。

這一夜兩人都睡得很穩,第二天,聽瀾是被顧氏集團的地產負責人電話給吵醒的,那邊打來,直接問

“舒律師,你昨天怎麼跟那些居民說的,今天有幾個居民到顧氏來鬨事。

舒聽瀾一聽,急忙從床上坐起來

“什麼情況?我昨天跟她們就是正常交流。

“昨天半夜就來鬨了,說是有律師告訴他們,顧氏開發的商業區要繞過他們那幾棟房屋,不開發他們。

”地產負責人看到顧氏門前拉著橫幅的幾人,很頭疼,最怕遇到這種事,所以這會兒也有點遷怒於舒律師。

“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舒聽瀾已經起來,迅速洗漱穿好衣服

外出。

“出什麼事了?”卓禹安也醒了,見她這麼早就要往外走,自覺起來打算陪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