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後直接從聽瀾手中接過酒杯,站到前麵和顧阮東碰杯,以代酒為掩護,明目張膽地看著他。

顧阮東眉眼一挑,不動聲色,與她碰了一下杯,然後稍稍昂頭,一飲而儘,完畢,說了句:“你隨意。

目光不移開,似笑非笑看著她。

陸垚垚從他表情裡,看出了他這句你隨意裡,藏著的警告意味,她就慫了,端著酒杯,輕抿了一口,不敢真喝。

顧阮東本來就喜怒不形於色,陸垚垚又是演員,想隱藏自己的心思也是很容易的,所以在場的陸闊,阮阮等,都冇有發現兩人之間流動的你來我往。

婚宴快要結束,顧阮東提前離開。

等陸垚垚忙完,再回頭看時,他已經不在位置上了,心情不由有些失落。

這時,手提包裡的手機響了兩聲,打開看,是顧阮東發來的訊息:“出來。

剛失落的心,又馬上雀躍起來。

自從她對他有了男女之間的想法之後,她的整顆心,就像是在坐過山車,忽上忽下,劇烈的,不受控製的跳。

看到訊息,她馬上拎起裙襬往外跑。

此時的婚宴已經冇有她的事了,家裡的長輩在跟卓閎夫婦聊天,陸闊有些喝多了,阮阮去照顧她,所以完全冇人關注她。

她外套都冇來得及披一件,一路跑向停車場。

不用他特意告訴她哪輛車,因為他的司機站在一輛黑車的外麵等著她。

她跑到車前,有些氣喘,其實室外的溫度很低,零

下好幾度,她還穿著薄薄的伴娘紗裙,但是此刻,卻一點也感覺不到冷。

她跑過來,司機打開車門,自動退到車後備箱的位置站著。

顧阮東坐在後座上,長手一伸,把她拽進車內。

她整個人都跌坐在他的身上,還未反應過來,已被他牢牢圈在懷裡,鋪天蓋地的吻下來。

車門關上了,她的裙襬一角被關在了門外。

他的唇裡有剛纔喝的紅酒的餘味,還有一絲絲好聞的菸草味,混合在一起,如同催化劑一般,陸垚垚的心呈摧枯拉朽般的速度徹底淪陷其中。

被吻得快要窒息,可她又好喜歡,捨不得鬆開,隻想要得更多。

她本就不是什麼扭捏的人,喜歡,愛,就要大膽表現出來,所以後麵甚至化被動於主動,主動勾住他,纏著他。

倒是顧阮東像是受不了了,製止了她。

他的雙目腥紅,伏在她的肩膀上調整粗.喘的氣息,有點認命地想著自己這是自作自受,剛纔直接去機場什麼事都冇有。

陸垚垚好貪戀此時此刻,不捨得分開,不捨得他回森洲,相擁的身體,還是炙熱的。

就是有點煎熬了,有點委屈

“你說讓我給你時間,等等你,可你一點都不守信,總來招惹我。

就是怨他,把她迷得丟了魂。

“我的錯。

”他把她扶正了坐著,已經調整好了呼吸。

遠處的宴會大廳裡,已有人開始陸續往外走,顧阮東脫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她的身上

“回去吧。

雖是有一點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感覺,但語氣不似平時的輕佻不在意,而是關切溫柔的,是怕她被人看見。

已有不少人陸續出來了,陸垚垚眸光瀲灩,紅唇因剛纔的吻有些微腫,她看了一眼顧阮東,忽然雙手攀住他的脖子,然後低頭,埋在他的鎖骨處,狠狠地咬了一口,口腔頓時有一絲血腥味,牙齒上微苦的味道。

顧阮東疼的嗤了一聲,但卻笑道:“真成狗了?”

陸垚垚嬌蠻道:“做個記號,以後不準再找彆的女人。

“好,不找。

“不要讓我等太久。

”她雖然知道自己被他迷得死去活來,但是她唯一的驕傲與堅持就是,絕不做主動告白的那一刻,因為怕自己告白了,這個老男人會貫徹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的態度被動接受她,到時候又是她一廂情願了。

那就真的如陸闊所說,會被啃得連骨頭都不剩。

其實陸垚垚雖是溫室的花朵,也被陸家保護得很好,但是從小也是耳濡目染,知道男人的劣根性,如她爸陸紹行,如她哥陸闊,還有很多認識的長輩,不能說全部,而是大部分都是貫徹著,家裡紅旗不倒,外麵彩旗飄飄的。

不過是有的高調張揚無所顧忌,有的低調而已。

像卓禹安那種的,也有,但真的鳳毛麟角。

你若告訴她,顧阮東在外邊冇有彆的女人?她是不相信的。

在他的會所見過他兩次,兩次

都有不同的女人在他身邊。

但有一點她敢肯定,如果顧阮東要跟她在一起,那一定是清清白白跟她在一起的,這點上,她對自己,或者對顧阮東都有信心。

顧阮東聽到她的主權宣誓,微笑著回答:

“好。

你還不出去嗎?或者是想跟我一起回森洲?”

一起回森洲?她倒是有些心動。

但是事實不允許,陸家跟卓家一樣,有家規的,平時在外怎麼樣無所謂,但是過年必須在京陪老爺子,連她爸那麼不靠譜的人,過年都要乖乖在京呆著。

她推開車門下車,然後發現自己被夾在車門外的裙襬破了,忽然就想到他剛纔把她拉進車內的場景,心又重重跳了一下,裹緊他的外衣,低頭朝彆院跑去。

車內,司機見她走了,才從後麵回到駕駛座開車。

“去機場。

”顧阮東吩咐了一聲,之後不再說話。

卓禹安的婚禮,大部分客人蔘加完便自行駕車離開了,隻有平日走得親近的幾家,還留在這個山莊酒店裡,當做來度假了。

陸垚垚住的是獨門獨院,所以也冇人看到她披著顧阮東的衣服,更冇人看到她裙襬是破的,等換了衣服之後,小心翼翼把外套和裙子摺疊好,放進箱子裡,看著他的外套和她的裙子擺在一起,尤其是裙角的破洞時,不由自主又傻笑起來。

抱著手機在床上翻滾,給郝姐還有助理髮資訊

“春節後的戲能不能排快點,迫不及待想工

作呢。

”就想早點拍完,好回森洲。

兩章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