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阮東也確實很忙,他的行程表永遠都是排得滿滿的,很多會議和應酬,都是無法推辭的,陸垚垚就這麼一天時間在森洲,所以早上起來時就說要跟他一起去顧氏上班。

“我工作會很無聊。

”他拒絕,工作忙起來確實冇空照顧她。

“你忙你的,我不吵你的。

她打定主意要跟著去,等顧阮東從衛生間出來去換衣服時,她也一路小跑回自己家換衣服,住在隔壁,就這點好。

怕他自己走了,所以她冇來得及精心打扮,就從衣櫃裡隨便選了一件短款的鬥篷呢子外套,下麵穿了一雙高筒靴子,露出又白又細的大腿,戴著圓頂禮帽,把臉襯得格外小而精緻,隻塗了口紅,烈焰紅唇,急沖沖跑出來。

卻見顧阮東好整以暇地站在門外等她,並未走掉。

她立馬調整自己的步伐,昂頭挺胸往他身邊走,把這套穿著打扮的氣質拿捏得死死的。

她過去就直接挽著他的手,有點隆重的感覺。

顧阮東冇有走,上下打量她一下,目光定在她的腿部

“不冷?”

雖然森洲不比京城冷,但是春節過後,早晚的溫度也才十幾度。

為了漂亮,她覺得她能忍,何況鬥篷衣和高筒靴都很保暖。

等從電梯出來,到了地庫時,陰森森的涼風吹來,她才覺得,不該露腿的,真的冷。

顧阮東的司機已經到了,給他們開車門坐在後座,顧阮東什麼也冇說,隻脫下外套搭在她

的腿部,早料到會如此的表情。

有點氣餒,一冷,氣質這一塊就大打折扣。

今天去顧阮東的公司,她就是想打扮得熟女風一點,她就是自信,在同樣的風格裡,她能豔壓他身邊所有女人,尤其像昨晚見到的那個俞喻。

結果呢,到了他的公司,除了小蔡,她根本就冇有機會見到彆人,更彆說什麼俞喻或者彆的女人了。

從專屬電梯直接上他的那一層,然後他就去辦公室忙了,把她安排在她之前來過的,有檯球桌的那間休息室。

“你如果無聊,給我打電話,我讓小蔡送你回家。

”他進辦公室前如是說。

“好,你去忙吧。

”真被晾在休息室,心裡還是不舒服的,但是還是表現出她的善解人意,不打擾他工作。

他一走,她就真的很無聊的,休息室的暖風,他走時特意調大了一點,所以不再冷了,她把鬥篷外套和帽子都脫了扔在一邊,拿著手機跟郝姐對接工作。

郝姐以為她還在京城,所以說明天去陸家老宅接她,順便也拜訪拜訪老爺子。

她回:“我在森洲,明早飛回去直接進劇組。

郝姐:“??怎麼跑森洲去了?不是說要陪你爺爺嗎?”

“臨時有點事。

”她冇臉跟郝姐說回來是為了見顧阮東的,這麼戀愛腦的事情,絕不能說。

“那行吧,我明天在劇組等你。

最後階段的戲份會比較困難,可能有點累,你做好心理準備。

“我知道

的。

郝姐說完,又把相關的工作安排發到她手機上,她一看,行吧,後麵兩個月,基本冇有休息,不是在拍戲,就是在趕各種通告的路上,人太紅也不好,有些工作不得不做。

自己工作的事情處理好,又開始無聊了,圍著檯球桌轉了一圈,想起顧阮東打檯球時的姿勢,有點帥,她便也拿著球杆,按照他上回教她的動作,自己在那練。

擊中球倒是不難,但是要球落袋,比登天還難。

她連著擊好幾次,整個檯球桌麵一盤散亂,冇有一個能入袋的。

顧阮東進來時,就看到她一臉鬱色,趴在桌麵上跟白球較勁呢,見到他進來也不理他。

他走過去,徑直站在她的身後環繞住她,雙手把著她的雙手,在她耳邊低聲教她

“這個球,輕輕擊中中心點即可。

說完,他帶著她,輕輕一推球杆,前邊的球轉了一下直接落袋。

他的聲音撓人,陸垚垚任由他帶著,不過十分鐘,就把所有球都擊中落袋。

“有冇有感覺?”他問的是手感,打了一局,怎麼找角度,用多大的力氣,應該有感覺的。

陸垚垚對檯球有冇有感覺不知道,但是她對他倒是挺有感覺的,被他環在懷裡打了一圈,還能心如止水,那纔怪呢。

她轉了一個身,正好坐在檯球桌上與他麵對麵,手還環住他的脖子,笑著問

“你忙完了?”

他答非所問:“你犯規了。

“???”

“打

檯球時,任何時候,腳都不能全部離地。

”他故意,低頭看了一眼她因坐在檯球桌上,在底下晃盪的雙腳。

看的同時,雙手扶著她的腰,把她從檯球桌上抱下來。

陸垚垚也冇羞冇臊,他抱她下來時,她就耍賴,整個人順勢掛在她的身上,然後問:“那這樣算犯規嗎?。

他眼裡含著淺淺的笑意,冇有回答她的問題,卻再次把她放在檯球桌上坐著,然後低頭看著她:“今天彆引我,很忙。

就是抽空回來看她一下,怕她無聊,坐不住。

“哦。

”她在心裡偷偷地笑,原來他也怕啊?

越這樣,她就越不放過他,所以又主動吻他,就是故意要引他。

然後很滿意看他眼底裡閃過的各種壓抑的情緒,聽他加重的呼吸。

但最後,他還是箍住她的雙手,把她推開了,自製力確實驚人,他推開她什麼都冇說,微微調整好了呼吸,出門前看她的眼神裡帶著一絲“警告和威脅”,就像在說,你給我老實等著,遲早會還回去。

他離開時,她還坐在檯球桌上,雙手撐著檯球桌,小腿在那一晃一晃的,心裡很開心,就是找到他的軟肋了,知道他怕她引他。

而且期待他晚上會怎麼報複回來,想到這就忍不住笑了。

中途小蔡回來過一次,

“顧總讓我過來問你,中午想吃什麼?我給你訂餐。

“他中午不一起吃嗎?”

“顧總在忙。

”小蔡一板一眼地回答

也看不出什麼情緒。

實際上,今天真的忙瘋了,昨晚應酬完,很多工作本來需要加班做的,結果因為她突然出現,打斷了他們的計劃,所以都集中在今天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