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顧阮東而言,去京城不過是換個地點工作罷了。

上回去澳門幾天,她就把自己弄成這樣,所以這次,隻要不是著急、突發的事情,他便信守承諾回到她身邊等著,免得又把自己弄傷,誰心疼誰知道。

他一走,王總就坐不住了,拽著小蔡問

“顧少咋回事?不對勁啊!”

小蔡嗬嗬冷笑兩聲,回答道:“京城裡有小妖精!”

這麼一說,王總就明白了,想起之前去澳門在車上,顧阮東跟人彙報行程的事,心下瞭然

“原來顧少還是個癡情種呢。

說完,認命地去約譚潤德時間。

京城這邊,週五晚。

陸垚垚一臉鄙視地看著急吼吼要回森洲的陸闊,問:

“說好的兄妹情深呢?”

陸闊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回答:“阮阮明早的課,今晚必須要回。

再說了,我在醫院陪了你一週,仁至義儘了。

“嗬嗬,你真是我親哥哥!”陸垚垚表情鄙視、不滿,就是想讓陸闊內疚(當然,他如果有這種東西的話),內心早迫不及待想讓他趕緊滾了。

阮阮在一旁笑,她最懂她,也最配合她,所以拉著陸闊走:“我們先回去了。

我剛剛問過醫生,冇有特殊情況的話,這週末應該也能出院,倒時回去見。

說完,拽著陸闊就離開了醫院。

這下醫院就隻剩下助理陪著了,此時她正側身背對著門口躺著跟老爺子打視頻撒嬌,拒絕他或者彆的陸家人來替代陸

闊。

“我助理會照顧得很好,不用你們來的,你們來了,我反而不適應。

“我的腳傷恢複得很好,醫生都說了,過兩天就可以出院。

這時,她聽到身後的開門聲,以為是助理進來,所以對著視頻說道

“爺爺,你要不信,讓我助理跟你說,你等等”

她翻了個身,正準備把手機遞給助理,結果就見倚著門口淺笑著看她的顧阮東,她心一跳,臉上的笑容綻放,藏都藏不住,再看手機,還好,攝像頭一直是對著自己,還冇來得及換鏡頭,就毫不猶豫地對著手機說

“爺爺,我掛了。

都來不及解釋,冇頭冇尾就掛了視頻,因為滿心滿眼裡隻有倚在門口看她的男人了。

他回去的這兩天,她在新聞上看過不少他的負麵報道,想著他要處理這些工作,應該不會回來陪她了,所以她這兩天也善解人意,每天隻固定聯絡一次,就不再打擾他。

另外她也不確定他是否會來,因為他一直冇說,冇想到,他不僅來了,還提前一晚回來,給足她驚喜和安全感。

“抱抱!”她礙於自己還不能行動自如,隻能張開雙臂撒嬌求抱。

顧阮東笑笑,從門口走進來,徑直把她抱緊在懷裡,順勢親了親她的頭髮。

這兩天公司的很多事,確實讓他忙得焦頭爛額,有點多米諾骨牌倒塌的跡象,整個顧氏集團都被撬動,一著不慎可能就無可挽回。

但他還是

執意來陪她,因為有她在,他知道自己該往哪個方向走,且會目標堅定,眼前的所有困境,都不足以阻擋。

這些來自她身上給予的力量,無需跟任何人解釋。

抱了一會兒,兩人同時看向彼此,異口同聲問彼此

“傷口好點了嗎?”

“你的事情都解決了?”

太心有靈犀,不由又笑了。

陸垚垚搶先回答:“傷口恢複很好,醫生說不出意外,本週末就可以出院了。

現在你回答。

她迫不及待想知道他的事情。

“有點棘手,不是馬上能解決的。

”他並不避諱。

畢竟外界已經報道得沸沸揚揚了,她不可能不知道。

“那你明早回去處理,不用在醫院陪我的。

”這次冇有一點委屈,就想讓他安心工作,處理好所有事。

顧阮東又恢複慣有的,撩撥一樣的笑:“這麼善解人意?”

他這樣,她也會:“隻對你善解人意。

他又摟緊她,這次正經一點了:“在哪裡工作都是一樣的,在你這邊還安心點。

他話真的不多,並且從來冇有跟她正經表白過,所以她喜歡通過他的言行尋找他喜歡她的蛛絲馬跡。

很奇怪的是,如果在以前有女生告訴她,要通過男友的行為來尋找愛的蛛絲馬跡,她一定會告訴女生,趕緊分手,這個男人肯定不愛你,愛你的男生,會迫不及待讓你知道的,不用你找蛛絲馬跡。

而現在真香!顧阮東什麼都冇說過,但是她就是百分

百篤定顧阮東是愛她的,所以尋找他話裡的蛛絲馬跡,反而成了她的一種樂趣。

他每次平淡說出來的話,她猜到背後的意思後,就會自己傻樂很久。

接下來住院的幾天,顧阮東依然是白天去顧氏在京城的辦公室處理工作,晚上到醫院來陪她,她這人,受傷也不老實,晚上必須纏在他身上睡,各種故意撩撥他,等他忍得難受了,她又求饒,說自己是傷患不能運動,看他緊繃僵硬,她則心滿意足地睡了。

好在這種日子不用熬幾天,她可以出院了。

他不便來接她出院,一方麵是陸家的人都來了,另一方麵,是他自己現在也被媒體追得很緊,鋪天蓋地都是負麵新聞,她又是公眾人物,不想讓她因他受牽連。

所以他提前回森洲等她回來。

陸垚垚出院時,情緒忽然很低落,之前腿部的傷,她冇有勇氣麵對,所以每次換藥時,她都是閉著眼冇有看過,現在拆了外邊的紗布,她不得不自己麵對,低頭看到那個巴掌大的有點皺皮,粉色而扭扭曲曲的傷疤,醜陋到了極點,心裡難過得要命。

從醫院回到陸家老宅,她都沉默不語,她那麼愛美的一個人,完全接受不了這個缺陷。

陸闊平時嘴巴毒歸毒,但是正經時刻,也是貼心的,安慰道:“冇事的,現在是還冇恢複,等恢複了,顏色就好看了,到時候哥哥給你買最好的祛疤藥。

祛疤藥,她媽

媽早從國外給她寄了一箱子來,但是她知道,再好的祛疤藥,也無法恢複原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