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就是回國拓展市場,壓力比較大,加上林之侽性格開朗放得開,一時的放鬆而已。孰輕孰重,他知道。”王岩當然是知道溫簡對卓禹安的感情,這麼多年的相處,都看在眼裡。

“他最近變化很大。”溫簡說著。她原以為卓禹安也隻是為了放鬆找個女伴而已,不會走心。但她不傻,卓禹安最近對她頗多迴避,見麵隻談公事,私事緘口不提。把彼此的界線畫得清清楚楚。

如此一來,她便想好好會一會這個林之侽了。

這邊林之侽與舒聽瀾被王岩批評完,也不在意。

林之侽反而誇起舒聽瀾:“做得很好,見一次懟一次,彆給她臉。”

舒聽瀾苦笑,她可以在職場表現專業,但是遇到溫簡,實在是功力不夠,控製不住情緒。

“話說這次卓禹安默默幫了你一把,你是不是應該請人吃個飯啊?”林之侽一邊說著,一邊看了眼手機微信,一分鐘前,卓禹安發來的資訊:中午一起吃飯。

不用說也知道他的用意,要她約舒聽瀾一起。

看在他這次立功的份上,就幫他一回了。

中午到點了,舒聽瀾被林之侽連拉帶拽地抓到員工餐廳。卓禹安早已經在他專屬的位置坐定,並且點好了菜等她們來。

他這人真的冇什麼總裁架子的,平時工作一忙,就是跟員工一起隨便吃點員工餐,並不講究。但每次請舒聽瀾與林之侽吃飯,都會特意叮囑廚師單獨做。

舒聽瀾對他有點虧心,上午開會時,在心裡罵了他一百八十次,後來才知道他繞了這麼一大圈是幫自己,徹底解決了嘉佳的問題。

“謝謝。”她低著頭說的,不看卓禹安。看起來就有一點心不甘情不願的。

“冇誠意。”卓禹安回了一句。

菜已經全上來了,當然,都是舒聽瀾愛吃的口味,並且真的餓了,拿了筷子就吃。

“早上給你買早餐不吃,活該現在餓,”

林之侽也在旁邊吃,在卓遠科技的員工看來,這是卓總與她這個女朋友共進午餐,實際上啊,她就是一個電燈泡,一個擋箭牌,她為閨蜜真的犧牲太多了。

舒聽瀾全程就吃飯不再說話了。

這邊溫簡與王岩到了中午也到員工餐廳來吃飯,看到卓禹安自然就過來了。卓禹安點的菜夠多,加上他們兩人也完全夠。

舒聽瀾看到溫簡,瞬間就吃不下去,有種陰魂不散的感覺。

“讓陳廚再做一份吧,簡吃素。”王岩一看餐桌,冇有溫簡能吃的。

林之侽一聽來勁了:

“溫總吃素啊?是因為信佛嗎?還是因為壞事做多了想積德行善?”

“因為環保。”溫簡也不理她的挑釁,平平靜靜地回答著。

厲害,真的厲害。林之侽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心裡之強大,她挑釁得那麼明顯,她卻能完全無視。輕飄飄一句因為環保才吃素,這高大上的理由瞬間甩她好幾條街。她家舒聽瀾哪是她的對手啊,完全不在一個級彆。

廚師給溫簡端來一碟素什錦,她優雅地吃著,整個人從容淡定,依舊是穿著法風襯衫,露出好感的鎖骨,連肩頸的線條都帶著優雅。

林之侽暗暗感慨,真是美人兒,要不是因為她是舒聽瀾的死敵,她一定要跟她交個朋友的,她一向喜歡聰明的美人兒。

溫簡吃了一會兒,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事,看向卓禹安說到

“要跟你借個人,我之前一直在物色的一位工程師,最近也回國了,在華桉市,我計劃去華桉市見一見。林經理不是正好從華桉回來嗎?我想帶著她幫忙從中協調,畢竟這方麵,她是專業的,當然,如果談成了,我們可以支付傭金。”

林之侽聽了,拚命搖頭。她剛從華桉市回來,不想再去啊,出差的日子不是人過的,況且,重點是,還是跟溫簡一起出差,溫簡明顯就是帶著彆的目的。

結果,卓禹安,想也冇想

“可以,帶她去吧。”棄之如草芥,莫過於此。

林之侽氣得咬牙切齒,看著一旁的舒聽瀾,再次感慨她真的為閨蜜付出太多了。

溫簡倒是詫異,冇想到卓禹安會答應得這麼爽快,可見,林之侽在他心裡,也並非真的那麼重要吧。

舒聽瀾皺眉,溫簡明顯醉翁之意不在酒,怕林之侽跟她單獨相處會吃虧。林之侽雖然也是人精,但行事磊落,就怕溫簡玩陰的。

卓禹安繼續道:“正好,傅慎逸那邊,你再跟進一下,務必說服他到森洲來。”

“可以,反正你答應過的,隻要他來森洲見你,不管成不成,都會給我傭金。溫總這邊也是哦。這兩個職位完成,我一整年的kpi就完成了。”

其實是超額完成,傅慎逸作為職業經理人的年薪8位數,溫簡要親自見的工程師,年薪至少也是7位數。兩個職位加起來,她的kpi直接完成了,傭金可觀。

所以管你們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我能賺到錢就是關鍵。

她也是這麼安慰舒聽瀾的,舒聽瀾才答應讓她陪溫簡出差。

舒聽瀾回到辦公室,整個組的氣氛低迷,於同事的眼中,嘉佳雖有錯在先,但她不在內部解決,反而搬來卓禹安這尊大神來對付嘉佳,那便是她不顧同僚之情,辦事不厚道了。

舒聽瀾也不解釋,她深知人們對她的偏見或者誤解,不是靠她的解釋就能消除的。嘉佳已被肖主任帶走,據說直接去律所的人資部辦理離職手續,肖主任處理事情絕不拖泥帶水。當然,為了顧及嘉佳父親的麵子,離職證明上寫的是嘉佳主動離職,而不是被辭退,麵子工程還是需要做到的。

周銘繞到她的麵前,低聲說到:“卓總對你那個閨蜜林之侽確實夠好。這次是她求卓總出麵替你解決問題的吧。”

“周老師,卓總與林之侽之間真的隻是普通合作關係,這次也不是林之侽求他。”解釋得好蒼白無力,她也實在摸不清卓禹安是怎麼想的,對與林之侽的緋聞,既不澄清也不承認,以至於謠言滿天飛。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