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當即吩咐助理:

“寫一份公開聲明,澄清我的緋聞。另外,我的辦公室未經過同意,不得隨便入內。”

很清楚表明立場了。

溫簡與王岩看傻眼,看來果然是吵架了?並且鬨分手了?所以最近幾天,才如此低迷。

但看林之侽,果真是冇心冇肺,情緒似乎不受任何影響。

林之侽當然不受影響了,安排好了傅慎逸的見麵之後,興高采烈去人資部報到,並且申請這筆獵頭費。

結果人資部的人看到她,眼神躲閃,急忙關了內網通告。

林之侽是外部人員,看不到卓遠科技的內網,並且也不在意,隻是表明瞭目的。

人資部總監出來道

“抱歉,林經理,這筆獵頭費不符合申請條件,我們需要在候選人入職之後,纔會支付60%的費用,等過了試用期,再支付餘款。目前這個崗位,還在洽談階段,冇有發offer,更冇有入職,不符合我們的規定。”

“是的,但這個職位特殊,是卓總特批的。”

“林經理,有特批檔案嗎?還是口頭承諾?”人力資源部總監言語溫和,但態度堅決。

“口頭承諾。”她如實回答。以卓禹安的身份,她從未懷疑過口頭承諾的真實性。

“抱歉,我們隻看白字黑字的檔案。”

“好,我讓卓總跟你說。”

林之侽當即發微信語音通話,結果....

他被卓禹安拉黑了.....

什麼時候拉黑的?

人力資源部的總監,一臉淡漠,靜靜看著她表演。

自此,林之侽忽然反應過來,從頭到尾都是卓禹安開的空頭支票,並未打算兌現?並且為了這筆費用,把她拉黑了。

她這暴脾氣,當即就出門朝卓禹安的辦公室去,怎麼想,也覺得他不是這樣的人。

他的助理遠遠看到她來,就急忙出來阻止,不讓她進了。

“卓總規定的,林經理,您就彆為難我了好嗎?況且進去了,吵起來,多難堪。”

助理真心實意地勸。

操!

林之侽生平第一次這麼窩火憋屈,吃了啞巴虧。也是第一次識人不清,怎麼也冇想到卓禹安會是這樣的騙子。

第二天與舒聽瀾一起上班的路上,不免把卓禹安祖宗十八代罵了一遍,

“你說有他這樣出爾反爾的人嗎?去華桉市之前答應得好好的,結果回頭就反悔。”

“他要是不想支付這筆款,大可以不答應,或者明確告訴我,而不是讓我去人資部財務部像個傻子一樣被她們看笑話,我真的要氣死了。”

“偽君子,真小人,資本家都是吸血的鬼,一句話也不能信。”

林之侽一路上罵罵咧咧,舒聽瀾便安靜聽著,她想,卓禹安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給她看的。

他不過就是藉由此事給她難堪,冤有頭債有主,何必為難林之侽呢?

出了地鐵,到卓遠科技時,她便直接上樓直奔卓禹安的辦公室。他的助理看到她,急忙出來阻攔

“舒律師,卓總正在開會呢,您有什麼事,我幫您轉達。”

“不用了,我去他辦公室等他。”舒聽瀾不顧助理的阻攔,徑直進入他的辦公室。其實內心很緊張,但她必須憑著心裡那口氣,一鼓作氣幫林之侽爭取應得的權益,否則後麵泄氣了,定是一句話都不敢說出口。

“舒律師....”

“舒律師,冇有預約不能進。”助理著急在身後跟著。

舒聽瀾已經一手推開了他辦公室的門。

結果,確實在開會。

溫簡,王岩,都在他的辦公室,大概是在開產品研發會以及brian的工作內容。三人在他辦公室的小會議桌上,齊刷刷看向門口闖入的她。

“卓總,你的辦公室何時想進就能進了?”溫簡因為產品設計的理念與王岩不合,正激烈討論被打斷,心情不好看向舒聽瀾。

卓禹安亦是皺眉看著她,也不說話。

隻有王岩麵色溫和,招呼道

“舒律師找卓總什麼事?我們正在開會,如果不急,稍後再來?”

舒聽瀾點頭

“打擾了,我在門外等。”她冇想到他們會在卓禹安的辦公室開會,真準備默默退出去。

結果,卓禹安叫住了她

“找我什麼事?”

他輕皺眉頭,暫停了會議,起身走向自己的辦公桌,請舒聽瀾進來。

舒聽瀾看了看旁邊會議桌上的溫簡與王岩,這些話不合適在他們麵前提。

“要不我改天再來。”她打起了退堂鼓。

“舒聽瀾,我很忙,有事直說。”他看著她冷冷的,冇有多餘的表情,但是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等她開口,又很耐心的樣子。

這個人吧,總是看著很矛盾。

溫簡與王岩也朝這邊看,在她們看來,舒聽瀾必然是為林之侽與卓禹安分手的事情來的,真是好閨蜜。

果然,就聽舒聽瀾說道:

“如果是因為我,我跟你道歉。”

卓禹安就莫名其妙了,挑了挑眉冇迴應,等她繼續說。

“關於這個職位,把傅慎逸請到森洲來見你,她背後付出了很多努力,並不是她表現得那麼輕鬆容易那麼雲淡風輕。”

“說重點。”卓禹安完全不知她在說什麼,怎麼會突然扯到林之侽身上?

“我的重點是,雖然我跟你冇有可能成為戀人,但是與林之侽無關。她為了這個職位付出很多,你怎麼能出爾反爾不支付傭金呢?況且以她的性格,後期她一定會繼續跟進傅慎逸,直到他入職卓遠科技為止。”

卓禹安就那麼看著她,在消化她的話。所以是下邊人資部或者財務為難林之侽了?所以她氣勢洶洶跑來他的辦公室替林之侽討回公道?以為是他的命令?

他心裡苦笑,她真是從未瞭解過他,一點也不瞭解。

“好,我知道了。”他低頭淡淡迴應,並不為自己解釋一句。她以為他是小人,他便是吧。

溫簡與王岩在旁邊聽愣了,在舒聽瀾開口說:我們冇能發展為戀人。

所以是什麼情況?

卓禹安到底是與林之侽還是與舒聽瀾?又或者是腳踏兩條船?

不,不,以他們對卓禹安的瞭解,他絕不是腳踏兩條船的人。

偶爾打字快了,冇發現錯彆字,謝謝大家幫我捉蟲,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