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閱了一天的資料,下班時,好友林之侽聽說她明天要去棲寧出差,約她去吃火鍋。她到火鍋店時,林之侽已點好了菜等她。這個妖孽,等她的間隙,還把人家靦腆的男服務員逗得滿臉通紅,見到她來,如獲大赦般一路小跑走了。

“要到小哥哥微信了?”她挖苦她。

“冇,小哥哥說餐廳有規定,不能給客人留私人微信,多實在的孩子。”林之侽也不在意,她就是喜歡走哪撩哪,倒也不會做什麼出格的事。

“還好,逃過你一劫。”

兩人太熟悉了,從大學同個寢室的上下鋪到畢業工作,這麼多年親如姐妹,什麼話都敢說。

林之侽剛結束一段短暫的戀愛,舒聽瀾本想安慰她幾句,但見她絲毫冇有失戀的消沉,也對,林之侽不是戀愛腦,她的原話就是男人如日用品,好用就多用幾次,不好用當斷則斷,人活著,自己開心才重要。

拿得起放得下,很是瀟灑。

林之侽的本職工作是獵頭顧問,在工作場合,百分百的正經,認真且專業,很受客戶青睞;而她還有一個隱藏的身份,那便是情感網紅博主,擁有上百萬的粉絲。她大膽的侽言侽語很受粉絲追捧,每天收稿無數,她選擇有代表性的投稿截圖解答,偶爾開個語音直播,幾十萬人在線收聽,舒聽瀾也是她的事業粉之一。

“舒舒,你一個人去棲寧出差行嗎?要不要我陪你去?”林之侽對舒聽瀾十分仗義。

“不用,同行的還有肖主任與嘉佳。”

“也行,我手機24小時開著,你有事隨時給我打電話。”

舒聽瀾笑:“我從小在棲寧長大,過去出差能有什麼事,再說程晨不就在棲寧嗎,你放心吧。”

林之侽一聽她提程晨,生氣了:“彆跟我提她,太過分了,前幾天來森洲,你們去聚餐,竟然不叫我。”

舒聽瀾解釋:“因為是棲寧高中的同學聚會,所以就冇叫你,而且你不是最煩這種同學聚會嗎?”

林之侽是她大學同學,程晨是她高中同學,本是互相不認識,因她的關係才成為了好友。

“那要看是什麼同學聚會,如果知道有卓禹安在,爬也要爬著去,我現在迫切想要認識他。”

卓禹安?

忽然從林之侽這聽到這個名字,舒聽瀾一愣,險些被火鍋的湯給燙著。

“我聽程晨說,你們聚餐結束,是他送你回家的?”

“嗯。”舒聽瀾心虛,就怕多說一個字會被她看出端倪,畢竟這妖精火眼精金。其實她本也冇必要隱瞞林之侽自己的第一次冇了,畢竟林之侽樂見其成,隻是這事還有另外一位當事人蔘與,她還是需要尊重對方的**。

“那他有冇有想起你們曾有一睡之緣?”

噗....舒聽瀾一口飲料差點冇噴出來。

什麼一睡之緣?她在她家安了攝像頭嗎?

“高中畢業那會。”林之侽提醒。

“哦。”舒聽瀾鬆了口氣。

所謂的一睡之緣是舒聽瀾平時開玩笑的話。那會兒剛高考完,班長陸闊組織畢業狂歡會,聚餐後,關係好的十幾位同學去ktv唱歌玩通宵。舒聽瀾也是被程晨拉著去,同行的還有陸闊與卓禹安。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