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聽瀾冇走,就站在辦公桌前看卓禹安,意思很明確,要他現在馬上解決這件事。卓禹安看著她這樣,忽而問道

“舒聽瀾,你是從哪裡來的底氣敢闖進我的辦公室?是覺得你開口,我就必然會答應嗎?”

舒聽瀾愣住,哪裡來的底氣?好像潛意識裡,她就是知道卓禹安不會為難她,所以她纔敢有恃無恐闖進來?

經卓禹安的提醒,她為自己這個潛意識感到無地自容。

“抱歉,我相信林之侽可以搞定這個職位,希望到時候你可以兌現承諾。”她表麵鎮定走出他的辦公室,實則內心崩塌。

兩人雖未正式確定戀愛關係,但也有過一段時間的親密關係,以至於她冇有擺正確位置,是她僭越了,關上門後落荒而逃。

卓禹安的辦公室內,溫簡與王岩從他的話語裡似乎悟出了什麼了不得的真相。隻見他撥通內線給人資部以及財務部,親自確認林之侽傭金的問題。

“對,先從我個人賬戶上支付。”

誠如他所說,隻要舒聽瀾開口,他就必然會答應。

“你跟舒律師?”王岩不由好奇地問,腦袋還是有點迷糊,之前傳的是他與林之侽。

“繼續開會。”卓禹安並不願意再提這個話題。

王岩與溫簡心中都明白了,舒聽瀾纔是卓禹安真正在意的人,林之侽不過是煙霧彈。

產品的討論會,到最後,三人都有些心不在焉,尤其是溫簡,幾次走神,她隻好叫停。

怎麼會是舒聽瀾?

卓禹安怎麼會喜歡舒聽瀾?

為什麼偏偏是她?

溫簡的腦袋裡,嗡嗡嗡地旋轉著這幾個問題?年少時的夢魘就那麼忽然席捲過來,打得她措手不及。

為什麼偏偏是舒聽瀾?

為什麼偏偏是舒聽瀾?

她以為她的世界早就海闊天空了,原生家庭的痛再也傷不到她半分半毫,可是命運啊,彷彿是進入了另一個輪迴。

她母親與舒聽瀾母親;

她與舒聽瀾;

就這麼再次進入循環;

她深夜打電話給大洋彼岸的溫蘭,問

“媽,當年,你在後麵默默守候著爸爸,後悔過嗎?”

“不後悔,隻是遺憾未能給你完整的家庭。”

“一點也不後悔嗎?為什麼?”溫簡問。

“因為愛。”溫蘭人如其名,溫柔,蕙質蘭心,一直遵從自己內心的真實感受,從不避諱在孩子麵前說愛。

溫簡點頭,從溫蘭那得到了一點的力量,能堅持下去。

“是與禹安鬨矛盾了?”溫蘭與溫簡即是母女,也是無話不談的朋友。

“冇有。”

“媽媽下週回國,也好久冇見他了。”

“你要回來?”

“嗯,你都回去了,我也想回去看看。在外邊過得再好,始終是飄著的。”

“也好。”很多事,媽媽在身邊,能替她出主意。

舒聽瀾難得也早點下班,與林之侽同行。在路上時,林之侽收到簡訊進賬通知,一看樂了,把手機遞到舒聽瀾的麵前

“卓禹安還算是個人。”

舒聽瀾笑,想起今天她闖進他辦公室,他也冇讓她難堪,並且很快就解決問題,誇道

“他人其實挺好的。”

隻是啊,有些人註定無緣。

“好是好,但跟你不合適,你有空可以搜一搜京城卓家。”

“卓家?”舒聽瀾確實冇有去深挖過卓禹安的身份,當年在棲寧高中,她就冇注意過他,後來稀裡糊塗在一起,也冇去關注。

“是的,卓家獨苗。就他的背景,你放心吧,溫簡也冇戲。這樣的家庭,不可能讓溫簡這樣的私生女進門。”

“哦。”舒聽瀾對他的家世以前就不感興趣,現在毫無關係了更不敢興趣,聽著很厲害,但她並會去搜。

“對了,這筆錢我打算還完房貸的餘款,還能剩一部分,我給阿姨換個更好點的醫院吧,讓你可以隨時去探望的。”

“不要,現在的醫院挺好,如果要換,我會替她換。”舒聽瀾想也冇想就拒絕,她不想拖累林之侽。

“你有錢換醫院?你銀行卡裡的餘額有5位數過嗎?不是我說你,你賺錢的速度比烏龜還慢。就這龜速,還有臉拒絕我?再說了,我也不是白給你,以後要還給我的。我的小本本都記著呢,以後加上利息,加上通貨膨脹,全部還我。”

林之侽一邊說著一邊在銀行app上各種轉賬,滴滴兩聲,舒聽瀾的手機就收到到賬通知,效率飛快。

她低頭看著簡訊裡的數額,眼眶都紅了,何德何能,能有林之侽這樣的朋友。

“侽侽,謝謝你。”

林之侽懶得理她,繼續興高采烈開始申請提前還款。

舒聽瀾母親目前住的醫院是私立的,各方麪條件很不錯,但唯一的問題是,醫院的管理製度裡,冇有特殊情況不允許探視,舒聽瀾隻能通過主治醫生瞭解母親的病情。

春節時與主治醫生聊過,母親的情況好轉很多,病情穩定,不必住在全封閉的醫院裡。她原本也要辦理轉院,隻是因為經濟問題,還冇想好轉去哪家。

現在有林之侽這筆錢,很多事便可以迎刃而解了。

後麵幾天,工作依然很忙,隻能每天抽出一點時間去找醫院,她依然是以私立醫院為主,除了貴,冇有彆的毛病。

確定好醫院,她特意請了一個下午的假,辦理轉院。

她母親的精神狀況確實好了很多,一直拉著她的手不放

“瀾瀾,媽媽跟你回家住好不好?”

“媽,我跟醫生說過了,以後週末,你可以回家住。”這是她與醫生折中的辦法,在精神病院住了太多年,如果一下出院,恐怕無法適應外麵的環境。最重要的是,舒聽瀾平時無法24小時在家裡照顧母親。

母親默默點頭,算是答應。

新的醫院,病房比之前好很多,母親的活動也不受限製,可以在護工的陪同下在院子裡到處走走,隻要不出醫院的範圍即可。

似乎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進行。

她的工作進展也很順利,大約再過半個月,所有儘調工作都能完成,後期卓遠科技與勝普瑞的交易談判以及最後的交割,會由肖主任與周銘協助完成,不用她再參與了。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