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九宸正在批改著席氏集團的檔案,手機響了,他伸手接起,“喂,奶奶。”

“九宸,我讓小李送了一張晚宴邀請卡過來,你一會兒替我交給知夏。”席老太太的聲音傳來。

“您邀請她了?”席九宸劍眉微挑。

“嗯,她也答應參加了,九宸,奶奶這是在給你創造機會,你要好好把握,我就冇有邀請宋姍來了。”

席九宸看著奶奶一心撮合他和唐知夏,他自然不能讓他老人家失望。

“好,我知道了。”席九宸應了一句。

十幾分鐘之後,小李就送了邀請卡過來,他冇有直接送給唐知夏,而是送到了席九宸的辦公室。

席九宸拿著邀請卡,伸手撥通了唐知夏的內線電話。

“喂,你好。”唐知夏的聲音傳來。

“上來我辦公室一趟。”席九宸低沉命令。

“你有事嗎?”

“拿邀請卡!”說完,他就掛了。

唐知夏呼了一口氣,隻能從辦公室出來走向了電梯的方向。

她敲響了門,裡麵的男人應了她一句,“進來。”

唐知夏推門進來,看著沙發上翹著長腿的男人,她掃了一眼,“給我吧!”

“今晚的晚餐彆忘了。”男人從檔案裡拿起邀請卡給她,同時也啟口。

唐知夏一愕,這是昨晚她自己答應他的,午餐晚餐一起請的。

“我晚上冇有時間,就不請你了。”唐知夏拒絕請他。

“這就是你的信用嗎?說話不算話?”席九宸站起,突然逼近她,彷彿這是一件嚴重觸犯他的事情。

唐知夏不由的後退一步,訕訕道,“不就是一頓晚餐嗎?”

“我不喜歡出爾反爾的人。”席九宸目光鎖住她,“今晚必須請。”

“好吧!我樓下餐廳見。”唐知夏請就請,以後再不欠他的人情了,太難還了。

“擎野是不是找過你?”席九宸突然問。

“怎麼?我和戰擎野的事情你也要管了?”唐知夏不太高興道。

“我說過,如果你不喜歡他,就彆給他希望,彆玩弄他的感情。”席九宸冷冷警告。

唐知夏皺眉,這個男人管得也太寬了吧!她和戰擎野隻是友情而已。

“我和戰擎野隻是朋友,我冇有玩弄他的感情。”唐知夏反駁一句。

“可擎野對你是認真的,你遲早會傷害到他。”席九宸神色冷靜,寒眸深不可測。

“好,我會保持和他的關係,不會傷害到他的。”唐知夏答應一句,說完,就推門離開。

席九宸眯緊了眸,做為旁觀者,他看得清楚,唐知夏不可能愛上戰擎野,所以,趁早讓表弟死心,反而對他是一種保護。

免得他越陷越深,最終傷他自己。

唐知夏身上發生過的事情,令她不會輕易愛上任何男人。

下班時分,唐知夏想到還要請席九宸吃晚餐,就有些頭大,一會兒還要接上兒子,兒子對他又異常的喜愛,更頭大了。

唐知夏一看時間,她可不想讓席九宸送她回家,所以,她必須早點下樓去攔車離開。

唐知夏收拾一下包就走出辦室,她比其它的同事都早一點出來,她站在大堂門口準備攔車時,冷不丁一掃,隻見那輛陰魂不散似的勞斯萊斯幻影已經等在旁邊了,唐知夏想逃似的快步出來,而她聽見身後的車啟動了。

也就在這時,一輛灰色的跑車從入口處衝過來,這跑車直接搶在勞斯萊斯的麵前朝唐知夏追來,唐知夏嚇了一跳,趕緊往旁邊躲。

跑車發出了滋滋的刹車聲,車剛停穩,駕駛座上的男人就推門下車,不是戰擎野又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