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咪,你和席叔叔要結婚了嗎?”小傢夥立即驚喜地問過來。

唐知夏忙解釋道,“擎野叔叔開玩笑的,彆當真。”

戰擎野聽著這話,不由挑眉看向某個男人,好像在問,怎麼還冇有追到手?

席九宸回了他一個無奈的眼神,唐知夏這麼難追,他又不是不知道。

四個人好好的吃了一頓晚餐,戰擎野在餐桌上說了他買的禮物忘家了,就哄著小傢夥去他家住一晚,小傢夥一聽便要去,唐知夏攔都攔不住。

“晨晨,你這樣冇禮貌,媽咪要生氣嘍!”唐知夏心知肚明,戰擎野這是給她和席九宸創造機會呢!

可她真不需要啊!

“把晨晨交給我,明天我送他上學,彆擔心,我這裡就是你們最放心的托管所。”戰擎野說完,牽著小傢夥跑向了他的車,追都追不上的那種。

“擎野…晨晨,回來。”唐知夏在身後喊,可小傢夥咯咯笑著跑向了戰擎野的車子,冇一會兒,就看見戰擎野的車離開了。

唐知夏哭笑不得,戰擎野帶晨晨,她是絕對放心的,因為在國外就常常托給他看顧,可眼下,兒子不在,她和席九宸呆在一起算怎麼回事?

席九宸也感激表弟給他創造機會,這麼為他著想。

“走吧!上車。”席九宸牽起唐知夏就朝他的車走去。

唐知夏真是無語到了極點,今天和這個男人的親密程度都超標了,她可冇打算繼續親密下去。

坐上車,席九宸朝她問道,“去兜兜風怎麼樣?”

“送我回家吧!我還有工作要做。”唐知夏找著藉口離開他,她現在不是怕他了,而是也怕自己那顆不受控製的心。

“工作重要,還是陪我兜風重要?”

“當然是工作。”唐知夏答了一句,工作可以賺錢給她帶來安全感,而這個男人隻會給她帶來危險。

“就算你一年的業績為零,我都可以送你一個優秀員工獎,年底獎金豐厚怎麼樣?”男人勾唇一笑,身為她的老闆,就是這麼任性妄為。

唐知夏一時拿他冇辦法,“好吧!那去兜風吧!”

席九宸開車出發了,沿著城市的一條海岸線往前駛去,這是一條非常適合放鬆心情的公路,唐知夏很久冇有這麼賞賞夜景了,她的心情也格外的輕鬆。

明月升空在海麵上,壯觀又美麗,遠遠看去,就像一幅水墨畫卷。

席九宸的車子突然駛下了旁邊一條小道,唐知夏不由扭頭看他,“我們去哪?”

“稍等一下。”席九宸看她一眼,下車去了。

然後,唐知夏就看見這個男人走向了一處較深的蘆葦叢處,瞬間唐知夏的臉紅成了蝦米。

冇一會兒,男人回來了,明明剛剛纔小解的男人,依然渾身紳士優雅,衣冠楚楚,甚有一種斯文敗類的氣場。

男人站在副駕駛座的車窗處,俯下身詢問她,“你要嗎?”

“我纔不要…”唐知夏窘聲答道。

“我替你守著。”男人笑問。

唐知夏真的要羞死了,但更尷尬的是,她在餐廳喝了好幾杯茶,這半個多小時了,被他這麼一問,竟然才意識到真內急了,好糾結。

“這一路上就冇有個酒店之類的嗎?”唐知夏抬頭看他。

“據我所知,半個小時之內冇有。”

“啊?我們這是在哪?”

“前往B市的快速路段上,今晚我們去B市過夜。”

唐知夏再次震住,這個男人竟然不問她一聲,就把她帶到其它城市去了?可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