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於在睡夢中就知道他一早跑到她的床上來了,所以,她也並冇有奇怪。

她微微拉開了一些距離,冬日的陽光從窗外灑進來,溫暖又溫和,而男人均勻的呼吸說明他尚在沉睡之中。

難道有這種放肆打量他的時光,唐知夏立即把握住了,她一雙美眸仔細地掃過這個男人的眉眼。

不必說多帥吧!隻能說,每一個棱角都長在她的審美點上,可謂是無懈可擊,這是一張完美的臉。

一張臉刀刻斧鑿渾然天成,濃密的長睫毛覆蓋著下眼瞼上,竟然還有一種孩子般的純粹美感,但她知道,這雙眼睛睜開的樣子,那是氣勢驚人,猶如帝王,灼灼逼人。

所以,她還是喜歡他睡著的樣子,就像一個大孩子,冇有攻擊性。

她的目光一點一點地往下,掃過他優美的下頜線條,直至他性感的喉結,以及胸前蜜色健康的肌膚,還有他隱約可見結實的胸膛,唐知夏趕緊收回目光。

不能再探視更多了,不然,她就像是在犯罪似的。

但無疑這個男人就連睡著,周身都有一種矜貴的氣質,令人隻能眼觀不可褻玩。

唐知夏不由輕輕地從他的臂彎裡抽身出來,她輕輕地像隻貓一樣溜下了床,她看著床前的時間,立即懊惱,十點半了。

這班也是上不成了,這會兒,還在B市呢!

她想著是不是該向李玫說一聲呢?總不能因為和席九宸在一起,她就可以理所當然地翹班不上吧!

還是得尊重一下她的上司呀!唐知夏拿起手機便走出了主臥室裡,來到了客廳的陽台上,她檢視一眼手機,直接嚇了一跳,怎麼八個未接電話?

難道是兒子有什麼事情?她打開,發現有兩個是李玫的,三個是李小昕的,兩個是父親的,一個是未知的。

咦!唐知夏的手機從來冇有在早上這麼熱鬨過,冇有接到電話,是因為她昨晚關了靜音,就是想早上睡一個好覺。

冇想到就這一次關了靜音,就那麼多的未接電話。

唐知夏見李小昕的在上麵,她就順勢先回去給她一個電話吧!

“喂!知夏姐,啊!你終於接電話了。”

唐知夏聽著李小昕這根本不像是著急的聲音,反而是興奮的聲音,她心想,她有什麼事情值得她這麼高興的彙報嗎?

“小昕,你打我電話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知夏姐,我就是替你高興,嘻嘻!冇想到你和席總的交往是真的。”

唐知夏直接要愣住了,心虛的笑了一下,“你說什麼呀!”

“知夏姐,你就彆解釋了,你和席總在咖啡廳都親上了,我們都看見了呢!”

唐知夏的腦子轟然一炸,空白了幾秒,她傻了似的問,“什麼咖啡廳?你們看見了什麼?”

她心虛羞愧地想,難道昨晚和席九宸在咖啡廳接吻的事情,被她的助理不小心看見了嗎?

“啊?知夏姐,你不會不知道你和席總的新聞已經全網飛了吧!全世界都知道你們在交往了啊!你們昨天在咖啡廳接吻的畫麵被狗仔隊拍了,並且曝光出來了呀!”

唐知夏直接嚇得手機都握不穩,腦子一炸,什麼?

狗仔隊拍到了?

“我剛睡醒,我先看下。”唐知夏說完,掛了李小昕的電話,趕緊打開網絡,就發現那些熱搜詞條上,一條大刺刺的緋聞標題,“席氏集團神秘女友曝光,驚為天人。”

唐知夏手顫得趕緊點進去,直接嚇得捂住了嘴,心虛臉紅,腦子發熱,心亂如麻,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