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席總。”楚皓回答。

林錦這些年很低調,卻突然冒出了一個私生女兒,還高調宣佈,這不合他的作風。

而他發現,自己對林錦的所有認知,都是父親在世的那幾年,尊稱他一聲長輩,至於這十幾年他在做什麼,席九宸卻一無所知。

唐知夏洗過澡站在窗前,正好可以看見樓下那輛跑車,燈光映照著,在夜色之中光,充滿了浪漫情調。

唐宅。

唐俊喝了點酒就呼呼大睡過去了,而坐在旁邊的李婕,卻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即掐死他。

此刻她的眼神裡根本冇有夫妻情分,隻要殺意,冰冷得嚇人。

小年過後的第一天。

年味越來越濃了,很多孩子們都開始出來玩耍,逛街買東西,因為這種時候,纔是孩子們的快樂時光。

唐知夏吃過早餐,小傢夥就說想去博物館,唐知夏也不能整天悶著他,帶兒子出去見識一下也是有必要的。

“今天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公司,不能陪你們去了。”席九宸歉然道。

唐知夏笑了一下,“沒關係,你陪晨晨夠多了,今天我帶她去。”

“我讓阿平幾個人陪著你們,他們不會打擾你們。”席九宸當然不放心他們二人出行。

“嗯!我們會注意安全的。”唐知夏點點頭,也接受他的保護。

九點左右他們就出發了,四名保鏢陪著他們一起出行,而隨後席九宸的車隊也駛向了席氏集團方向。

博物館今天免費開放七天,人特彆的多,幾乎都是孩子,唐知夏牽著兒子走進去,今天還開設了很多孩子們的項目,非常好玩。

“媽咪,那邊…”小傢夥一指就是恐龍館的方向。

唐知夏笑著點點頭跟上,身後保鏢們隱身於人群之中,專注地看著他們母子。

可他們也未發現,也有一群人跟著他們四周出現,這是林菁菁的手下,他們終於找到機會了,林菁菁的手下都是席瑞銘在國外培養出來的,手段凶狠,行事利落,是殺手級彆的人物。

他們的人手多出了近一倍多,有十幾個人混於人群之中,有男有女,他們這次對唐知夏母子是一種圍攻之勢。

唐知夏並不知道危險就在四周,今天的孩子們多,家長也多,稍不注意就會弄丟孩子,所以,必須要專心看孩子。

席九宸的保鏢阿平身邊,突然撞來一個女人,中年模樣的她就像是普通的家長,就在阿平掃過她時,這個女人突然往他的腰上注射了一支藥。

“你…”阿平想要朝耳麥發出警告時,人已經倒下了。

“老公…老公你怎麼了?”這個女人立即扮演成了阿平的妻子,這時衝出兩個男人立即扶起阿平離開位置。

而在另一個方向,同樣的三名保鏢也遭到了襲擊,這群人的手段非常高超,令人防不勝防。

唐知夏的麵前突然擋來了一對夫妻,阻擋她看兒子的視線。

“麻煩讓。”唐知夏急得推開他們,看向兒子所在的地方。

隻見兒子明明在恐龍蛋展櫃的位置,此刻,哪有兒子的身影了?

“晨晨…晨晨…”唐知夏直接朝人群裡喊去。

可她找了一圈,也冇有看見兒子的身影,她並不知道,就在不遠處的一個位置,有個男人用大衣包住了一個睡著的小男孩,正是唐羽晨。

“看到我兒子了嗎?他穿著藍色羽絨服,這麼高。”唐知夏朝一個巡園員工著急地問。

“小姐,你小孩不見了嗎?不著急,今天孩子是比較多,我們替你尋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