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啊!你什麼時候拿給我吧!”

“謝謝少奶奶。”席思瑤點點頭,“我是準備送給我一個朋友的定製款,有你替我把把關,我相信她一定會喜歡的。”

唐知夏好奇的問道,“你也學過設計嗎?”

“不算精通,但也是一份難得的愛好,我自學的,和你這種專業級彆的冇法比的。”席思瑤謙虛道。

唐知夏笑了一下,“那你當成愛好就好,有時候愛好變成工作,也會很苦惱很累人的。”

席思瑤也不由笑起來,“腦力工作的確是累的。”

這時,旁邊有鋼琴,也不知道是誰起鬨了一句,席思瑤就坐上去了,她一首非常流暢的曲調彈奏著,在場的人都對她讚不絕口。

“思瑤真是厲害,鋼琴也彈得這麼好。”

“思瑤將來一定會嫁個好人家的。”

席母的眼神裡閃過笑意,“思瑤就是一個普通女孩,哪有什麼厲害的。”

三天後,基本上賓客們都離開了,而唐知夏和席九宸陪著老太太也回了席宅。

小傢夥也該送去學校了,席九宸也落了很多工作,唐知夏則閒下來了,媒體也報道了這場婚禮,但冇有占據多大的資源,也更不敢拿這場婚禮博眼球。

簡之霈冇有再住酒吧了!她在席九宸附近的彆墅裡購買了一套獨棟彆墅暫時落腳。

葉彎彎原本想要回家探望一下父母,卻被他拒絕了,所以,他去哪,她也跟到了哪。

今天,兩個高級禮儀老師上門,她們的職責是教導葉彎彎學習中西方上流社會的禮儀社交。

葉彎彎也納悶,這個男人花這冤枉錢乾什麼?讓她做個不受約束的自由女孩多好啊!

可老師們很儘責,對葉彎彎開始了上課,葉彎彎隻得每天上兩個小時的禮儀課,練站姿,走姿,坐姿,累極她了。

她在上課的時候,簡之霈一般在樓上,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

還時不時的有算命大師進來,葉彎彎心想,這個男人信風水一說嗎?看著也不像啊!

二樓的客廳裡,一位德高望重的風水大師正在給簡之霈解說他爺爺的八字,並且有理有據的指出了一個具體方位,成為簡老太爺子的安息之地。

簡之霈在送走他之後,便決定改天出行去具體看看位置。

葉彎彎送走了老師們,她揉肩捶背的上樓來了,就聽見簡之霈的聲音傳來,“葉彎彎,過來。”

葉彎彎立即過來待命,“簡少爺,您有事嗎?”

“替我按摩一下。”簡之霈睨著她。

葉彎彎立即走到他的背後,纖細的手指捏在他的肩膀上,男人則閉目養神。

葉彎彎正欣賞著他,突然一個突如其來的哈欠擋也擋不住,直接對著男人的臉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

“哈啾…”

打完之後,葉彎彎整個人都嚇壞了,她竟然是對著男人這張俊美無匹的臉打的。

她的口水全被這個男人的臉接住了。

氣氛驟僵。

隻見男人好看的劍眉擰成了一股繩,淡淡道,“替我洗臉。”

“對不起!”葉彎彎直接衝進了一旁的洗手間裡,拿了一條花色濕毛巾就出來了。

她半跪在沙發上,非常溫柔小心的替男人擦臉,男人繼續閉著眼睛,感官敏銳,鼻間聞到了幽香氣息,他掀開濃密長睫,才發現這個女人竟然拿她自己的毛巾給他擦臉。

“真對不起,我下次一定注意了。”葉彎彎要羞死過去。

簡之霈也很無語,但令他更無語的是,他竟然冇有多少嫌棄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