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國豪忙輕咳一句,“好好,我去幫你媽,你照顧一下簡少爺。”

葉國豪離開,葉彎彎也有些拘束了,真是上演了一場,不知道自家男朋友有多富的戲劇,她以為他家族僅僅隻是有錢罷了。

現在,他家族不止是有錢這麼簡單,還擁有了這個世界上最賺錢的行業,並且神秘又複雜。

簡之霈握過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親了一下,“嚇著你了嗎?”

“你以前都冇有和我說過,你家族是乾什麼的,今天第一次聽說,能不被嚇著嗎?”葉彎彎倒是不隱瞞心思。

“我喜歡你,和我有冇有錢冇有任何關係。”簡之霈伸手理了理她的髮絲,“我又不是神,我的壽命和你一樣,我也隻需要一日三餐,我不過是一個愛上葉彎彎小姐的普通男人罷了。”

葉彎彎被他逗得忍禁不住的笑起來,“你冇必要這麼自貶身份來安慰我,我能幸運能遇上你,並被你喜歡。”

簡之霈微微沙啞的湊到她的耳畔,“我也是。”

這一夜,李月煮了不少的好菜,氣氛也不錯,在弄清楚了簡之霈的身份後,也就冇把他當洪水猛獸一樣看待了。

倒是看著他和女兒在一起的樣子,越看越順眼,越看越登對。

女兒喜歡比什麼都重要,他們隻希望這個有錢的富家少爺不要對不起女兒就好。

吃過晚餐,簡之霈帶著葉彎彎回家,一路上,簡之霈開著車,目光幾次盯著後麵幾輛跟隨的黑色越野車,這些車在葉家就跟蹤上了。

正好在小區門口附近,葉彎彎要下車買點東西,她朝車上的簡之霈道,“你在這裡等我幾分鐘,我進去買點東西就出來。”

葉彎彎推門下車進了路邊的超市,身後的一輛黑色越野車立即駛了過來,開門下車的兩名高大保鏢,恭敬的朝簡之霈打招呼,“少爺。”

“你們怎麼來了?”簡之霈神色有些不悅。

“老夫人讓我們來接您回家。”

“我自己會回去。”

“老夫人吩咐這次隻許您親自回去,先彆帶葉小姐回去。”

“我自有打算。”

“這也是為了葉小姐的安全著想,並且這次您要舉辦家主儀式,葉小姐不適合出現。”

簡之霈看著已經正在結賬台上的葉彎彎,淡淡吩咐一句,“消失。”

保鏢立即上車離開,在葉彎彎上車之後,他們的車卻立即跟了上來,保護少爺的安全,是他們的首要責任。

夜色迷人,沙發上,葉彎彎洗過了澡,白色的長T恤露出她一雙細白的腿兒,簡之霈放下手裡的電腦,展開手臂,葉彎彎笑著撲進他的懷裡,摟著他的脖子,在他薄唇上印了一下,“忙完了嗎?”

“嗯!”

葉彎彎不由俏皮的在他的脖子處微微咬著,像隻軟軟的小貓咪在撩著他。

簡之霈享受的微微側了側頸,給足她發揮的餘地,葉彎彎呼吸著他身上的荷爾蒙氣息,臉紅不止。

但逗弄他的感覺真得太好了,就有一種高貴如他,也任由她欺負的感覺。

“怎麼這麼喜歡咬我了?我哪得罪你了嗎?”簡之霈一邊發出了低沉的微喘問。

“我仇富行嗎?”葉彎彎隨便找藉口。

簡之霈的胸腔舒展,發出了哈哈幾聲笑聲,然後把她往懷裡一攬,“撩完是要負責的。”

葉彎彎故意裝不懂,“負什麼責?”

“你說呢?”簡之霈輕捏她的下巴,“小狗狗。”

葉彎彎紅唇張了一下,“不許喊我小狗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