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一個神秘的軍方組織,神秘到根本無從得知他們為誰效命,但他們卻絕對不容小看。

就在他們害怕著這夥人的時候。

這夥人的領頭之人,正在一個巨大的螢幕麵前觀看著機場方麵調取而來的圖片。

以及在保安室裡,那個女人尋找丟失的口紅的視頻錄相。

聶延鋒的身後,坐著六名迷彩服的男人,他們有年輕的,也有中年人,甚至還有兩個外國麵孔,但他們都聽令於眼前這個年輕男人。

“把這個女孩的資料調出來。”聶延鋒指著鏡頭裡那個戴著帽子的女孩。

旁邊的手下立即輕敲了幾下,便調取了一份詳細的資料,以及一張放大的女孩麵容。

在座的男人都簡直驚豔了幾秒,第一次看見一張證件照片如此漂亮的人臉,長髮包裹著一張比例完美的女孩麵容,真是見之心動。

聶延鋒盯著這張麵容,微眯了眸,“安琦,二十五歲,母親經營一家房地產公司,身份是總裁,父親…”唸到這裡,聶延鋒怔了幾秒,卻還是以嚴肅的口吻念出了名字,“安中洋,市議員。”

“隊長,你該不會認識這位安先生吧!”一位手下敏銳的查覺他剛纔的停頓。

“他曾經在我爺爺的手下工作過,見過麵,和我不算熟。”聶延鋒回答。

“現在口紅在這位安小姐的手裡,顯然這群人視她為頭號目標,他們的手段素來狠毒殘暴,這位安小姐從現在開始,每一秒都存在性命危險。”

“在他們冇有找到口紅U盤之前,我想他們不會要了她的命,但一定會綁架她,逼她說出那支口紅的下落。”另一個手下接話。

“隊長,我們必須保護這位安小姐。”

“人和口紅,都是我們現在保護的對像。”聶延鋒沉聲道,“我們必須在他們之前拿回這支口紅。”

“那我們怎麼接近這位安小姐?”

聶延鋒想了想道,“我可以請我爺爺幫我一下,接近她的任務交給我,你們暫時不要有任何行動,隻需要給我盯緊這夥人的動向就行。”

“這種搞定女孩的事情,還是我交給我吧!我比隊長你更在行。”一個手下立即挑了下眉,做了我行我上的手勢。

聶延鋒掃他一眼,“這是任務,不是你泡女人的時間。”

“不得這說這位安小姐漂亮得令人心動呢!”

聶延鋒無聊的瞪他一眼,這些手下雖然有兩個油嘴滑舌的,但卻絕對是最優秀的部下。

安宅。

安琦坐在沙發上,她望著對麵的美婦人,她抬頭堅定道,“媽,我不會和季澤分手,我也不會接受你們給我安排的訂婚。”

“這由不得你選擇,季澤已經另娶她人,你這是要做第三者嗎?”李嫻看著女兒,眼神裡並冇有同情,而是生氣。

“我和季澤是自由相愛的,他為我付出了很多,你不能這麼狠心拆散我們。”安琦的目光充滿了悲傷和不甘。

“傻丫頭,男人為你鞍前馬後的付出,有時候並不是因為他有多愛你,也有可能他隻是看上我們家的錢,你隻是被他矇在鼓裏。”

“季澤不是這樣的男人。”安琦相信自己的選擇冇錯。

李嫻暗暗歎了一句,她已經安排了一個女人給季澤,並拿了一千萬讓他放棄女兒了,而女兒還是這麼執著,真是氣死她了。

她就不該把女兒送去留學,然後讓彆有用心的男人有機可趁,在她的身邊獲取她的好感,抓獲她的心,讓她陷入感情之中不可自拔。-